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00:试探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爸,邸坤成真的会跑吗?他的问题很严重?”梁可意问道。

    “他的问题我觉得比他自己交代的还要严重的多,从李铁刚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就知道了,但是眼下也是个麻烦的时间点,这个丁长生也真是会坏事,搞的我非常被动,就剩下了这几个月的时间了,他就不能消停点?”梁文祥看似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梁可意。

    “爸,你和我说这些没用啊,我好久没和他联系了,他这个人听过谁的话,再说了,你说了,不让我和他走的太近了,我这不是撤回来了吗?”梁可意不满的说道。

    “怎么,你还惦记着他呢,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你不要再想这件事了,我们丢不起这个人,和他交往,你早晚是要吃大亏的,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吗?”梁文祥问道。

    “爸,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吧,我不会和他有什么很深的交往,而且人家一直都是在躲着我呢,他知道自己是干啥的,所以,这点你不要管了”。梁可意说道。

    “我是怕你吃亏,丁长生这小子,哪方面都不是省油的灯”。梁文祥说道。

    “好了,打住,这个问题不聊了”。梁可意举着筷子说道。

    邸坤成没想到安靖还能来看他,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邸坤成内心里都感到了温暖。

    “安少,是老领导让你来的吗?老领导还有什么吩咐我的?”邸坤成急忙让安靖进了房间,迅速的关好了门,问道。

    “不是我爸让我来的,是我自己来的,坤成,你得走,不能在这里呆了,我怕这件事压不住了”。

    “什,什么意思?”邸坤成一愣,问道。

    “你先不要问什么意思,我问你,你是想走,还是想留在国内坐牢?”安靖问道。

    “这还用问,我才不想坐牢呢”。邸坤成说道。

    “那就是了,你听我的安排,我呢,还要去找梁文祥看看情况,探听一下他的口风,要是不对劲,你还是要先走,坤成,我父亲现在是关键阶段,我可不想你这边的任何问题给他造成麻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安靖问道。

    “我知道,这我都懂,你放心吧,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邸坤成说道。

    安靖点点头,邸坤成的态度还算是比较好,让他放心不少,要是邸坤成拒不配合,那自己也没什么招数了,只能是采取极端的方式解决极端的问题。

    梁文祥没有要见丁长生的意思,这是丁长生从梁可意的态度上察言观色到的结果,因为丁长生既然到了省城,就回了家里看看,在家里时给梁可意打了个电话,一方面是想知道梁文祥到底是什么态度,二来也是想和梁可意修复关系。

    但是梁可意明显是不领情,问道:“丁局长不忙吗?”

    “再忙也得给你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啊,那个,梁书记是什么意见?”丁长生问道。

    “没什么意见,谢谢你的提醒,没事别在江都呆着了,回去上班,别让人说闲话”。梁可意说道。

    “好,谢谢,我明白了”。丁长生说完挂了电话,一旁的石梅贞笑了笑,问道:“马屁拍在马蹄子上了?”

    “唉,有时候谁也不愿意腆着脸去拍这个马屁,但是没办法,该拍还得拍啊,对了,豆豆呢?”

    “睡了”。石梅贞一脸娇羞的说道。

    丁长生一看就明白她什么意思了,他们俩从开始到现在,石梅贞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尤其是在有了石豆豆之后,就显得像个女人了,以前很多事都能放得开,但是现在她很多事倒是放不开了,但是丁长生可是这方面的高手,她越是放不开,丁长生就越是在那方面引导她,让她在一种非常矛盾的心态里完成心里建设。

    大木床的每一次晃动,房间里声音的每一次婉转,都让这个初秋的季节慢慢充满了温暖。

    梁文祥是在家里接待了安靖,这小子长的人模狗样的,但是为人处世却显得的那么狭隘,也不知道安如山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这是梁文祥看到安靖的第一印象,但是尽管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脸上却充斥着仪式性的微笑。

    “梁叔叔,我来江都出差,我爸说,中秋节快要到了,让我代表他来看看您”。安靖尽量把这次造访看作是一次很稀松平常的串门。

    寻常老百姓的串门可能是真的,但是他们这些官员们如果说串门只是串门,那就是扯淡了,谁都知道,中国人的节日就是联络感情的日子,要不很难找到一个这么合适的由头。

    “他太客气了,昨天还给我打过电话,你看你今天又来了”。梁文祥说道。

    安靖牢牢的记住了安如山的话,绝口不要提案子的事,就提他们两家的交往。

    “可心现在干嘛呢,老长时间没见他了”。安靖说道。

    “别提了,这个小子整天就知道游手好闲,什么事也不干,干什么事也干不好,愁死我了,我打算送他出去念书,但是嫌外面太苦,不愿意出去”。梁文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咳,慢慢来,我以前也是这样子,这两年长了几岁,才知道做点事”。安靖自谦道。

    “我看悬,这小子不是那块料,对了,你爸身体挺好吧,让他要注意身体,咱们是农业大国,他那个位置一点都轻松,一定是比在省里忙多了”。梁文祥说道。

    “对,就是很忙,我也经常见不到他”。安靖说道。

    俩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居然聊了半个小时,最后,安靖拿出来了那瓶安如山珍藏的酒,双手递向了梁文祥。

    “梁叔叔,这是我爸托我带给你的,希望您能收下”。安靖谦恭的说道。

    “哎呦,这可是孤品了,这种酒现在存世可不多了,不行,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梁文祥说道。

    “梁叔叔,您就不要为难我了,您要是退啊,下次去北京,您直接退给我爸,要不然我爸又该骂我办事不力了”。安靖找的借口很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