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02:到底怎么想的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从现在的材料来看,所有的材料都是指向甄绿竹的,甄绿竹是主要的操作者,但是没有邸坤成在背后为那些人服务,谁会这么傻给她送钱,商人也是人,是唯利是图的,既然肯舍得这笔钱,那就是这笔投入可以为他赚来百倍的利润,但是这件事好像甄绿竹是一个很关键的点,只要是甄绿竹死了,这件事就很难直接的再查到邸坤成身上,谁会这么狠,所以,甄绿竹死的是恰到好处”。丁长生说道。

    梁文祥的脸色很不好看,这已经不是邸坤成说的那么简单的犯错误的问题了,这里面涉及到了丧心病狂的杀人,这样的例子不是没有,官员杀妻,杀情.人,一旦那个狠劲上来,什么同床共枕的枕边人,都是容不得的,所以,梁文祥闻言才显的脸色很不好看。

    “有证据?”

    “我能有啥证据,我又不是公安局局长,所有关于甄绿竹被杀的材料都是被警察封存的,我看不到,我只是推测,这件事确实是没有证据”。丁长生实话实说道。

    “没有证据现在就不要乱说,你告诉可意的那件事我知道了,已经派人做防范了”。

    丁长生还不满意,接着说了一句:“当年,朱佩君可是在纪委逃走的,梁书记,我说句不好听的,这伙人能量不是一般的大,您可千万不要低估这些人”。

    梁文祥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丁长生明白,自己这么说他是不会听进去的,所以也就懒得说了。

    “我知道了,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梁文祥问道。

    “我?我能有什么打算?还是回去干活呗”。丁长生说道。

    “有没有兴趣来省里工作,这样离家近一点,省的你老丈人对你有意见”。梁文祥问道。

    丁长生心想,我老丈人对我才没意见呢,我看是你对我有意见,想要把我从湖州挪开,看来邸坤成这个案子还真是一波三折呢。

    “我无所谓,到哪里都是工作,只要是能干活,其他的对我来说都不是事”。丁长生说道。

    “嗯,那就好,我会考虑的,你先走吧”。梁文祥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挪动了一下脚步,还是想对梁文祥再说几句关于邸坤成的话,可是梁文祥早已低下了头开始忙他的工作了,丁长生想说没说出来。

    出了梁文祥所在的办公楼,本想离开回湖州呢,没想到在不远的停车坪上,一个女人开了车门,露出了一个头,朝着丁长生招招手,丁长生一看,那是梁可意,她来这里干嘛来了?

    “你怎么来了,我这就要回湖州,长话短说吧”。丁长生站在车门前,没有上车的意思。

    “上来说,你站这里算怎么回事,是要演戏给谁看吗?”梁可意不满的说道。

    丁长生无奈,拉开后面的车门坐了进去,而没有去另外一侧的副驾驶,坐在梁可意的后面,让她看不到自己是什么表情。

    梁可意也没说什么,直接启动了汽车,出了省委大院。

    “你想去哪?回湖州是吗?”

    “对,送我去车站吧,路上把该说的事说一下”。丁长生知道,梁可意不可能是没事来送自己的,肯定是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

    “好吧,你和我爸谈的怎么样?”

    “还行吧,怎么了?”

    “没什么,安靖来过我家里,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和说了很多话一样,我爸让我告诉你,他现在很困难,各方的势力都在中南省交织在一起了,但是他不能轻易的对你许诺什么,只是让我告诉你一句话,那就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梁可意说道。

    “什么意思,什么时候未到,要死多少人才是时候到了呢?”丁长生问道。

    面对丁长生的急赤白脸,梁可意居然没生气,接着说道:“他还说,你如果觉得在湖州为难,或者是不想在那里干下去了,随时可以出来,至于去哪里,你可以自己挑地方”。

    丁长生无语的坐在后面,看来梁文祥是真的不想现在就动,不然的话,为什么会让梁可意来劝自己离开呢,他自己说就算了,现在又让梁可意来劝自己,这样的事极其少见。

    “我哪里都不去,我就在湖州待着”。丁长生说道。

    “长生,你不要这么固执好不好,人生在世嘛,谁还没几件想办办不了的事,你没有吗,所以,我现在特理解我爸,处在他那个位置上,事情更难,各方面的关系更是需要协调,我说的你懂吗?”梁可意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懂了,谢谢你”。

    梁可意一脚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回头看向丁长生,丁长生看着窗外,根本就不理她。

    “我怎么就和你说不明白呢,不是不办,是现在没法办,各方面的关系,我爸也需要协调吧,不是像你想的的那么简单”。梁可意说道。

    丁长生回头看了她一眼,语气显得有气无力,说道:“你不需要再说了,我明白”。

    说完,丁长生推开车门下了车,也不管这是哪里,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扬长而去,他的情绪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梁可意没下车,眼睁睁看着丁长生离开了,不由的攥紧了拳头,一拳头砸在了方向盘上,虽然很疼,但是梁可意没有表现出来,尽管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笑话她。

    丁长生到了高铁站,买了回湖州的票,进了候车室候车,梁可意在路上耽误了一会,犹豫着到底该不该来追丁长生,等她下了决心来到车站时,恰好看到了丁长生拿着车票进站台的背影,梁可意那一刻可谓是心念巨灰。

    “他怎么说的?”梁可意没有去自己单位,而是去了梁文祥的办公室,一见面,梁文祥就问道。

    梁可意把自己的包扔在了沙发上,一屁.股坐下,说道:“看上去心灰意冷,什么都没说,半路下了车,自己坐车回湖州了,爸,这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不能给他透露点消息,我看他这次是真的受打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