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69:一坑接一坑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的意思是让我出面和许家铭谈谈?”丁长生问道。

    “你好歹也是市检察院的,现在检察院还不是你说了算,所以,我就想,你要是能帮我和他谈谈,那是最好不过了,就算是最后谈不拢,那也得让他知道,我的后面是你啊”。何晴说道。

    “我就说嘛,叫我来肯定是有目的的,果不其然啊”。丁长生笑笑说道。

    “你说什么呢,你要是不想谈就算了,反正你救了我一命,给了我这么大的家业,你要是想要,这都是你的,就算是你让我给你生个孩子,我都没二话,让你孩子继承这些家业,你觉得怎么样?”何晴说道。

    “你舍得?”丁长生问道。

    “怎么不舍得,你要是今晚不走,我们今晚就开始,怎么样,那两个小家伙我送到国外去读书了,也请了保姆和保镖,你也不想想,他们长大了能和我亲吗?我对赵庆虎是恨之入骨,对他的孩子我喜欢不到哪里去,你要是想,这赵家的东西分分钟都可以过户到你的名下”。何晴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何晴啊,你明明知道我是看不上你们家这点东西的,所以,你和我说这些都是废话,好吧,我答应你,和许家铭谈谈,但是至于能不能谈的下来,我也不敢保证”。

    “我也想了,谈不下来我就做了他”。何晴咬着牙说道。

    “做了他?怎么做?”丁长生问道。

    “我还没想好,但是我不能坐以待毙,这几块地加起来也好几个亿了,我就这么束手就擒,我不甘心”。何晴说道。

    “现在大环境就是这样,你就算是想要挣扎,又能怎么样,要想不落人口实,还是要自己干净才行,你和市委的几位主要领导的关系怎么样?”丁长生问道。

    “关系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但是肯定没有许家铭的关系硬了”。

    “我知道,你找过邸坤成吗?”

    “邸坤成太黑,而且许家铭和邸坤成的关系在湖州是众所周知的,我才不去触这个霉头呢,我主要是走的薛桂昌的路子,但是薛桂昌毕竟只是个市长,话语权还是在邸坤成那里,薛桂昌对我们企业的支持力度还是有限的”。何晴说道。

    “薛桂昌都不行,那我就行了?”丁长生问道。

    “是,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不信谁,但是我信你,你信吗?”何晴问道。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丁长生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你为难,你要是真的觉得这事不好办,那你也不用为难了,我再自己想办法吧”。何晴也很无奈的说道,她也不想让丁长生以为她是在利用丁长生,虽然就是利用,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你先是把我叫来,看美女弹琴,然后又和我说了这些事,最后说我要是干不了你自己再去想办法,你这是一环接一环,一坑接一坑啊”。丁长生说道。

    “你想多了,她们呢,本来就是你的,现在算是物归原主,我呢,是真的希望你能帮到我,但是如果你实在是为难,那也没什么,无所谓的,反正我的钱够花了,我只是觉得让这些王八蛋这么拿回去感觉很不甘心”。何晴说道。

    这一晚,丁长生没有离开庄园,何晴伺候的非常好,吃完了晚饭,他们两人一起去了温泉池泡澡,就在他们俩泡澡的时候,谷乐乐和谷甜甜姐妹也来到了温泉池里。

    此时丁长生和何晴都是身无寸缕,这对姐妹当然也是一样,走到了温泉池旁,看了看丁长生,就开始宽衣解带,不一会把自己扒了个干净,然后慢慢的坐在了温泉池旁的岩石上。

    水虽然是热的,但是石头还是很凉的,所以他们两人都是一哆嗦,可是很快就适应了岩石的温度,接着就慢慢的试探着下了水,直到身体完全没入了水里,这才慢慢向丁长生这边游了过来。

    两人也没等丁长生吩咐,就主动的开始为丁长生捏着腿和胳膊,然后再将丁长生向前推了推,谷乐乐让丁长生坐在了她的怀里,这样可以更好的为丁长生捏一捏肩膀和脖子,他们这些做案头工作坐的时间比较长,就是颈椎不好,所以谷乐乐和谷甜甜姐妹都是按摩方面的高手。

    非但如此,谷甜甜还捞起丁长生的脚,非常认真的为丁长生捏脚,还别说,谷甜甜捏脚的技术绝对是专业的,丁长生当然是感觉到很舒服的了。

    “你们慢慢泡吧,我先走了,老板,晚上不要玩的太晚了,来日方长,她们现在都在我的公司里上班,在外面有地方住,你们可以随时见面的,别以为见不了面,一口吃个胖子”。何晴半是揶揄,半是提醒道。

    何晴走了之后,丁长生看看身边的这一对玉人,说道:“好了,她走了,你们也不用演戏了,你们要是在她那里干的不开心,可以随时走,我记得你们都是有家人的,这些年你们也学了不少东西,回去自谋生路嫁人应该是没问题的,没必要非得在这里耗着了”。

    谷乐乐和谷甜甜相互对看一眼,谷乐乐说道:“主人,你说的话我们不明白,你这是不要我们了吗?”

    “别这么叫,我不习惯,你们还是叫我丁先生吧,我说的都是真的,不是说着玩试探你们的,你们现在也都大了,能自谋生路了,还在这里干伺候人的活,有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

    谷甜甜闻言,说道:“主人,我们学的就是伺候人的手艺,你要是不要我们了,我们到社会上去,干的也是伺候人的活,说不定会更惨,出去卖都是有可能的,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们,把我们留下,你让我们做什么都行”。

    丁长生一愣,也意识到了她们说的对,从赵庆虎,到何晴都是把她们当做玩物来培养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送出去了,送给谁都不知道,所以她们在社会上生活的技能早已没有,能做的也就是被养在笼子里做个金丝雀,陪着主人玩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