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01:问题严重的多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安靖走后,梁文祥陷入到了沉思里,这件事看起来很简单,但是考虑到各方势力,就可以看的出来,邸坤成这个案子早已不是一个单独案子的博弈,而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势力交锋,而交锋的中心点就在梁文祥这里,都在给他出难题。

    这个时候,梁文祥想起了丁长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年轻人,梁文祥是爱恨交加,一方面他是个能做事的人,梁文祥一直都想把这个人调到自己身边来,但是另外一方面,这家伙桀骜不驯,时不时的就会给自己惹来一大堆的麻烦,就像是邸坤成这个案子一样,这件事本来是压下去了,李铁刚在仲枫阳的斡旋下也同意这件事暂时搁置,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丁长生这个混蛋一直都没放弃对邸坤成的调查,看来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没消停,这才给自己惹了这个大麻烦。

    “喂,你在哪里,在干嘛?”梁可意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问道。

    丁长生把手机放在了石梅贞的枕头旁边,然后打开了免提,问道:“什么事,梁小姐”。

    “你找骂是吧,你才小姐呢,你在哪里?”梁可意问道。

    “我在家里呢……”然后这个坏坏的家伙开始了对石梅贞的最后冲锋,石梅贞本来是想忍着的,但是忍到了后来真的是忍不住了,于是,一声声娇.吟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了梁可意的耳朵里,间或还有丁长生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梁可意终于知道了丁长生在干什么了。

    “流.氓,去我爸办公室一趟,他在办公室等你呢”。梁可意说完就挂了电话,丁长生也在那一瞬间发射了。

    放下了电话,梁可意的脸都红了,脖子也觉得发热发烫,丁长生这个混蛋还真是一个十足的混蛋,对自己的报复可谓是来的太及时了。

    “你干嘛呀,让她吃醋啊,我可告诉你,大姐说了,让我看紧你,你要是再敢在外面胡来,小心回去她们吃了你”。石梅贞说道。

    “我知道,放心吧,梁可意是什么人,我怎么会招惹她呢,我只是对上午她对我那态度不满,对我不理不睬不说,还警告我离她堂妹远点,你说,我是那样的人吗?”丁长生不满的说道。

    “你是啊,梁可意对你很了解嘛,快点起来吧,他老爸在等你呢”。石梅贞说道。

    虽然石梅贞很想在床上抱着丁长生再温存一下,研究证明,男人和女人在对性的方面要求差别很大,男人是简单粗暴,直来直去,但是女人不是这样,她们不但需要前戏,还需要后戏,而且据说后戏对女性心理方面的影响很大。

    丁长生一路上都在猜想梁文祥为什么又要突然见自己了,不过猜想归猜想,没见到真人之前,这些都是胡扯的,所以,丁长生以为,自己还是要先去看看,是什么样的结果自己都得兜着,李铁刚现在是帮不上自己了,自己就得帮自己才行,退路他都想好了。

    丁长生被秘书带着进了梁文祥的办公室,梁文祥看都没看他,就把他晾在了那里,梁文祥自己忙自己的,丁长生则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两眼看着梁文祥,不卑不吭,丁长生就知道来这里没好果子吃,但是再难吃的果子自己都要吞下去。

    “一天不给我找麻烦就过不去是吧?”梁文祥问道。

    “梁书记,您真是冤枉我了,我哪敢啊”。丁长生一看梁文祥肯搭理自己了,急忙向前走了几步,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谁让你坐下的?”梁文祥板着脸问道。

    丁长生又站了起来,依旧是站在那里,但是此时双手按在椅子靠背上。

    “李书记当时也答应了,邸坤成的事情暂缓,你就是这么给我暂缓的?我知道你去北京找李书记了,但是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给李书记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梁文祥问道。

    丁长生一愣,没明白梁文祥是什么意思。

    “邸坤成的事情表面上看是邸坤成自己犯事,但是这背后牵扯到多少关系你知道吗?这背后的关系,背后的人,多少人都在盯着这件事,看热闹的有,想插手的人有,恨你的人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你说你做了一件什么事?”梁文祥问道。

    丁长生没理会梁文祥严厉的眼神,和严肃的表情,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梁书记,我是检察院反贪局的局长,我的责任就是找出来这些危害组织的人,然后交由你们决定是不是要拔除,决定权在你们手里,就在前几天,我的一个证人被绑架,我带着钱去赎人,但是半路里绑匪和被绑架者遭遇车祸,都死了,线索一次次的断,你我都知道原因,可是要这么下去,谁还能信我们?”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这话问的梁文祥无言以对,他们这些人都是唱高调的高手,但是当真的遇到丁长生这样不是高调的高调质问时,他们也是很难回答出来个一二三四的。

    “邸坤成在湖州干的事情早已把湖州的政治生态破坏殆尽了,要是还不把他的事揪出来,后果很难想象湖州之前积累的那些成绩会在什么时候彻底消失,梁书记,一个一把手是个什么样的人,对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真的很重要,邸坤成不适合再在湖州待下去了,我在湖州干过多年,对那里有感情了,谁要是想保邸坤成,谁就把邸坤成弄走,别再祸害湖州了,老百姓意见很大”。丁长生说道。

    “这不是你考虑的事”。梁文祥终于说了一句话道。

    “是,这不是我考虑的事,但是他为了自己脱身,可谓是丧心病狂,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他老婆了吧,他老婆呢,死了,这叫啥,死无对证,他老婆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知道呢”。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的这番话让梁文祥吃了一惊,看向丁长生,问道:“你想说什么,再说一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