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75:面对面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我只记的当时南雅宁告诉我说,她把那些举报材料的原件都放在她妹妹邻居家了,可是我们找遍了她妹妹邻居家,都没发现,或者是她藏的时候,连她妹妹的邻居也不知道吧,反正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把那些东西放哪了”。丁长生说道。

    “这就奇怪了,但是现在来说,无论她是不是拿出来那些东西,她都死定了,还是报警吧,否则真的是难办,她要是拿出来那些东西,人活着也是个隐患,拿不出来那些东西,那些人也不会让她活着的,死了就谁也不知道东西在哪里了”。兰晓珊说道。

    “我去找陈汉秋,还没和这个人正面打过交道,不见见怎么知道彼此的深浅呢?”丁长生说道。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但是这样一来,南雅宁活着回来的可能性就更小了,你觉的呢?”兰晓珊问道。

    “可能是吧,但是我们现在如果不有所作为,怎么知道以后会怎么样,要是我们不知道这件事还好,可以心安理得,但是我们现在知道了这件事,怎么可能做到心安理得?”丁长生问道。

    兰晓珊无言以对,对丁长生来说,邸坤成的案子关键就是南雅宁,一旦南雅宁出事,前面铺垫的一切都将完蛋。

    陈汉秋决然想不到丁长生会主动来找他,所以,当丁长生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还是有些意外的。

    “陈局长,久仰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了”。丁长生说道。

    “久仰大名?谁和丁局长说我的坏话了?”陈汉秋还算是对丁长生尊重,主动伸手和丁长生握了握手,然后宾主坐下,勤务员倒了水之后就关门出去了。

    “哪里,谁会说陈局长的坏话呢,我今天来,是因为一个案子的事,前几天你把医院的那四个人撤了回来,对吧?”

    “嗯,没错,局里警力紧张,那几个人在那里纯属多余,就撤回来了,怎么,丁局长这是来问罪的?”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不是,是南雅宁失踪了,现在找不到人,她是被一个女人接走出院了,但是南雅宁的家里,还有她的亲戚朋友都找不到她,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陈汉秋闻言脸色一变,问道:“有这回事?”

    丁长生接着说道:“如果按照一般的失踪案子报案,可能还需要几个小时才能立案,但是现在既然我们知道这事了,而且这个女人手上有一些材料,事关一些领导,她要是真的失踪了,或者是最后死了,上面也会考虑,她死了谁受益最大,谁的可疑就最大,所以,现在找到这个女人才是最要紧的事,这方面,还要麻烦陈局长多费心”。

    “这个没问题,不过你刚刚说,这个女人涉及到一些领导,谁啊?”陈汉秋装傻的问道。

    丁长生微微一笑,没说话。

    “好了,我明白了,你们案子的事,保密是吧,我明白,你放心,我马上派人立案,然后尽快查到这个女人去了哪里,可以吧?”陈汉秋笑着站起来去打电话了。

    丁长生站在他的身后,直到他打完了电话才上前,伸手和陈汉秋握了握手,说道:“陈局长,谢谢了,实在是这个女人关系重大,要是万一死了,对谁都没好处,我先走了,有消息联系我”。

    说完,将自己的一张名片递给了陈汉秋,然后推门走了。

    陈汉秋看着手里的名片,又想起了邸坤成说的关于丁长生的那番话,自言自语道:“这个人,还真是不一般”。

    当时南雅宁刚刚从房间的洗手间里出来,看到一个护士摸样的人进来,也没在意,护士一天到这里来好几次呢,可是就在她躺在床上时,那个护士一转身,从兜里掏出来一方白手帕一样的东西捂在了她的鼻子上,她强烈的挣扎,这是任何人的第一反应。

    殊不知这个时候最正确的反应应该是屏住呼吸,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所以当遇到这种情况时,身体会条件反射般的大口呼吸,大声呼救,可是这样的情况下,会有更多的乙醚进入到呼吸系统里,然后就是昏厥,所以,当她再次醒来时,觉察到的是汽车在不停的行驶,周围没有任何的光亮,只有发动机的声音。

    她的手脚都被捆住,嘴也被胶带黏住了,此时此刻,她明白,自己被绑架了,她第一个想到的是丁长生,可是此时丁长生在哪里,他说过要保护自己的,可是现在自己居然被绑走了。

    汽车终于停下来了,车外是两个人的说话声,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还有多久能到?”

    “差不多了吧,前面就进入白山了,等过了白山,一路向北,那边的国道很好走,到时候进了山里,这个娘们就叫天天不应了,那些村子里光棍多的是,保证她进去之后一辈子都跑不出来,老板说的那太残忍了,杀掉,还不如卖掉呢,这个娘们至少也能卖十万吧”。男人说道。

    “嗯,差不多,少了不卖,那些乡巴佬,一辈子光知道攒钱了,还不是为了娶个媳妇,你这招好,以后凡是这样的事都卖掉,杀了太可惜了,而且还容易留下证据,不好”。女人回答道。

    南雅宁听了这两个人的对话,浑身冰凉,她这才知道,这两人是被人雇来杀自己的,但是没想到他们动了别的心思,不杀自己了,要把自己卖了,再多赚一份钱。

    “呜呜呜呜……”南雅宁又是叫唤,又是踢车子的后备箱的,终于,这两人打开了后备箱,南雅宁向外看去,外面也是一片漆黑,原来现在已经到了夜里了。

    “呜呜呜……”南雅宁不放过这个机会,再次发声。

    “你想干什么呀?”女的问道。

    “可能是想尿尿了,要不然放出来尿个尿?”男人笑嘻嘻的问道。

    “滚蛋,看见女人就拔不动腿是吧,好,放她出来,待会呢,你带她去尿尿,顺便打一炮,我在车上睡会,到了地就得卖了,不让你好好玩玩,你怎么能甘心呢,是吧?”女人白了男人一眼,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