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72:退缩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接到兰晓珊电话时,刚刚到了办公室,还没坐下来,电话就响了。

    “这么早?上班了?”

    “还早呢,我到了办公室有一会了,告诉你件事,南雅宁那里的警卫被撤了,你看怎么办?还有必要再继续守下去吗,这也不是我撤的,是陈汉秋把人撤了回去,你要是觉得有必要继续守着,你想办法吧”。兰晓珊说道。

    “没得商量?”

    “这事你和我商量我也帮不上你,现在我又不是在局里了,我怎么帮你,我这边的人也干不了那个活啊”。兰晓珊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下午过去看看她什么情况,再说吧”。丁长生说道。

    “好,这事我和你说了,你自己记着点”。

    丁长生放下了电话,想着也好久没见南雅宁了,而且华锦城也在医院里,正好下午一道都看看他们,这事也就放下了。

    “丁检,您现在有时间吗?”这时候殷静抱着一个卷宗走了进来。

    “坐吧,什么案子?”

    “两件事,一个是常康虎儿子的案子,明天开庭,还是按照我们原来的思路吗?”殷静问道。

    “嗯,按照死刑的路子走,这个案子证据确凿,没什么可含糊的,不用再换思路了,公诉的目标必须是奔着死刑去,这个没得商量”。丁长生说道。

    殷静点点头,说道:“我明白,现在干公诉也不容易,我昨晚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关于常康虎儿子的案子,不知道怎么就把电话打到我那里去了,内容很简单,威胁我,要是常康虎的儿子被判了死刑,他们就会报复检察官”。

    “有电话录音吗?是谁打的这个电话?”丁长生皱眉问道。

    “没说是谁,我倒不是因为这件事害怕,而是因为他们居然什么都知道,就连我家住哪里都知道,我担心的是这个,你说,万一要是出点啥事,我该怎么办?”殷静非常担心的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你把电话号码给我下,我派人去查,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检察官也是人,也有家人,要是连我们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那我们还能干啥,对了,要不然就让你家里人先换个地方住,等我查查这件事再说?”

    “不用了吧,我问过安蕾了,她说她们以前也接到过这样威胁的电话,也没什么下文了,自己注意点就行了,我只是把这件事向您汇报一下,没有别的意思”。殷静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看了看殷静,注意到她的月匈前还是有一点有些湿了的污渍,问道:“你现在还是回家喂孩子吗?”

    “没有了,现在孩子跟着他奶奶,在家里喝奶粉,没办法,科里太忙了”。殷静说道。

    丁长生的目光老是在她的月匈前晃悠,殷静仿佛是觉察出来什么了,低头一看自己的月匈前,再想想刚刚丁长生的话,不由的脸色一红,那是她刚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挤完奶,给孩子带回去。

    “这个是沈木的案子,区检察院总算是把案卷送过来了,对了,那个齐检察长还在我的办公室里,您要见他吗?”殷静问道。

    “来了?让他过来”。

    “好,我这就去叫他”。说完,殷静把案卷放到了桌子上,在弯腰的时候,丁长生明显的看到了她月匈前的那道沟,可能是因为在哺乳期的缘故,再加上罩罩的挤压,沟就显得特别深。

    齐检察长来这里其实是很惶恐的,毕竟自己放了丁长生几次鸽子,自己也不想来,可是杨程程勒令他必须来,自己都被丁长生欺负成那样了,这个姓齐的不能不出头。

    齐检察长不得不来,原以为杨程程会替他出头,但是到了现在,杨程程都退缩了,这个案子到底该怎么办,齐检察长也没招。

    “丁检,我亲自来送案卷了,那个,杨书记说,让我向您道个歉,之前这段时间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对,丁检要是有什么不满的,随时都可以和我们说,我们改……”

    “老齐啊,我就问你一件事,这个案子办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你的主意,还是杨程程书记的主意?”丁长生问道。

    “嗯,这个嘛,在这件事上,我们检察院实在是没有一点利益,我们只需要按照法律规定来办案子就可以了,你说我们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没有一点利益,不对吧,老齐,我看你还是没认清楚自己所处的处境,你以为李红枫不会告诉我这段时间她为了求你们给你们送了多少礼吗?”丁长生冷冷的问道。

    听闻丁长生这么说,齐检察长差点背过气去,这件事一直也是他心里的心病,可是一直都是在心存侥幸,没想到李红枫还是早把这件事告诉了丁长生,这下麻烦大了。

    “说吧,该怎么办?你吞了多少?说清楚了,回去拿了钱给人退回去,要是说不清楚,楼下就是反贪局,你就不用走了”。丁长生说道。

    “丁检,丁检,别别,我说,我一共收了她五万,回去就退回去,求丁检放我一马吧,我这是老糊涂了,我回去就办理退休手续,内退,把机会让给年轻人”。齐检察长吓死了,伸手的时候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有这样的下场,但是现在自己却吓的要死,自己的胆子也没有自己估量的那么大。

    “这个态度好,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不止这一件事收钱了,你前面收了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真要认真的查下来,恐怕查的你倾家荡产,老了老了连自己的操守都保不住了”。丁长生冷冷的说道。

    “是是是,丁检,我真的知道错了,看在我这一大家子人的份上,再给我个机会吧”。齐检察长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可以给你机会,你回去把杨程程交代你做的事,做了什么事,都给我写明白交过来,看你交代问题的诚意了,你要是回去和杨程程商量着写,那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你要知道,现在杨程程帮不了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