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19:检察监督权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没说其他的?”丁长生问道。

    “没有,就是问问你在院里吗,我说你出去了,现在不在单位,让她给你打手机,她没联系你吗?”安蕾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这事待会再说,你把殷静给我叫来,我有事找她”。

    安蕾答应一声出去了,丁长生倒是没想到江天荷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还真的能回来,说实话,丁长生劝她去自首说明问题时,真的没想到她能回来,他只是想着等过段时间要是判的时候,他能去找人说说情,少判一点,没想到她还能回来。

    “丁检,您找我?”殷静敲了敲门进了丁长生的办公室,问道。

    “嗯,市公安局有个案子,你开个手续,派人去监督这个案子的所有审讯,就说是我说的,如果他们不答应,报告给我,我亲自去”。

    “谁,谁的案子啊?”殷静诧异的问道,检察院很少做出这种决定,所以殷静感到很诧异。

    “是一个叫秦元飞的案子,是我们的一个重要证人,去监督这个案子的所有提审,防备刑讯逼供,不能疲劳审讯,明白吗?”丁长生问道。

    “我明白了,马上就去”。殷静拿出笔来记住了这个案子的当事人,然后出去了。

    丁长生拿起桌子上的电话,试了几次,想要给江天荷打个电话,但是没想好说什么,最后想了想,还是给她打了过去。

    “喂,丁检……”

    “回来了,上面怎么说的?”丁长生问道。

    “嗯,暂时让我回来了,有些问题还没查清楚,应该会很快查清楚吧,我不知道,反正是先让我回来了,谢谢你”。江天荷说道。

    “不用,这都是应该做的,有些事,还是早作准备为好,我这几天有些忙,改天去看你,你在家里先休息一下,等到处理结果出来了再说,好吧?”丁长生问道。

    “好,谢谢丁检关心,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会在家里老老实实呆着,哪里都不会去的,对了,在我回来之前,省纪委的何峰主任要我给你带句话,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江天荷说道。

    “何峰?他说什么?”丁长生问道。

    “他说,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让你凡事不要太认真了,没好处”。江天荷说完就没再吱声,她在电话里明显听到了丁长生的呼吸有些急.促,她不是不明白,这是多么明显的威胁,她要是连这都听不明白,她这些年的办公室主任就白干了。

    “好,我知道了,就这一句话吗?”丁长生问道。

    “对,就这么一句话,丁检,你没事吧?”江天荷问道。

    “没事,谢谢,我知道了,我会和他联系的,你休息吧,我改天去看你”。丁长生说道。

    “好,谢谢丁检,那我挂了”。

    挂了电话,丁长生脸色黑的吓人,这个时候安蕾走了进来,看到了丁长生的脸色,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进来,还是该出去。

    就那么站在那里,直到丁长生醒悟过来,这才看向她,问道:“什么事?”

    安蕾没说什么事,而是走到他的身边,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问道:“出什么事了,你的脸色刚刚好吓人,是不是什么事不顺利?”

    “没有,你不要瞎想,我现在很好,你要是有事就去忙,没事的话好好把检察院的事给我处理好,少让我.操心就好了”。丁长生说道。

    “怎么,你想当甩手掌柜的,你可是检察院的检察长,不能什么都不管吧?”安蕾说道。

    “有你我放心,大事给我打电话请示,其他小事你可以看着办,江天荷以前不是这样吗,你要给我守住门,不要让下面的人坑了,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回报了”。丁长生说道。

    安蕾笑笑,没说话,朝他笑笑,这个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接听,打电话来的是殷静。

    “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进?”丁长生问道。

    “他们说没这么干过,不知道这里面流程怎么办?”殷静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在看守所等我,对了,你的手续都办好了吗?还有什么遗漏的吗?”丁长生问道。

    “没有,所有的手续都带来了,很齐全,要不,您再问问安主任,她是老检察了,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我这就把带的材料发她手机上”。殷静问道。

    “好,你发吧,我等着,她就在我办公室呢”。丁长生说完,挂了电话。

    “什么意思?”安蕾问道。

    丁长生简单说了一下,安蕾拿出手机,一会的功夫,殷静把自己带的材料都给安蕾发了过来,安蕾看了一遍,抬头看向丁长生,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行使监督权”。丁长生微笑着说道。

    “这些材料是够了,但是我们一直都没行使过这个权力,所以,他们不懂也正常”。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把这个监督权发挥到极致,监督他们的一举一动,不能老是这么被动,你把材料法条给我找出来,我这就过去,看来这第一关还是要我自己亲自闯”。丁长生说道。

    “你别乱来”。安蕾担心的问道。

    “你放心吧,我是那种乱来的人吗?”丁长生站起来紧了紧自己的衣领,在他出门时候,安蕾递过来基本材料说明,司机开车直奔看守所,丁长生在路上了解了一下这些法律条文。

    要是和流.氓讲法律,他们不会认,他们只认拳头,但是和法律流.氓打交道,就得时刻准备着拳头和法条,丁长生倒是想看看陈汉秋管理下的市局到底是个什么尿性。

    丁长生的车一路鸣笛到了看守所的外围,此刻在里面看守所办公室的二楼上,陈汉秋正在看着堵在门口的检察院的车,得意的和看守所的所长聊着天。

    “公检法,公检法,公安局在前面,检察院排第二,法院是最怂的,我倒是想看看这湖州检察院是不是比其他地方的检察院牛逼一些,好了,大领导来了,我靠,这一路警笛,很吊啊”。陈汉秋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