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86:的确很乱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看来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啊,这你都知道了?”丁长生问道。

    “这种事我还能不知道,白山圈里人都知道了吧,走吧,进去看看”。司嘉仪带着丁长生进了公司,她知道不懂技术,所以带他进来也无妨。

    “的确不错,看来你现在是有钱了,不用到处借钱度日了”。

    “你放心,我就是再缺钱,也不会借到你门上,放心了吧,你的钱可不是那么好花的,对吧”。司嘉仪说道。

    “你就扯淡吧,我的钱怎么不好花了,我告诉过你,缺钱就说,我不要你利息”。

    “但是你想要我的公司啊”。司嘉仪毫不留情的说道。

    丁长生笑笑,没吱声,司嘉仪这张嘴还是这么得理不饶人,丁长生也很是无奈,不想和她争辩了。

    晚饭的时候,丁长生被司嘉仪带到了家里,司南下还没下班回来,丁长生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司南下还没下班,作为一个一把手,管着这么多的人,不敬业实在是没法交代。

    “你爸天天回来这么晚吗?”丁长生问道。

    “也不是,有时候没事就回来的早,今晚家里没别人,就你我,等我爸回来吃饭就行了,我知道你肯来不是我的面子,也不是我爸的面子,是你想知道湖州的一些事,对吧?所以,晚上不要谦辞,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

    “你看你把我说的好像我多势力似得,我有这么势利眼吗?”丁长生问道。

    “你没有吗?”司嘉仪白了他一眼说道。

    丁长生苦笑了一下,自己在司嘉仪眼里那就是个恶人了,所以无论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自己也不想多争辩了。

    司南下是在半个小时后才回来的,丁长生听到外面有汽车停下的声音,起身去开了门,司南下看到了丁长生开门,非常的高兴,丁长生也下了台阶,以前司南下都是和他打个招呼,说句来了,就算是完事了,但是这次却非常正经的和丁长生握了握手。

    让丁长生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和司南下握手的时候,居然看到了车的另外一边下来一个女人,林春晓。

    “丁局长,好久不见了”。林春晓走过来也和丁长生握握手。

    “林市长,好久不见”。

    “进去吧,咱们边吃白谈,刚刚我和林市长在办公室谈今年的经济增长,说了一句你要来,林市长非要跟着来,走吧,咱们好好谈谈,以前的那些事现在想起来都像是在昨天,你们都成长了,我呢,老了”。司南下感概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以前长生不懂事,做了很多能司书记和林市长不高兴的事,希望今晚不要批判我”。

    “哈哈哈,你这家伙,我们都没记仇,你还记仇呢,行,你这么说了,今晚那一定好好批判你,我们可是人多啊”。司南下大笑起来。

    丁长生明白,司南下是把林春晓当做自己未来的接班人培养的,林春晓也争气,在经济发展这一块做的一点都不比司南下差,所以林春晓也愈得司南下的看重。

    “司书记你批他就行了,我旁观,我怕他说我们白山人欺负他,传到湖州圈子里可不好”。林春晓说道。

    进了家门,丁长生把司南下的包接过去放到了门口的架子上,又帮着林春晓把外套脱下来挂到了衣架上。

    “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绅士了?”林春晓扭头看了看丁长生,说道。

    “我一直都是这样,只不过林市长以前对我有成见,看不到罢了”。丁长生将军道。

    林春晓闻言,笑了笑,对司南下说道:“司书记,你听到了吧,还是这么牙尖嘴利”。

    司南下笑笑,指了指沙发的位置,示意两人都坐下,司嘉仪出来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进去帮着保姆做饭了。

    “这次真的是机会难得,我们多少年没有这么坐在一起说话了?”司南下感概道。

    “有个四五年了吧,当然了,之前他对我们也有意见,叫不到一起去”。林春晓指着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双手合十,做求饶的样子,说道:“两位领导就饶了我吧”。

    “好好,不说了,说说你吧,长生,你在湖州的事,我们都听说了”。司南下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这样的事在官场上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根本不会介意,他也是想听听司南下对湖州局势的判断。

    “两位领导都是在湖州回来的,给我点建议吧,下一步我该怎么办?”丁长生问道。

    “虽然我们现在不在湖州了,但是湖州的很多事我们都知道,可以说,我离开的时候,湖州形势一片大好,当时规划的几个项目也都是按部就班的在进行,但是现在再看看湖州,好的形势也是会变化的,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唉,想想都痛心啊”。司南下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现在湖州的确是很乱,不但是社会上的治安乱,就连官场上也是人心惶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本来李铁刚书记把我放到了湖州,就是想切割一下湖州官场上的毒瘤的,可是现在李书记调走了,我也成了无根之萍,很多事不知道是该做还是不该做,是等一下,还是就挥刀砍下去”。

    “长生,我说句话,你还是不要在这一行待了,来的时候我还和书记说呢,你要是自己不想干这一行了,司书记去省里,找领导把你要到湖州来,别的不说,干个副市长难不住你吧,或者是到开发区锻炼一下,当个管委主任,过几年就提上来了,也算是你为家乡做点事嘛”。林春晓说道。

    丁长生闻言,当然是很感动的,但是他不想半途而废,尤其是南雅宁死了之后,这件事就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他的心里,这些人太有恃无恐,太没有人味,要是自己就这么逃了,他一辈子都不会心安,没办法,这就是他的人性。

    人性是真的不好改变的,尤其是像丁长生这样比较执拗的人,更难改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