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96:心有不甘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此时,邸坤成心里已经有些毛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觉得这次的事没这么简单,在等待许家铭来的过程中,陈汉秋接到了一个更为棘手的消息。

    “怎么了?”邸坤成看到陈汉秋的脸色不好,问道。

    “刚刚得到消息,丁长生去北京了,而且昨晚就走了,现在应该是到了北京,说不定该干的事都干完了,所以……”陈汉秋没说完,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也就是说,这件事往一个不可想象的方向发展了。

    “他一定是得到了什么东西,否则,不会这么急着就去了北京”。陈汉秋见邸坤成都已经呆了,提醒道。

    但是丁长生到底得到了什么东西,居然这么急不可耐的去北京,很明显,去北京是去找李铁刚,在北京他能找的人大概也就是李铁刚,所以,到北京一步通天的接触到最高的人,那样才能对他造成致命一击。

    “我知道了,你现在联系他,我和他联系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邸坤成说道。

    陈汉秋颇有些同情的看着他,不得已,打通了丁长生的电话。

    “陈局长,你不要催了,我在路上了”。丁长生从床上坐起来,尽量把自己的气喘匀了,造成自己不是在床上的感觉。

    “丁局长,咱们都是明白人,就不要玩这一套了,你在北京对吧,邸书记想和你通个话,你看如何?”陈汉秋问道。

    丁长生还能怎么说,能说不好吗?

    “好,我和邸书记说几句吧”。丁长生很爽快的说道。

    陈汉秋将手机递给了邸坤成,然后朝着邸坤成点点头。

    “喂,长生,我是邸坤成,你在什么位置?”邸坤成问道。

    “我在北京呢,邸书记有什么吩咐?”丁长生问道。

    “嗯,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到底想要什么东西?”

    “邸书记何出此言啊,我能向您要什么东西呢?邸书记,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咱们没必要绕弯子,您吩咐,我能办的照办”。丁长生说道。

    “好,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问你,你在南雅平的墓地里拿到了什么东西?跑到北京去干什么?去告我啊?”邸坤成问道。

    丁长生一愣,没想到邸坤成这么直接,现在是刺刀见红了。

    “邸书记,我来北京是看一个朋友,和你的事没什么关系,再说了,邸书记这么问我,是在怀疑什么,我希望邸书记不要信别人的谣言,现在这个社会,三人成虎的事太多了”。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还有我能给不了你的吗,我给不了我可以找其他人,总之,你说吧,你的要求是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邸坤成说道。

    “邸书记,你说的太严重了,我真的没有什么要求,真的”。丁长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现在做的事情,一个是为了保密,第二个是为了不给邸坤成压力,万一这家伙狗急跳墙怎么办,还有就是李铁刚到底能不能下定决心搞掉邸坤成,这都是未知数,自己现在要是把邸坤成给得罪死了,万一这件事上面不想做怎么办,别忘了,现在安如山可是如日中天,呼声很高。

    “好,长生,你要想明白再做一些事,我知道你这次重新回归体制不容易,还是稳妥点好,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包青天的,这个世界上也不存在包青天,你看戏看多了吧”。邸坤成最后的语气很严厉,听在丁长生的耳朵里异常的刺耳。

    邸坤成挂掉了电话,看向陈汉秋,说道:“这小子滴水不进,根本不承认”。

    陈汉秋早就预料到了这件事,愣了一下,说道:“坤成,我感觉这件事你要向安部长汇报一下,不然的话,这件事一旦不可收拾,很可能会给他一个措手不及,这件事还是早点汇报为好,否则,到时候可能会很被动”。

    其实,不用陈汉秋说,邸坤成早已在脑子里开始构思这件事怎么才能汇报给安如山,虽然很怵头,可是这件事不得不做,不做的话,安如山绝对是饶不了自己的。

    陈汉秋走后,邸坤成拔通了安如山办公室的电话,安如山正在接待来客,看了一眼电话显示的号码,没有接,只是拿起来然后又扣掉了,邸坤成知道,这是安如山不方便接听电话,于是不再拨打,等待着安如山有时间了给自己打回来。

    这等待的时间度日如年,同样度日如年的还有丁长生,他不知道李铁刚到底会做什么决定,所以,此时的他站在院子里,此时已经很冷了,可是他站在院子里的井台边,仅仅穿着一件短裤,提起一桶刚刚提上来的凉水兜头浇下,让自己烦躁的心思渐渐安定下来。

    “他怎么了?”肖寒问站在一旁的杜山魁道。

    “在湖州遇到麻烦了”。杜山魁说道。

    “什么麻烦,严重吗?”肖寒脸色一凛问道。

    “这我不知道,你得问他自己”。杜山魁摇摇头说道。

    丁长生用凉水洗了个澡,披上了肖寒递来的浴袍,但是没有立刻回屋里,只是擦干了身体,依然还是站在院子里,看着北京灰蒙蒙的天空,若有所思,他想着邸坤成的声音,也想起了南雅宁的死,还有她的妹妹南雅平。

    “出什么事了,我能帮上忙吗?”肖寒走过去,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却问道:“你在北京工作怎么样?”

    “还行吧,怎么了,要我做什么?”肖寒问道。

    丁长生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事,护照没问题吧,准备好护照,有时间出去走走”。

    听了丁长生的话,肖寒一愣,这才意识到丁长生说的没事,可不是真的没事,很可能是有事,而且事还不小,都开始安排自己出去了,这得多大的事,她是知道丁长生上次是为什么出去的,这次又要被迫出走,肖寒在丁长生的脸上看出了不甘,可是不甘又如何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