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70:烟头是谁的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那你们现在在哪里住?”丁长生问道。

    “在外面,何老板为我们准备了房子,我们现在也在她的公司里工作”。谷乐乐说道。

    “嗯,那好,把地址留下,我会去找你们的,现在你们走吧,我找何晴还有点事,今晚不方便”。丁长生说道。

    谷乐乐和谷甜甜相互看了一眼,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丁长生却说道:“怎么,不听我的话了?”

    谷乐乐和谷甜甜没吱声,只是低头上了岸,穿好衣服离开了,丁长生继续在这里泡了大概一个小时,这才上了岸,到了一旁的按摩室里,何晴果然是等在那里了,一边为丁长生放松筋骨,一边问道:“怎么,她们不合你的口味?要不要我再调校一下再说?”

    “不用了,很不错,你教的很好,我呢,要的不是这样的女人,你最好是再教她们一些谋生的本事,就算是将来离开我了,也能生活,就算是不离开我,也能帮我做点事,我要的从来都不只是在床上取悦男人的女人,你觉得呢?”丁长生说道。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来”。何晴说道。

    两人到了卧室里,何晴拿出来了一个小皮箱,打开了盒子,里面那些东西丁长生用过一次,那还是几年前了,没想到此时何晴又拿了出来,在丁长生的这些女人里,最喜欢这个调调的也就是杨凤栖了,女人都有轻微的受虐倾向,有的女人还很厉害,就像是杨凤栖,何晴属于什么样的情况丁长生不知道,因为和她在一起玩这样的游戏毕竟少。

    丁长生坐在床边,何晴亲自取出了一个颈环双手递给了丁长生,这是承认男人是她主人的第一步,就是要男人亲自为她戴上这个颈环,这样的话她才会心安。

    丁长生发现,当自己给何晴戴上这个颈环时,何晴浑身发抖,丁长生不明所以,问道:“你怎么了?”

    何晴摇摇头,丁长生又问了一句时,她才说道:“没事,我,我想起了赵庆虎,想起他是怎么折磨我的”。

    丁长生一愣,继而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把一条即将挂上她脖子的锁链扔在了地上。

    “还是算了吧”。

    “不,继续,我希望你能比他更厉害的折磨我,让我这辈子都臣服你……”何晴抬起头,仰望着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继续手里的动作,这一晚,何晴第二天早晨起来时,丁长生都感觉到自己是不是昨晚太混蛋了,她身上的一道道伤痕,显得尤为明显,而她身上的那些伤痕都是自己造成的,是在她激烈的言辞下造成的,这让丁长生有些自责。

    “对不起,昨晚没有控制住,你还是去看看医生吧”。丁长生坐起来,说道。

    “不用,我非常享受这样的刺激,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刺激了,不管你信不信,真的,这可能是一种病态,可是我就是喜欢这样,没办法,没有别的人时,我就叫徐娇娇来折磨我,她懂我的需要”。何晴说道。

    “但是我觉得吧,你还是悠着点,这样长期下去不好,身上的伤,还是自己疼”。丁长生说道。

    “我知道,你别想这么多了,该起来去上班了,知道她们姐妹在哪里住了吧,你还是抽个时间去看看,不然她们内心不安,她们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天的,从郑小艾把她们送到这里来就开始等着了,你不能让她们再次失望吧?”何晴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问道:“不能让她们回家去,现在这么多年了,把她们父母接出来也可以啊,慢慢回归社会……”

    何晴摇了摇头,说道:“她们被打怕了,我这几年虽然没有打过她们,但是对她们的要求比赵庆虎少不了,所以,在她们的潜意识里,奴性早已根深蒂固,再说了,她们知道你的能力,也知道你有钱,对高质量生活的要求也是她们留下的原因”。

    “看来你这是让她们赖上我了”。丁长生说道。

    “也不是,你要是不想要她们,把她们送给任何一个人,都会得到很大的利益,比如邸坤成,你以为邸坤成不是个色鬼吗,我找他办过事,那眼神我就能看出来,所以,我也不想找他办事,我公司就被他关照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无所谓,无非是花钱免灾而已”。何晴说道。

    花钱有时候可以免灾,但是有时候却不一定,就像是现在的邸坤成。

    赵君平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秦元飞,说道:“你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为什么非要为难他呢,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为难他,也是在为难你自己,他要是做不到呢,你真的要把那些东西公开吗,你难道就没替我想过,你要是公开了那些东西,我还能做人吗?”

    秦元飞看着赵君平,一字一句的问道:“他昨晚是不是在这里过夜了?”

    赵君平没想到秦元飞话题转的这么快,差点闪了自己的老腰。

    “没有,他从来没在这里过夜,怎么了?”赵君平问道。

    “没在这里过夜,门口这个花盆里的烟头是谁扔在这里的?”秦元飞问道。

    “我不知道,你不是也抽烟吗,说不定是你自己的呢”。赵君平说道。

    “是吗?我他.妈什么时候舍得抽中华了?”秦元飞咬牙问道。

    赵君平不吱声了,她没法再继续说下去了,坐在餐桌的椅子上,胳膊肘支在膝盖上,双手捂着脸,她没脸面对秦元飞,因为昨晚这里的确来了一个男人,但不是邸坤成,连她自己都想不到是谁。

    “都开始在这里过夜了,你还替他打掩护,他做不到,谁能做到,他是市委书记,我告诉你,你按照我的原话和他说,他要是不给我个准话,我回头去他的办公室找他,到时候别说大家闹的很难堪,废话我就不说了,走了”。秦元飞说道。

    “你去哪?”赵君平习惯性的问道。

    “君雅的店里需要人帮忙,我去帮着忙活,没办法,我又没活干,我得吃饭呐”。秦元飞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