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08:摊牌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邸坤成经历了几天心惊胆战的生活之后,但是这个随时砍下来的刀,居然没有音讯了,这让他感到很奇怪。

    “安少,你觉得这是好事吗,我怎么感觉后背发凉呢?”邸坤成和安靖见了个面,说道。

    “你放心,你的事,我们一直都没放弃,动用了各方面的力量在保你,你也是的,这么害怕干嘛,你为我们安家做了事,我们安家还能见死不救吗,你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们现在是两手准备,他们要是想搞你,你立刻就走人,他们要是买我们的面子,你还是回去干.你的市委书记,明白了吧,这一点你放心,我们心里有数”。安靖说道。

    邸坤成点点头,说道:“你说,这不是梁文祥的缓兵之计吧,万一我真的麻痹了,他们来个突然袭击怎么办?”

    “你把心放在肚子里,中南省委有什么动静,我这里是最先知道的,我把人都给你安排好了,当年朱佩君从中南省省纪委的手里都能跑出去,更何况现在还没到那一步呢,你说呢”。安靖再次给邸坤成吃了定心丸。

    邸坤成这下算是放心了不少,说道:“安少,我觉得我们在湖州的那些事该收敛的要收敛一下了,不然的话,我怕到时候会真的出问题,最关键的是,我怕给你们家惹来麻烦”。

    邸坤成自己现在也害怕了,他做过了什么事,做了哪些不该做的事,他自己心里明白的很,所以现在有机会和安靖见面,还是想劝告他,该收手的还是要收手吧。

    “我知道,这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让许家铭在办了,你不用担心这些破事,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另外,我得到消息,梁文祥可能明天会见你,和你谈谈,多承认自己的错误,然后回湖州,丁长生已经不再管这个案子的事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安靖说道。

    邸坤成点点头,看了看安靖,又看了看周围,小声说道:“安少,我觉得吧,丁长生这个家伙是个很危险的因素,我的意思是,如果能有机会……”

    邸坤成没说下去,但是安靖焉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其实要说对丁长生的恨,恐怕没有谁比安靖更加恨丁长生了,可是现在自己的大部分产业都在湖州,要是这个时候丁长生出了事,他死了还好说,要是死不了呢,岂不是惹来无穷的麻烦,丁长生这个人也是个厉害角色,所以,安靖一直都在忍,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迟早有忍不下去的那一天,而且安德鲁已经在暗中做这件事了,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而已。

    “那不是我们现在要考虑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你回去好好扮演你的角色,利用手中的权力,把我那些事都安排好,你的事已经在我们的调度中了,实在不行,你还是进京给我爸当助手吧”。安靖说道。

    “是是是,只要是能为安部长服务,我去哪里都行,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回去,养好了精神,明天见梁文祥”。邸坤成说道。

    安靖点点头,起身把邸坤成送到了门口,邸坤成下楼上车离开,后面也有车跟着离开了,那是梁文祥安排的人,但是这些人在邸坤成眼里都不算什么,他们没有胆子抓自己,只是监视而已,这说明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丁长生本来是想去安蕾那里的,但是没想到被一个电话叫了去,本来他是不想去的,可是看到了号码之后,不去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想了一路,还是觉得自己的心太软,有时候对自己的那些旧人还是放不下,尽管她可能背叛过自己。

    “外面冷了吧,快进来”。唐玲玲见丁长生在门外,立刻把他让了进来。

    “还行,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丁长生问道。

    唐玲玲一愣,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立刻就换了一副表情,显得楚楚可怜,说道:“你现在就那么讨厌我吗?”

    丁长生对这话无言以对,怎么说,不讨厌?还是讨厌,都不好解释,所以干脆不吱声,就算是沉默现在也会让唐玲玲心情紧张了。

    “我做了火锅底料,就我们两个人,在家里吃个火锅吧”。唐玲玲说道。

    丁长生洗了洗手,坐在了餐桌前,依旧是一言不发。

    “喝点啤酒还是白的?”

    “不喝酒了,还是边吃边说事吧,有些事还是清醒了比较容易认清现实,否则,喝了酒就迷糊了”。丁长生说道。

    不喝酒,唐玲玲感到一阵失望。

    “来,我帮你调料”。唐玲玲殷勤的帮丁长生做这做那,他好像是一个残废一样,什么都不干。

    “坐下吃饭吧,我自己能干,说吧,找我来,不是单单为了吃这顿火锅吧,还有什么事,一并说出来,我能解答的解答你,不能解答的呢,就只能是等着答案自己冒出来了”。丁长生说道。

    唐玲玲愣了一下,一边涮着锅里的羊肉,然后捞起来放到丁长生的碗里,一边说道:“邸坤成会是什么下场?”

    “你问我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明天就回来了,或许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丁长生说道。

    唐玲玲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点东西都没吃,她根本吃不下一点东西,因为自从邸坤成走了之后,她的心就一直悬着,现在湖州各种传言甚嚣尘上,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好像是亲眼看到一样,说是邸坤成已经被采取了措施。

    这几天唐玲玲想要给邸坤成打个电话,借着请示工作的机会,探听一下现在邸坤成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但是犹豫了很久都没敢拨出去这个电话,可是内心里又极为恐惧,不得不再次厚着脸皮找来丁长生问问情况。

    “长生,你能不给我打官腔吗,你知道的,我和邸坤成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在晋升副书记的时候去见过几次安如山,我真的和他们没多少联系,再说了,有邸坤成在白山,我能干啥呢?”唐玲玲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