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94:那是不允许的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不是吧,他们怎么能这么做?”兰晓珊不信的问道。

    “我也没说一定是这样,但是这也是一个思路,你说呢?”丁长生问道。

    兰晓珊目瞪口呆,看向丁长生,喃喃的说道:“如果邸坤成真的这么做了,那他才真是一个混蛋,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都不要了?”

    “你以为这件事邸坤成还能做主吗?”丁长生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兰晓珊,问道。

    兰晓珊开始时一愣,接着就明白了丁长生是什么意思了,不错,如果真的不是邸坤成能做主的呢,那又会怎么样?

    壮士断腕,说起来是甄绿竹收的钱,可是办事却是邸坤成办的事,这又怎么解释,所以,丁长生觉的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连夜去北京,找李书记,你回去睡觉吧,等我到了北京再说,把这些东西都拿给李书记看看,看看他怎么说吧,如果他不管这件事了,那我们前面做的那些事将没有任何的意义,而且我们俩也将面临非常危险的局面”。丁长生无奈的说道。

    “为什么不去找梁文祥,舍近求远?”兰晓珊说道。

    丁长生愣了一下,犹豫这件事要不要和兰晓珊说,但是不说的话,又怕兰晓珊多心,说自己连她也不信。

    “李铁刚是纪委出身,到现在也是纪委委员,但是梁文祥是一个地方的省委书记,纪委委员考虑的就是反腐,他不需要考虑其他,但是省委书记不同,除了反腐,还有其他的事情,一盘棋不能乱,梁文祥是下棋的人,李铁刚则是搅局的人,明白我的意思吗?”丁长生问道。

    “所以,你认为梁文祥不可靠?”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就在前段时间,省城市委书记仲华的叔叔仲枫阳来过江都,在江都待了几天,见了不少人,也见了梁文祥,从那之后,我明显的感觉到梁文祥对我的热度降低了,包括梁可意都不怎么和我联系了,也不问我的工作怎么样,这在以前可不是这样,梁可意的电话可是三天两头打来骚扰我的,这里面要是没有梁文祥的意思,我感到很不可思议”。

    “你想多了,梁可意有男朋友了”。兰晓珊开玩笑道。

    丁长生却认真的摇摇头,说道:“我打听过了,没有”。

    兰晓珊一愣,看着丁长生,久久才说道:“真是难为你了,连这事都能打听到,还有,你的心思太重了点吧?”

    “不是我的心思重,现在已经有人因为我的蠢笨而死了,要是我们早点想到那句在她妹妹邻居那里,南雅宁不会死,在陈汉秋来之前我们就把这事给搞定了,拖到了现在,我感觉这件事的责任都在我”。丁长生语气沉重的说道。

    “好了,以后不说这事了,你走吧,我也回去,到了北京给我打电话”。说完,出门下楼开车走了,丁长生坐在办公室里,拿出来秦元飞给自己的以及自己在何照明那里下载的视频资料,统统带上,这次要对邸坤成发动致命一击。

    杜山魁和丁长生移库开车进京,一路上两人换着开,终于在李铁刚上班之前到了北京,接到丁长生的电话时,李铁刚正在准备上班,吩咐司机直接去了约定好的地方,而没去上班。

    李铁刚到了约定的地方时,丁长生歪在椅子上睡着了,杜山魁正在外面的车里睡,李铁刚本不忍心叫醒他,但是丁长生睡觉还是很惊醒的,听到动静,睁开了眼。

    看到是李铁刚来了,站了起来。

    “坐下,坐下,开了一.夜的车,我看门外那辆外地车是你的?几个人来的?”李铁刚问道。

    “两个人,倒换着开来的,困死了,这些东西您老先看看,我去洗把脸”。丁长生说着,从包里拿出来那一摞的单据。

    不过他已经做好了分类,把这些东西都交给了李铁刚,连同自己整理的明细,这样李铁刚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手里都是有哪些东西了。

    丁长生洗完了脸回来,李铁刚还没看完。

    丁长生静静的等在一边,直到李铁刚看完了之后,才看向丁长生。

    “这些东西都指向了甄绿竹,这里面有多少权钱交易?”李铁刚自言自语道。

    “李书记,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您,不知道你是不是听说了,甄绿竹死了”。

    李铁刚一愣,看向丁长生,问道:“什么意思?怎么死的?”

    “被人勒死在了她自己的饭馆里,监控录像主机被盗,到现在警察没有丝毫进展,你说这事是巧合吗?”丁长生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

    “两三天了,这事在湖州传的沸沸扬扬,公安局压力也很大,但是破不了案子也是白扯,今天来的路上,我倒是一边仔细研究这些东西,一边想这件事,这些东西都牵扯到了甄绿竹,但是甄绿竹就这么死了,是巧合,还是有人想要壮士断腕,本来就是为了让甄绿竹死,来为自己开脱,保护自己呢?”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说完了这个猜想,李铁刚同样是很震惊的,慢慢站起来,在包间里慢慢踱步,最后站在窗前,说道:“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问题在哪里呢,甄绿竹虽然收了钱,可是到底是谁在为送钱的人办事,这也很重要,甄绿竹死了不要紧,谁做了事才是最重要的,这就和送钱的人联系起来,所以,送钱的人也很重要,但是这件事我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办,我毕竟现在不在中南省了,这样吧,这些东西我带走,你在这里等着,等我给你消息”。

    “好,我明白了,邸坤成就算是不涉及到犯罪,但是这些视频也是作风问题严重,至少可以把他从湖州赶出去,不然的话,我们党可就太宽容了”。丁长生说道。

    “你放心,没有一个人会从党纪国法的笼子里逃出去,这是不允许的”。李铁刚说道。

    丁长生下楼把他送到了门口,接着又上楼了,退了房,开车离开了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