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88:酒吧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甄绿竹这件事你怎么看?”司南下问道。

    丁长生可不想随便发表什么议论,这事没有警察的调查之前,谁说的都是废话。

    “邸坤成不至于买凶杀人吧?”林春晓问道。

    丁长生和司南下都没吱声,林春晓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他对邸坤成那个人还是很了解的,虽然看上去不是正人君子吧,但是也不至于这么丧心病狂啊,杀妻?

    “算了,不说了,吃饭吧,长生,你吃了饭是走呢,还是在白山留一晚?”司南下问道。

    “我明天再走,晚上不走了,不安全,我的车在省城被人枪击过,纪委和反贪这一行是真的不好干,那真是提着脑袋在干活啊”。丁长生说道。

    “还有这回事?”司南下和林春晓都听的目瞪口呆。

    “是啊,省城朱佩君那个案子,不知道查到了谁的地盘上,被枪击了,那个案子李书记走了,我走了,现在估计没人再问了,那个案子后面到底藏着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我总感觉自己是站在一群人中间,这些人手里都拿着一个绳结,而绳结连着的是一张网,硕大无比”。丁长生无奈的说道。

    “来来,把酒倒上,喝一杯,别说的这么悲观,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你想多了”。司南下说道。

    丁长生的头好像是摇了摇,又好像是点了点,但是最后就这么含混过去了,此时司嘉仪也坐了过来,挨着丁长生坐下了。

    “你少喝点,我看你今天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少喝点,别为难自己”。司嘉仪劝他道。

    “我知道,没多少”。丁长生看了看自己的酒杯,说道。

    司南下扫了一眼丁长生,林春晓也看了一眼丁长生和司嘉仪,两人都没说话,但是这眼神里意味深长的东西真是太多了。

    吃完了饭,林春晓要走,丁长生也要走,林春晓有车,但是司嘉仪想要送丁长生,被司南下给阻止了,说道:“你就不要出去了,让你林姐把他稍出去就行了,你的车不是在外面等着吗?”

    “对,我让他们到门外等着了,司书记,谢谢您的招待,有时间去湖州,我招待你”。丁长生说道。

    “好,我记住你这话了,到时候见”。司南下站在台阶上挥挥手,丁长生和林春晓上了车,林春晓的司机开车很稳,但是到了家属院门口,丁长生要下车。

    “你的车呢?”林春晓问道。

    “没来,我想自己走走,这几天心里都不顺,自己想散散心”。丁先生说道。

    “前面就是酒吧一条街了,要不我陪你喝一杯,体会一下白山的夜生活?”林春晓问道。

    丁长生睁大了眼睛看着她,问道:“我没听错吧,你居然还敢去酒吧喝酒?”

    “看把你惊讶的,去酒吧喝酒怎么了,白山现在治安很好,这条酒吧街还是我招商引资来的呢,现在白山最时髦的夜生活也就是这里了”。林春晓说道。

    丁长生跟着林春晓下了车,俩个人边走,丁长生笑道:“谁也不会想到白山市长会在夜里去酒吧喝酒吧?”

    “你不说就没人知道了,再说了,我也想看看这里的生意怎么样,据说还不错”。林春晓说道。

    俩个人在酒吧一条街走着,两边的酒吧服务员不时的出来朝他们招手,示意他们到自己家酒吧里来喝酒,但是林春晓都不为所动。

    “我们这是要去哪喝?”丁长生问道。

    “前面有一家,就到了”。林春晓指了指前面,说道。

    丁长生就不吱声了,跟在后面。

    “夫人在省城?”林春晓问道。

    “嗯,在省城,她父亲年纪大了,在家里照顾她爸呢”。丁长生说道。

    “那你不是很自由了,我听说你在湖州有不少的红颜,这下可有的谈心了”。林春晓扭头看向丁长生,问道。

    “咳,你听那些谣言呢,堂堂林市长也信那些谣言吗?”丁长生搪塞道。

    “谣言不谣言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事出必有因,空穴不会来风吧,你说呢?”林春晓问道。

    丁长生只能是不吱声了,眼前有一家蝶之恋酒吧,林春晓带着丁长生进了这家酒吧,这里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别的地方都是乱糟糟的,这里却静悄悄的,就连客人们说话都是刻意压低了声音的,好像是怕声音大了叨扰到别人。

    “还是老位置”。林春晓说道。

    “林老板,里面请”。服务员显然是认识林春晓的,所以前面带路,丁长生跟在后面,打量着这里,这里的陈设和别的地方也不一样,显的很古朴,到处都是怀旧的样子。

    这是一个简单的包间,不是全封闭的那种,但是这个位置恰好周围没有人,林春晓吩咐服务员把自己存在这里的酒拿来,丁长生更是惊讶了,等到服务员走了之后,丁长生问道:“你常来这里?还存酒在这里?”

    “你是个男人,干工作都干的这么费劲,我是个市长,手下管理着这么多人,还是个女人,你不知道这里面有多难,所以,适当的放松一下也好,而且这是我表弟开的酒吧,安全,我在这里喝多了也没问题,不是时常来这里,一个月来个三两次吧,主要还是没时间来,要不是刚刚在司书记家里没喝够,我也不来了”。林春晓说道。

    丁长生的嘴.巴张了张,说道:“我还真是看不出来你居然有这么大的变化?”

    “其实在湖州时,我就很希望自己出去喝点酒,但是没人陪我,一个人又不安全,所以就在家里喝,现在好了,这里气氛也好,一个人在家里没那气氛,我时常到这里来思考一些事情,就像是有的官员喜欢去庙里或者是道馆里思考人生一样”。林春晓说道。

    丁长生听了差点噗呲一声笑出来,强制着把嘴里的酒咽了下去,但还是咳嗽了几声。

    “有这么好笑吗?”林春晓问道。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的变化太大了,你还记得以前的你吗?”丁长生倚在单人沙发里,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