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11:翻脸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但是有些事是看破不说破,都说出来就没什么意思了,所以,此时的丁长生只是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他,没吱声。

    “那你说我来这一趟的意义在哪里呢?”薛桂昌像是在问丁长生,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道。

    “领导是怎么想的,那是一回事,但是你不说,那是另外一回事,既然现在你也知道邸坤成回来是必然的事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怎么配合领导唱好剩下的戏了”。丁长生说道。

    薛桂昌不是傻子,用不着丁长生教他怎么做,所以,丁长生也就是在自说自话而已,薛桂昌自然有他自己的考虑,他问丁长生不过是排解一下自己内心的苦闷而已,他在梁文祥身边伺候了那么久,还能不知道梁文祥的脾气?

    “长生,看不出来嘛,你现在比以前可是成熟多了”。薛桂昌说道。

    “你可拉倒吧,就在前几天,梁书记对我的评价是不成熟,你现在又说我成熟,你们俩到底谁说的对?”丁长生开玩笑道。

    “哦?因为什么事?”薛桂昌问道。

    “还不是因为我对邸坤成的案子多说了几句,所以,你要吸取教训,这事还是别提了,他现在最烦的就是这件事,否则的话,也不至于烦我了”。丁长生说道。

    “可是我听说梁可意来过湖州,找你的,对吧?”薛桂昌问道。

    丁长生呵呵一笑,说道:“领导就是领导,什么事也逃不过你的眼睛,是,来找过我,说了一些警告我的话,就走了,我算是把他们爷俩彻底得罪了,我在中南省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你可拉倒吧,我怎么听说不是这样呢”。薛桂昌说道。

    “你说是哪样?”丁长生反问道。

    “这我说不好,反正肯定不是你说的这样,你这也太悲观了,别以为我不了解梁可意,那丫头的心思鬼着呢,你可要小心点”。薛桂昌说道。

    “她鬼她的,我做我的事,她还能把我怎么样?”丁长生说道。

    “我是说,你要和梁可意保持一点距离,你不是单身,你是有家室的人,这一点梁书记是很忌讳的,你不要和梁可意保持一种不清不楚的关系,那样的话,很可能会惹得梁书记不高兴,到时候你就麻烦了”。薛桂昌说道。

    “我知道,我从来没有因为工作之外的事情找过梁可意,都是工作上的,而且基本还是梁可意找我,我都没怎么找过她,所以,你说我算是够小心了吧”。丁长生说道。

    薛桂昌笑而不语,车到了省委大院,丁长生和薛桂昌一起去了梁文祥的办公室,但是在办公室里,丁长生却没有先得到接见,梁文祥先见的是薛桂昌。

    丁长生百无聊赖的等在外面,想起刚刚薛桂昌对自己的警告,丁长生还是给梁可意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在她爸爸这里呢,而且明白告诉她,自己是来请假出国的。

    “你什么意思,就这么打算不干了?”梁可意问道。

    “不是不干了,是不敢在湖州干了,我出去躲几天,反正我在湖州的任务基本完成了,但是事情发生了变化,搞的我现在在湖州很危险,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所以,我出去躲躲,等到湖州的事有转机了我再回来”。丁长生说道。

    “你这是逃兵的行为”。梁可意说道。

    “你说对了,不过也说错了,你忘了伟人说的那句话了,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就是这么干,不然的话,我要是在湖州继续呆着,他们估计会把我吃了,所以,我还是先出去躲躲吧”。丁长生说道。

    “别来这一套,你请假也不会有结果的,趁早别丢那个脸,你这个时候走了,你让我爸的脸往哪搁?”梁可意问道。

    “你说错了,我要是不走,你爸的脸才没地方搁呢”。丁长生笑道。

    薛桂昌出来的时候,丁长生想要问问情况怎么样,但是没想到薛桂昌的脸色异常的难堪,看到丁长生询问的目光,只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丁长生进了梁文祥的办公室后,发现梁文祥的脸色也不是太好,难道和薛桂昌吵架了,不应该啊,薛桂昌是老办公室了,还能不知道老板的难处,但是为什么这俩个人的脸色都这么难看呢?

    “来了,坐吧,你有什么事?”梁文祥声音低沉,丁长生感觉到今天自己的请假之路应该不是很好走,所以,试探着坐下后,看着梁文祥。

    “嗯,这段时间有点累,我想请一段时间假期,出国一趟”。丁长生说道。

    梁文祥闻言抬头看向丁长生,问道:“你想出去?不行”。

    没问为什么,也没有商量的余地,直接回绝了,丁长生一愣,至少也该问问自己为什么吧?

    “梁书记,我……”

    “你不用给我任何解释,不行,现在出去不可能,现在是什么时候,别想了,没这个可能,你老老实实在湖州给我呆着,有什么事好及时应变,别想着推卸责任”。梁文祥说道。

    “可是我在湖州没什么作用了,我和薛桂昌市长一起来的,一路上他的担心都和我说了,湖州的经济发展今年不进反退,又是一个倒退之年,他心里着急,我也跟着着急,前几天去白山,白山发展的是如火如荼,湖州今年就要被白山超越,这是一定的,所以,一把手是个什么吊样子直接关系到一个地市的经济发展,邸坤成现在再次回去,湖州的干部们会怎么想,他们肯定会想,这里面还有点真事吗?”丁长生一口气说完了,虽然梁可意向梁文祥说了丁长生的意思,但是丁长生一直都是不吐不快。

    “你这是在教我怎么做领导吗?”梁文祥冷冷的说道。

    丁长生不敢吱声了,领导翻脸那是很可怕的,丁长生和梁文祥还没熟到可以翻脸也没事的地步,所以,领导生气了,丁长生自然也就闭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