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10:省里怎么想的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虽然这么说,但是也没挡着她上车,于是在丁长生上车后,唐晴晴也上了他的车,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

    “说吧,啥事”。丁长生看着她,问道,他猜到了这肯定是唐玲玲的主意。

    “我姑姑和你说啥了?你是不是不想帮忙?”唐晴晴问道。

    “那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你就不要参合了,再说了这事你也不懂,你参合啥?”丁长生说道。

    “我怎么不懂了,你告诉我我不就懂了,你别看不起人,我告诉你,我姑姑对我来说,就是我妈,你说她现在有事,我能不着急吗,你告诉我,需要我做什么,我做,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可以了吧,我姑姑说了,现在只有你能救她了”。唐晴晴说道。

    丁长生很想说,我现在也救不了她,但是看到唐晴晴那眼神,他又说出不来那个话,生怕这丫头在这里就发作起来,那自己就可真是摊上事了。

    “这样吧,现在家里呢,就她一个人,你先去看看她,别让她喝多了,你告诉她,她的事我会留意的,我保证”。丁长生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不帮他,我早晚还会找你的”。唐晴晴说道。

    丁长生只能是暂时答应,不然的话自己都可能走不了。

    丁长生开车离开了唐玲玲所在的小区,临走之前,丁长生还看了一眼楼上唐玲玲的家,他知道,自己再也不会来这里了,自己和唐玲玲的关系也可能就到此为止了。

    丁长生不想在湖州待下去了,至少目前是这样,所以,当第二天到了办公室之后,给安蕾和几个主要科室的人开了个会,说自己可能要出去考察一段时间,如果得到批准的话。

    让他们各司其职,不要乱了套,当然,自己能不能出去,还得去找梁文祥汇报一下,虽然从人事关系上来说,梁文祥不管他,但是他的身份特殊,必须要向梁文祥报告一声,否则,将来有些事不好说。

    话没说完,丁长生的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薛桂昌打来的电话,丁长生示意了一下,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接电话。

    “喂,薛市长,我在院里呢,找我有事?”丁长生问道。

    “长生,你现在要是没事的话,到我这里来一趟吧,我找你商量点事”。薛桂昌说道。

    “什么事啊,这么着急?”丁长生问道。

    “有点事,我在办公室里等你,等你来了再说吧”。薛桂昌说道。

    “好,我这就过去”。丁长生说道。

    挂了电话,丁长生想了想薛桂昌找自己会有什么事,但是想来想去也没个目标,只能是见了面再说了。

    丁长生安排好院里的事就去了市政府,薛桂昌正在他的办公室里等着丁长生呢。

    “薛市长,到底什么事啊,这么着急”。丁长生问道。

    “坐下,老弟,来坐下说”。薛桂昌拉着丁长生的手坐在了沙发上。

    丁长生被搞的一愣一愣的,问道:“到底啥事啊,这……”

    “我听到消息了,邸坤成没有问题了,这是真的吗?”薛桂昌问道。

    丁长生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个结果这么快就出来了,让丁长生感觉到有些意外。

    “这我不清楚,你听谁说的?”丁长生问道。

    “这还用听谁说的吗,我是从省里下来的,省里还是有些朋友的,你说我这消息还能假的了,我就不明白了,省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去北京的事下面都知道了,甚至你拿到了什么材料,外面传的也是有鼻子有眼的,我不问那些东西,我也知道,那对邸坤成不是什么好事,可是怎么就没能把他扳倒呢?”薛桂昌有些急了。

    “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我还是从你这里听说的呢,你怎么不去找梁文祥书记问问?”丁长生开玩笑道。

    “你说对了,我正要去省里呢”。

    “真的?那好,我和你一起去,我也要去省里一趟”。丁长生说道。

    “你也去省里?你去干嘛?”

    “我也想找梁书记请个假,国内待烦了,想去国外呆几天,怎么着也得找梁书记批准吧,所以,我们一路啊,要不一起走?”丁长生问道。

    “可以啊,坐你的车还是我的车?最好是咱们俩一辆车走,开车,路上咱们再说会话”。薛桂昌说道。

    丁长生哪能让薛桂昌开车,再说了,丁长生也信不过他的技术,于是丁长生开车,薛桂昌的车跟在后面,上路出发了。

    “长生,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着急吗?”薛桂昌问道。

    “不知道,我只干了我自己的事,其他的事我都没时间考虑,薛市长,你这次去找梁书记,打算怎么说?”丁长生问道。

    “还能怎么说?实话实说呗,这么多的证据材料都不能把这个人扳倒,他们想干什么,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吧,还讲不讲法律和党纪了?”薛桂昌还是很生气的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别,我也是这么说的,但是梁书记把我骂了一顿”。

    “什么意思?”薛桂昌问道。

    丁长生还是挺替薛桂昌考虑的,说道:“领导的想法咱不懂,但是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不是明摆着说领导不懂法律,或者是枉法包庇吗?所以,那这样的话,你不是找不好看吗,我知道你和梁文祥书记关系匪浅,但是领导听了肯定不高兴啊,我知道你们熟,但是这样的事情,领导还是有些介意的,你说我说的有道理吧?”

    薛桂昌点点头,说道:“你这样提醒我倒是很及时,我真的是不明白为什么邸坤成还能逃过这一劫,实在是想不明白”。

    “这里面肯定是有勾兑的,这是明摆着的事,这不用考虑,这是一定的,但是我们要装作不知道,你最该讲的不是邸坤成怎么样,而是湖州的经济怎么样,今年湖州的经济发展会不会倒退,这才是你该向梁书记汇报的,别怪我没提醒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丁长生说道。

    薛桂昌在后面久久不语,他着急是因为他看到了自己接任书记的希望,但是这个机会好像正在慢慢消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