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03:尴尬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不成熟”。这是梁文祥对丁长生的评价。

    “成熟?他还要怎么成熟,爸,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邸坤成就那么重要吗?”梁可意问道。

    “不是他重要,是他背后的人重要,前段时间仲枫阳刚刚来过,说的也是湖州的事,安如山就更不用说了,最关键的是现在不是时候,邸坤成对安如山来说也没那么重要,但是现在邸坤成不能出事,至少是现在不能出事,一旦安如山那边的事定了,就算是把邸坤成千刀万剐,安如山也没什么意见了,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梁文祥问道。

    “我明白管什么用,我怕丁长生不明白,到时候他再鼓捣出什么事来,现在不是什么渠道都能堵死的,更不是下个命令报纸新闻都不报道就没事的时代了,爸,你现实点好吧?”梁可意问道。

    梁文祥一愣,忽然想起来什么来似的,看着梁可意,说道:“你得给他打个电话,说说我的意思”。

    梁可意摇摇头,说道:“我不想再和他联系了,一看他那臭脸,我就想抽他”。

    “那就去抽他,他敢还手我替你教训他?”梁文祥笑着说道。

    梁可意白了他一眼,不吱声。

    “好了,你现在就联系他,说你要去湖州,然后好好和他谈谈,我对他还是很有倾向性的,这样吧,你告诉他,别在湖州干了,到省委来,我给他安排个位置,离家也近,好吧”。梁文祥说道。

    梁可意看了一眼梁文祥,打心眼里就讨厌这个建议,离家近,让他天天回家,和石梅贞卿卿我我,最让梁可意生气的是,他居然在和石梅贞做那事的时候接自己的电话,还让她叫给自己听,想起这事梁可意就气不打一处来。

    想想丁长生要多混蛋就有多混蛋,但是现在不能让丁长生生事,虽然梁可意十分不想他父亲为这事操心,她知道她父亲说的对,就在目前的利益纠葛时,一个不小心的处理,都可能给他父亲的仕途带来严重影响,所以,丁长生看到的只是一个邸坤成,可是梁文祥有他的格局,这个格局不是丁长生所能理解的。

    丁长生坐在高铁上,一路上都在想怎么继续下去这个案子,而且从京城出来的时候,李铁刚已经告诉他了,这个案子要放到省里去操作,也就是说,这一切的主动权都在梁文祥手里,他不想动,谁敢动?

    丁长生不知不觉间居然睡着了,等到列车员来查票的时候,才说道:“先生,你这票是到湖州的,前面是白山了,你去哪,需要补票”。

    “过了湖州了?”

    “嗯,刚刚广播过的,您看你是要到哪里下车,我帮您补票”。

    “那就到白山吧,唉,睡着了居然”。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出了站,发现自己居然想不起来去找谁,白山这地方自己很熟,可是现在又显得很陌生,坐上了出租车,司机问去哪,丁长生说道:“随便开吧,我想看看这几年白山的城市建设”。

    出租车穿行在城市的街道上,不知不觉间,丁长生仿佛记起来自己好像来过这一带。

    “师傅,在这里停下吧,我下车”。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下车后,看了看周围,这才明白自己到了哪里,这条路上自己来过,这是林春晓家所在的那条街道,丁长生看了看前面的大门,那里是林春晓小区的大门,丁长生踱步走了过去。

    现在已经到了下午,丁长生还没吃饭,走进了小区里,保安只是扫了他一眼,看他穿的人模狗样的,不像是个坏人,问都没问他就进去了。

    丁长生看了看手机,这个点林春晓不可能在家里,于是也没敲门,直接从门口的地垫底下拿了钥匙打开了家门,这是林春晓告诉他的,她说要给他一把家里的钥匙,但是丁长生心想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呢,要钥匙干嘛,所以就没要,但是林春晓告诉他,在门口地垫底下有个备用钥匙,有时候她时常会把钥匙忘在办公室里,就会用到备用钥匙。

    家里和自己走的时候差不多的摆设,丁长生进来之后看了看,没人在家里,门口的鞋也只是一双女士拖鞋,看来林市长平时也是不养男人的。

    丁长生感觉自己饿了,就从冰箱里拿出来一些吃的,自己在炉灶上开始做饭了,吃完之后感觉舒服多了,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等着林春晓回来。

    林春晓很晚才回来,在楼下就看到自己家里的灯亮着呢,林春晓叫了司机一起上来,但是刚刚推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丁长生,回头吩咐司机说自己女儿回来了,让他可以走了。

    “你怎么来了?”林春晓有些惊喜的问道。

    自从那一晚之后,丁长生留给她的全都是那一晚的记忆,有时候在办公室里也时常走神,她知道,自己的年纪大了,比不得丁长生的那些小女孩,所以,自从那一晚之后,她以为那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和丁长生这么亲密的接触了,丁长生再也不会回来,没想到他居然回来了。

    “想你了,就过来看看”。丁长生起身帮着林春晓脱下了外套,转身挂在衣服架上,回头一看,林春晓还在原地没动,看着他。

    丁长生走上前一步,林春晓此时却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

    “没,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林春晓说道。

    “是意外,还是惊喜?”丁长生问道。

    “嗯, 都有点,你是专门来找我的?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来了多久了?”林春晓问道。

    “下午就到了,我本来是从省城回湖州的,一觉睡到了白山,没办法,下车吧,想了想,不想回去,就到你这里来了,现在白山和我关系最好的,估计也就是你了”。丁长生说着,揽住了林春晓的腰,一起走向了沙发。

    当两人坐下后,林春晓又站了起来,去把茶具拿了出来,想给丁长生倒杯茶,但是手有些不听使唤,一个茶杯掉在了地上,现场显得有些尴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