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20:借一步说话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下了车,从他下车的那一瞬间开始,他就是现场的焦点,尤其是检察院的人,看到自己老大来了,他们都在等着出一口气呢,不能认怂吧。

    “丁检,你怎么亲自来了,要不我们改天,或者是和政法委那边协调一下?”殷静问道。

    丁长生站住脚步,低声说道:“那个人已经被他们抓进去二十四小时了,要是再不插手,是死是活真的不好说,这个也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证人,要是死了,我们前面做的很多事都白做了,你带好材料,跟在我后面,走吧”。

    “可是,你看他们……”

    “没事,看守所也得讲法律吧”。丁长生笑笑,说道。

    丁长生走到了最前面,那里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扛着枪的武警战士,一个是警察,手里没枪,但是看起来像是发号施令的地方。

    丁长生没理他,直接冲着那个武警战士走了过去,然后一伸手,把武警战士拉到了一边,开始时,武警战士很抗拒,还要反抗,丁长生及时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证明自己的身份。

    “我是市检察院反贪局的局长,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有公务和这些人谈,但是这些人呢,有些不懂法律,所以我来给他们上上课,你不要管这些事,这是公安局和检察院的事情,和你们武警没关系,明白我说的意思吧?”丁长生问道。

    武警战士看了看丁长生的工作证,没吱声,丁长生就当他是默认了,越过了武警战士刚刚待过的地方,那个穿警察制服的人想要拦住丁长生,但是被丁长生推到了一边,丁长生进了看守所的门卫室。

    丁长生看了看里面还有两个警察,说道:“我是市检察院的,你们谁是这里的负责人,我想和他谈谈,其他人出去回避一下”。

    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走了出去,剩下的那个人点了一支烟,看着丁长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问道:“谈什么,我是这里的副所长,说吧,谈什么?”

    丁长生看看门外,说道:“是你让他们拦住我的人进来的吗?”

    “对,是我,我也是受了领导的指示,你们来监督什么呀?这里有什么可监督的?”那人毫不在乎的问道。

    丁长生抬头看了看墙上的四角,有两个摄像头可以把这里全部都拍到,丁长生朝外面伸了伸手,把殷静叫了进去。

    “丁检,什么事?”

    “把这个人记下来,回头告诉反贪局,查一查他,看看有没有渎职之类的地方,一切都按照程序办事,每一道程序都走完”。丁长生看着这个所谓的副所长,说道。

    丁长生说完这些话,这家伙坐不住了,说道:“你凭什么?”

    “凭什么?有人举报你收受犯罪嫌疑人家属的贿赂,替他们往里面带东西,还安排家属和犯罪嫌疑人见面,有没有我们也不知道,但是要查一查的吧”。丁长生说道。

    “这些都是胡扯,我没做过,你别诬赖好人”。这家伙站起来指着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很不在乎的看了看桌子上,有一本刑法司法考试的书,看来是这里的警察或者是武警战士在看,准备考司法考试呢。

    他拿起来看了看,下面是一本民法,也是够厚的,丁长生拿起来翻了翻,忽然一挥手,刑法和民法这两本书分别飞向了两个墙角的摄像头,没有被打坏,但是被打歪了。

    丁长生没说话,上前一步,反锁了保卫室的门。

    外面的人看到了这一幕,想要进来,可是门被反锁了。

    丁长生回头看了一眼殷静,说道:“给他看手续,看看哪里不合适,让他找出来,找不出来哪里不合适,三天之内扒了他的皮,让他滚蛋”。

    副所长看着丁长生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都不知道怎么反驳了。

    殷静要把材料交给副所长时,被丁长生半路接过去了,结果不是让他看,而是劈头盖脸的砸在了这家伙的头上,材料散落一地,吓的殷静尖叫了一声。

    “马勒戈壁的,你是法盲吧,你是怎么当上这个副所长的,找的谁的关系……”丁长生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里的刑事诉讼法劈头盖脸的扇着这人的脸和头。

    外面的警察都看着这一幕,都想进来帮忙,可是门卫室太安全了,结实的从外面根本进不来。

    这家伙还想反抗,被丁长生一个耳光打的有些懵,紧接着又是一个耳刮子,差点被扇的转个圈,殷静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看的是目瞪口呆,躲在门后的角落里抱着双臂,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来,给我读读这几条法律,看看检察院是不是有监督权,先读十遍”。丁长生坐在椅子上,点了一支烟,看着这家伙晕乎乎的样子。

    就在这家伙按照丁长生的要求读刑事诉讼法时,门外的人渐渐散开了,陈汉秋和看守所的所长出现在窗户处。丁长生叼着烟卷,也只是看了一眼外面,当然是看到了陈汉秋了,可是他装作没看到,继续看着屋里这个副所长读刑事诉讼法那几条关于检察监督权的法律条文。

    无论外面怎么叫门,丁长生都等着他把这些条文念了十遍之后才算完。

    “记住了吗,检察院是不是有监督审讯的权力?”丁长生问道。

    “是,有,丁检,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你就饶了我吧,这都是我们所长叫我这么做的,我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再说了,我也没做什么违规违纪的事……”

    “你做没做你心里有数,等到反贪局查了之后再说”。丁长生说完不再理会他,起身开了门,殷静站在他的后面,丁长生慢慢踱步出了保卫室,外面的人慢慢向后退。

    “陈局长也在,真是巧了,你也是来审讯的吗?什么案子还要市局的局长亲自来?”丁长生笑笑,问道。

    陈汉秋的脸色很不好看,朝着丁长生招了招手,示意丁长生借一步说话,丁长生也乐意卖他一个人情,走了过去,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办公楼前的篮球场上,那里是武警战士训练和打篮球的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