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74:失踪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滚吧你,说真的,你到这里来干嘛来了,回来不走了,还是又要走”。周红艳问道。

    “我听周医生的,周医生要是今晚把我留下了,我就不走了,怎么样?”丁长生笑笑说道。

    “胡扯吧,你还能听我的,说,怎么回事?”周红艳问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我重新回到体制内来了,现在市检察院工作,我们见面的时候多着呢,你要是想我了,就去找我,不过,别让你老公知道了,那我可就麻烦了”。

    “去你的吧,我才不会去找你呢,回来好,那我们以后可以约一下吃个饭啥的”。周红艳说道。

    “那是没问题,你忙,要不这样,我先去病房看一个朋友,到时候我们再约,留个号码吧,我以前的手机都丢了,也忘了你的手机号了”。

    “你可真够没良心的,我一直都留着你的号码呢,你把我的号码弄丢了,今天要是我不叫住你,你是不是就这么瞒着我在湖州干下去,是不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周红艳一边问,一边拿出来手机准备记下丁长生的号码。

    “哪能呢,你这才真是冤枉我了,我现在忙的很,全都是工作,你说你现在还这么迷.人,你说我怎么办,是上呢还是上呢?”丁长生俏皮的说道。

    周红艳嗔怪的打了丁长生一下,撒娇的样子恨不得让丁长生就地正法了她,但是现在丁长生的自制力还是可以的,里里外外这么多的眼睛盯着他,他现在可不敢和以前似得,不管不顾随时都能和女人搞几个回合,现在的境况不允许他这么洒脱了。

    “你这个死鬼,你先去忙吧,到时候我会约你的,对了,你老婆没在湖州吧?”周红艳问道。

    “没有,她在省城呢,在湖州我是自由的”。丁长生自吹道。

    周红艳和丁长生又聊了几句,就赶紧去查房了,而丁长生则是去了南雅宁的病房,可是让丁长生没想到的是,在病房里没找到南雅宁。

    “护士,那个房间里的病人呢?”丁长生在走廊里遇到了一个护士,问道。

    “走了,出院了”。

    “出院了?谁给她办理的出院,她精神不是很好”。丁长生问道。

    “好像是一个女人来替她办理的出院手续,还说是她妹妹,我们也没多问,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的,现在也不是很冷,那个来办理出院手续的女孩一直都戴着口罩,不过说话还是很好听的”。

    丁长生听的是云里雾里,而且听的是毛骨悚然,南雅宁的妹妹早就死了,哪来的妹妹替她办理什么出院手续,但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南雅宁被接走了,被谁接走了不知道,这让丁长生后背一阵发凉。

    “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我这里有些急事需要你帮我一下”。丁长生立即给周红艳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周红艳就到了丁长生所在的病房,问道:“你刚刚说怎么了?”

    “我有个很重要的朋友,在这里住院,但是现在被人接走了,前段时间有警察在这里守着,警察这才撤了,人就不见了,你帮我去查看一下医院的视频,看看到底是谁接走了她,不能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失踪了吧?”丁长生说道。

    “你和她家里联系过了吗,万一是真的回家了呢?”周红艳问道。

    “在她在这里住院期间,一直都没家里人来看过她一眼,现在警察刚刚走了,居然来了亲戚接走了,这是什么节奏?”丁长生问道。

    周红艳拗不过丁长生,带他去了监控室,再加上他检察院的工作证,人家才让他看了监控视频,可是在监控视频里,丁长生根本没看清楚那个女人的长相,正如护士所说的那样,这个女人一直都是戴着口罩,而且低着头,这让丁长生更是怀疑了。

    丁长生离开了医院,在去南雅宁家的路上,丁长生给兰晓珊打了个电话。

    “南雅宁不见了,我有种预感,怕是要坏事,她被一个女人从医院里接走了,但是南雅宁走的时候是坐着轮椅走的,而且我现在就是不知道接她的车是不是套牌车,如果是套牌车的话,南雅宁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丁长生说道。

    “怎么会这样,这样,你把车牌号给我说一下,我找人查一查”。兰晓珊说道。

    丁长生一边开车一边把车牌号报给了兰晓珊,他看的很清楚,当时南雅宁出院的时候是被轮椅推着走的,好像是睡着了,这让丁长生愈发的感到不妙。

    丁长生到了南雅宁的家里,兰晓珊也给他带来一个坏消息,那就是南雅宁出院坐的那辆车,的确是个套牌车,丁长生看看她家里,说道:“这里根本就没人回来过,看样子南雅宁是被人绑走了”。

    “那现在怎么办?报警吗?”兰晓珊问道。

    “现在报警的话,南雅宁估计死的更快,现在谁要南雅宁死,谁是受益者,这就是突破方向,我去市委一趟”。

    “你去市委有什么用,就是别人干的,那人也不会承认的,你去了也是自取其辱,再说了,这事既然别人敢做,就不会承认的”。兰晓珊说道。

    “那要这么说,南雅宁的死活我们就不管了吗?”丁长生关好南雅宁家里的门,出了居民楼,说道。

    “现在也到了饭点了,出来一起吃个饭吧,到时候再商量怎么办,电话里三两句话也说不明白”。兰晓珊说道。

    丁长生知道兰晓珊的意思是在电话里说不安全,于是约了个地方见面,丁长生到了时兰晓珊早已到了,正在泡茶,丁长生二话没说,端起杯子来先喝了一口。

    “你觉得这事蹊跷是吧,我也感觉蹊跷,但是现在市局不在我们手里,我们能怎么办,我们现在就是很被动,南雅宁那里到底藏着邸坤成多少秘密,以至于他们猖狂到再次下手,这说明南雅宁手里有他们的证据,他们敢铤而走险,这样都值得,你想想吧,南雅宁和你说过什么,或者是暗示过什么呢?”兰晓珊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