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12:火气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梁书记,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说……”

    “什么也不要说了,你回去好好上班,别没事找事,关于湖州班子的安排,那是省里的事情,你操什么闲心,回去好好上你的班,坚守岗位,再想着这事那事的,不愿意干.你就辞职,这样就可以一劳永逸了,爱去哪去哪”。梁文祥语气之严厉,让丁长生始料未及。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好吧,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丁长生,你要记住,在体制内,只有领导与被领导,别想着倒过来,成什么样子?”梁文祥问道。

    丁长生没吱声,默默站起来,梁文祥的话说的再明白不过了,所以不需要再赘述,丁长生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找不自在了,这事还真是让梁可意猜到了,不愧是爷俩。

    丁长生走了之后,梁文祥拿起电话打给了梁可意。

    “喂,爸,你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要我说,他现在出去躲躲也是好事,你为什么非要他留下,又有什么企图?我可告诉你,丁长生可是石爱国的女婿,你不要胡来,到时候搞的不好收场,那样我这老脸往哪搁?”梁文祥问道。

    “我知道,你怎么这么想你女儿呢,我是那样破坏别人家庭的人吗,再说了,这件事你都说了好几遍了,我又不是小孩,还能不懂这个,好了,不说了,他现在怎么样?在哪呢?”

    “我哪知道,他走了,不知道去哪了,别再招惹他,我看哪,他现在还是不堪用,还是太意气用事了,还需要磨练,这件事现在不好说了,回去再说吧”。梁文祥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教训他的,就这样吧,回去再说”。梁可意说完就挂了电话。

    梁文祥看着手里的电话,愣了一会神,叹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丫头,千万不要给我惹出来什么麻烦啊,这个丁长生,还真是应该把他赶出去”。

    丁长生非常郁闷的走出了小楼,走向了自己的汽车,和自己的车停在一起的是薛桂昌的车,他还没走,见丁长生出来了,向他招了招手,丁长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司机则是开了车门下车抽烟了。

    “你怎么样?”薛桂昌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我现在是越来越不知道这领导是怎么想的了,好像哪哪都是错的,实在是难以琢磨,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上来就把我给干了一顿,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了,你说这事弄的”。

    “你是没法接,我是去了一句话没说,看来我是来错了,他也知道我来的意思,所以,基本都是在训我,然后我说了一下今年的湖州的经济发展,居然把所有的火都撒到了我的身上,我真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薛桂昌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看来我们是真的来错了……”

    丁长生话音未落,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梁可意打来的,丁长生无奈的朝着薛桂昌伸了伸手机,说道:“你看,这个第一千金又在找我,他们爷俩就是这样,梁书记负责唱黑脸,梁可意负责唱白脸,我也不知道这俩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真的是很无奈,还不如给我个痛快呢”。

    薛桂昌笑笑,表示理解,示意丁长生先接电话。

    丁长生也没出去,直接就接了电话。

    “喂,有什么事吗,梁大小姐”。丁长生问道。

    “我在梁冰这里,你现在出来了吗,过来吧,我找你有事说”。梁可意说道。

    “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说呗,非要见面说吗?”丁长生问道。

    “对,非要见面说,你过不过来?”梁可意问道。

    丁长生为难的说道:“那也行,不过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省的你又怀疑我这那的,让人挺为难的”。

    丁长生不忘将她一军,曾经,梁可意因为丁长生和梁冰在茶室里嬉笑而恼火,所以,丁长生这次逮着机会还不得扳回来这一局。

    “丁长生,我这是给你脸了是吧?”梁可意问道。

    丁长生不想当着薛桂昌的面和梁可意再腻味下去,所以就点点头,说道:“好好,别说了,我这就过去”。

    梁可意那边听了连个再见都没说直接就挂掉了电话,薛桂昌同情的看着他,笑笑,说道:“老弟,不是我提醒你,你还是要注意点,这里是省城,我记得你老婆孩子都在省城吧,还是小心点为好,否则,到时候真的闹出什么笑话来,丢人的是梁书记,到时候你觉得你能善了吗?”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知道,这个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我是男人,男人不想就范,女人还能怎么勉强你?”

    丁长生说这话时脸上的笑容很诡异,但是看在薛桂昌的眼里,那就是不知死活,对于丁长生这种和梁可意暧.昧不断的行为,薛桂昌就认为他是在找死。

    薛桂昌说道:“好吧,就这样了,你先去吧,我还要赶回去,这次是真的不该来,据说邸坤成已经到湖州了,我们俩却出现在这里,实在是不合时宜,我要回去继续收拾烂摊子了,你也保重”。

    丁长生笑笑,说道:“好,保重,回去找你喝酒”。

    丁长生很快就来到了梁冰的茶室,梁可意正在楼上的茶室里和梁冰对饮,梁冰在教梁可意茶道。

    “这东西还真是够复杂的”。梁可意说道。

    “可不嘛,你学这玩意干嘛,难道是想表演给他看吗?”梁冰问道。

    “谁啊?”

    “还能有谁,你约了谁啊?”梁冰坏坏的说道。

    “我是那种靠这玩意取悦人的吗,再说了,丁长生有这么大的魅力吗,我只是最近火气大,想学点东西,把自己的火气降一降,让自己的心静下来”。梁可意说道。

    “是吗,那为什么心不静呢,是心里有事吧,我就想知道,你因为啥事心里不静,是不是还是因为丁长生,我可告诉你,他可是有妇之夫,别乱来”。梁冰说道。

    “行了吧,你也是这么说,为什么我和他交往,你们都要提醒我这件事呢?”梁可意不悦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