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499:预警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白山市委书记邸坤成,你帮我把他送出去,我知道你干这行很久了,越是这么紧急的活,你越是能赚到钱,对吧?”安靖笑笑说道。

    “怎么了?他出什么事了?”陈焕强问道。

    “因为一些事情被人告了,现在纪委可能把绳子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上门拿人了,所以,现在还有时间,我需要你的人尽快到江都办这件事,我也在奔走,如果我把事情处理好了,那就不用了,我处理不好,你们再把他送出去,这是一百万,定金”。安靖拿了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推向了陈焕强。

    陈焕强点点头,说道:“好吧,我在江都有人,可以随时行动,一个电话的事,对了,他想去哪?”

    “哪里都行,先出去再说”。安靖说道。

    陈焕强说道:“好吧,先去俄罗斯吧,北边管的相对松一些,南边太严了”。

    “听你的,我不论你走哪条路线,把人送出去是第一位的,安全第一”。安靖说道。

    “我明白,我听你的电话,到时候怎么处理,江都那边会有人和你联系的”。陈焕强说道。

    几乎是在安靖到了江都时,丁长生也到了江都,他没有急着去见梁文祥,而是先约见了梁可意,最近梁可意对他的态度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这一点丁长生是能感觉到的。

    梁文祥的这一对儿女,最像梁文祥的是梁可意,可惜的是她是个女孩子,尽管如此,梁文祥还是想把自己的女儿扶上仕途这条路,梁可意早早的就在心里种下了仕途的种子,所以,在干练和理性方面,梁可心的确不是对手。

    在梁文祥表达了对丁长生不满之后,梁可意虽然很想打个电话点拨一下丁长生,可是这个电话硬生生没有打出去,这倒不是因为她不想打,而是因为梁可意也有自尊心,自己这么上赶着对一个有夫之妇这么做,实在是有损自己的名声。

    接到了丁长生的电话,梁可意按时赶到了梁冰的茶楼,丁长生正在那里等着她呢。

    梁可意刚刚进门时,就听到了二楼传来梁冰一阵阵笑声,梁可意皱了一下眉头,拾阶而上,没错,越是近了,越是听到了是丁长生在说话,而梁冰笑的很开心,也不知道丁长生在说什么呢。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梁可意推开门,问道。

    “姐,你来了,哎,你这个朋友真是太逗了,好了,你们聊,我去给你们泡茶”。梁冰说完就下楼了。

    “逗小姑娘开心上瘾是吧?”梁可意问道。

    “哪有,是你这个堂妹太有意思了,什么话都敢说,我也就是附和着说罢了,对了,吃饭了吧,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边吃边谈?”丁长生问道。

    “不用了,你还是说事吧,找我干嘛?”梁可意问道。

    丁长生看了一眼梁可意,笑问道:“喂,要不要这么严肃啊,你这个样子我哪还敢说话?”

    “丁长生,你还是说事吧,我下午还有事呢,没时间陪你在这里闲扯”。梁可意说道。

    丁长生看出来了,梁可意生气了,所以也没有再自找没趣,也不知道这位大小姐到底生的什么气,自己又没把她怎么样。

    “好吧,我说,邸坤成在江都是吧?”

    “我不知道”。

    “梁书记一定知道,中央纪委已经有对邸坤成的处理意见了,就看省里怎么执行了,我想见见梁书记,解释一下这个案子的重要性”。丁长生说道。

    “那你去解释就好了呀,还用的着来和我说,他上班,也有办公室,你不是不知道吧?”梁可意问道。

    丁长生一听,梁可意明显是带着火药桶来的,火药味十足啊,心想,再谈下去恐怕自己得不到什么好果子吃,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来了大姨妈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大的怨气。

    “好吧,那我下午去办公室见他,但是有件事我想提醒一下你,也顺便提醒一下梁书记,因为这件事不是没有先例,你还记得朱佩君吧,在纪委的手里溜掉的,我怕邸坤成又是第二个朱佩君,到时候真要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怕梁书记难堪,好了,我就说这些,其他的不说了,梁书记一定会处理好的”。丁长生说道。

    梁可意一愣,她没想到丁长生想到的是这个,自己还没见父亲,所以也没法说,看着丁长生站起来要走,她说道:“先别走,我还有话说”。

    丁长生刚刚站起来又坐下了,看着梁可意,说道:“说吧,还有什么事?”

    “以后别有事没事往这里跑,我这是警告你,梁冰是我堂妹,我要对她负责”。

    “哎哎哎,不用这样吧,我对她又没做什么,只是喝喝茶,说说话而已,再说了我这也是在等你,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丁长生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

    “你也别急着辩解,女人的心思是很难猜的,你还是好好管好你自己的事吧”。说完,梁可意拿起自己的包,不待丁长生反应过来,急匆匆下楼去了。

    梁冰这个时候才端着茶上来了,还在楼下和梁可意打了个招呼,梁可意连她都没搭理,直接就开车走了。

    “哎,我姐怎么回事,你们俩吵架了?”梁冰问道。

    “没事,你姐啊,更年期提前了,莫名其妙”。丁长生说道。

    “好啊,你敢这么说她,下次我要是告诉了她,看她不和你拼命”。梁冰笑笑说道。

    丁长生倒还算是有担当,尽管梁可意对他提出了警告,丁长生还是在这里喝了茶,吃了点心走的。

    “他真是这么说的?”吃饭的时候,梁可意对梁文祥说了自己刚刚见了丁长生的事,这话也把梁文祥给惊住了,的确,丁长生说的没错,要是邸坤成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那自己可是失职的,尤其是在李铁刚对自己提出了预警的情况下。

    想到这里,梁文祥立刻停止了吃饭,拿起手机去书房打电话了,朱佩君的事决不能再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