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18:没说别的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的事我不会再管了,将来就算是有事,我也会申请回避,你我的关系也就到这里了,以前的事就算是一场梦吧,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没办法,现实就是这样,我不想违背自己的内心,你呢,也不想放弃自己的机会,这就是我们不能达成一致的地方吧”。丁长生说道。

    说完,丁长生站起来就要走。

    唐玲玲没有阻止他,只是说道:“这对我来说,是不公平的,你该听我解释一下吧”。

    “你已经解释的够多了,还能解释出来花吗?”丁长生问道。

    “不是我想为自己辩解,顾晓萌的父亲是我的仕途导师,也是你的干爹,当初他去世的时候,我一直很伤心,可能这个世界上没人知道,其实我一直都在暗暗的喜欢他,既然你今天把事情说的这么绝情,那我也不妨绝情一次”。唐玲玲说道。

    “什么?”丁长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刚刚唐玲玲的解释是他没有想到的。

    “很吃惊是吧?我也是,当时我还是一个区里的小办事员的时候,顾部长去了我们单位,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顾部长当面表扬了我,事后,我的职位就一再的上升,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每一步都有他的影子在影响,所以,我这一辈子都在感激中度过,我没有结婚,没有孩子,因为他在我的心里有无法撼动的地位,直到你的出现”。唐玲玲继续说道。

    丁长生这次算是彻底懵逼,但是他现在早已不是那种喜怒形于色的人,他在极力的忍耐着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带来的震惊,所以,当唐玲玲说这些话的时候,他都在极力的忍耐着。

    “你的出现,让我看到了一线希望,可惜的是,我对你来说也不过是众多情.人中的一个,而你是他的干儿子这一点,让我有那么一丝窃喜,我想接近他,可是不知道从哪里接近,他是那么的正直,从来没有想着背叛自己的家庭和妻子,所以,对我来说,我也只能是远远的看着,对,只能是远远的看着,唯一能接近他的时候也就是汇报工作,可是也不可能天天汇报工作吧,你是最好的媒介,直到后来,他去世了,我哭了好几天,没人知道我心里当时怎么想的,你那时候很难过,我比你更难过”。唐玲玲说道。

    丁长生趁着她组织语言的时候,淡淡的说道:“原来我一直都是被利用的那个人,也好,我的内疚就少多了”。

    “不是少多了,你是该一点都没有才对,我是在利用你,你还有什么可内疚的?顾部长是怎么死的,那些人又是怎么对付他的,我都明白,所以,从那时候起,我就下决心一定要往上爬,不惜代价的往上爬,掌握最大的权力,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顾部长想做的事很多都没做,我替他做”。唐玲玲说道。

    “我看你是走火入魔了”。丁长生沉声说道。

    “是,我走火入魔了,但是你想过没有,顾部长不在了,石书记也走了,我要是没有自己的渠道,我怎么能在这湖州官场待下去,你想过没有,我所依赖的人都走了,也包括你,你们走的走,死的死,我怎么活下去,这是我最大的问题,所以,我必须为自己着想,这不过分吧?”唐玲玲问道。

    丁长生无言以对,他不敢说唐玲玲是错的,这些事很难说谁对谁错,反正事情摆在那里了,你怎么想,怎么处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一个人所要的东西不同,选择自然也就不同,这就是丁长生想说的。

    丁长生走后,唐玲玲在咖啡厅里坐了一会,然后起身上了楼,唐晴晴还在酒店房间里。

    当唐玲玲走进去之后,唐晴晴抱住她痛哭不已。

    唐玲玲一句话不说,只是拍打着唐晴晴的后背以示安慰,除了这样,她什么都做不了。

    “姑姑,我怕,要是他知道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唐晴晴问道。

    唐晴晴口中的‘他’就是她的男人,也就是她的老公。

    “我很害怕”。

    “不要怕,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和他离婚吧,你从现在开始,就帮我缠着丁长生,他对我们有大用处,这一晚,你不能白陪他,明白吗?”

    “可是?”唐晴晴想要争辩一下,可是看到唐玲玲的目光,声音就小了。

    “我们唐家就靠我撑着,我要是倒了,被抓了,或者是坐牢了,我们唐家就完了,我为了唐家做了多少事,你为唐家做这点事都不行吗?”唐玲玲问道。

    这话一出,唐晴晴自然是不敢出声了。

    “要是他不同意离婚,我会找他谈的,让他明白是我的意思”。唐玲玲说道。

    从小到大,唐晴晴的大部分事情都是唐玲玲在做主,尤其是唐晴晴长大以后学习和工作,毫不夸张的说,唐玲玲比唐晴晴的父母还能做唐晴晴的主。

    “他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和其他的男人有什么关系,所以,你离婚之后,就去找他,把自己的意思告诉她,昨晚是不是也没采取什么措施?”唐玲玲问道。

    “嗯……”唐晴晴有些羞涩的低头答道。

    “那就不用采取什么措施了,你要是真的有了他的孩子,那就更好办了,记住我说的话,我们唐家,将来可能就真的要靠他了”。唐玲玲说道。

    “他还没你的官大呢,怎么可能呢?”唐晴晴问道。

    “信不信由你,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唐玲玲说道。

    唐玲玲的话对她来说就是圣旨和最后的决定,所以,既然是唐玲玲这么说,那还能有错吗,所以她不敢再说别的,只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唐玲玲的要求。

    丁长生没去别的地方,直接回到了单位,安蕾看到丁长生回来了,立刻去了他的办公室。

    “有什么要紧的事吗?”丁长生问道。

    “江天荷回来了,现在在家里待着呢,给办公室打过一个电话,也没说别的,就是问问你在不在院里”。安蕾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