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22:公共产品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这是丁长生惯用的伎俩,要想让手下为你死心塌地的卖命,你就得先把手下的家里事都解决了,谁出来工作不是为了家里人生活的好,纯粹为事业献身不计较个人得失的人还是少数,所以丁长生这招屡试不爽。

    果然,还没帮她办事呢,能得到领导这么问一下,殷静就感觉自己心里一下子温暖了许多。

    “谢谢丁检,这事您还记着呢,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殷静说道。

    “什么都不用说,回去后把今天那个副所长的事给反贪局的同事说一下,让他们查一查那个人,妈的,敢跟我们过不去,有权力干嘛不用,查他,凡是和我们过不去的人,都要让他们长长记性”。丁长生吩咐道。

    丁长生的脑子换换的太快,思维的跳跃太厉害,殷静有些不适应,刚刚还在谈着自己家里的事,这下一句话就换成了报复性反贪了。

    “好,我知道了”。殷静说道。

    一会的功夫,丁长生和殷静都听到了走廊里传来了铁器摩.擦地面的声音,丁长生和殷静都停止了说话,看向铁栅栏对面的审讯室门口,这种审讯室是一间房子两个门,里面一个门,是供犯罪嫌疑人出入的,外面这个门是供审讯人员和会见律师出入的,中间是一个无法打开的铁栅栏。

    这是为了把审讯人员和犯罪嫌疑人分开,避免刑讯逼供,可是真正的刑讯逼供是不会在这里实行的,都是打完了再拉到这里来,头上有实时录像,所以,你看到的都是很文明的审讯,其实早在一旁打完了,然后送到这里来录个口供而已。

    丁长生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了秦元飞时还是吓了一跳,脸上被打的肿的老高,眼睛眯着一条缝,嘴角还有血渍没擦干净,不但是带着手铐,还带着脚镣,丁长生大皱眉头。

    于是等到秦元飞坐下后,丁长生问那个警察:“他的罪名是什么?”

    “这个,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去问问你们领导,问问他们,什么样的罪名,什么样的犯罪嫌疑人要带脚镣,去问问,快点”。丁长生有些生气的问道。

    “不妨事,没事……”秦元飞摇着头,艰难的说道。

    “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昨天在省城,听到柯子华给我消息,立刻就回来了,没想到你还是被他们修理了”。丁长生说完拿出烟卷,一共点了两根,点着后,隔着铁栅栏递给了秦元飞一根,说道。

    “没事,我的身体还能盯的住,我什么都没说,他们有本事就把我打死,反正我知道,我死了肯定不会白死,对吧,丁检”。秦元飞隔着栅栏,忽然努力睁大了眼睛,问道。

    “你放心,谁都不会白死,当然了,我绝不会让你死,从现在开始,检察院进驻看守所,专门盯着你这个案子,审讯的每一步都会有检察院的人在场,行使监督权,像昨天这事,便不会在发生了”。丁长生说道。

    秦元飞点点头,说道:“这位女检察官可以出去一下吗,我和丁检有些事要说”。

    殷静看了看丁长生,丁长生点点头,出去了,并且顺手关上了门。

    丁长生看着秦元飞,问道:“什么事,还要回避?”

    “昨天我差点就招了,全凭一口气顶着”。秦元飞叹口气说道。

    “没事,材料都递到省纪委和中纪委了,就看上面是怎么处理了”。丁长生说道。

    “但是昨天审讯我的时候,陈汉秋在场,要不是他在场,我就真的跪了”。秦元飞说道。

    “什么意思?他帮你了?”丁长生问道。

    秦元飞摇摇头,说道:“怎么可能,前天我回去了一趟,赵君平那个贱人告诉我,小心陈汉秋,陈汉秋这个混蛋现在经常去找赵君平,还在那里过夜,我不知道赵君平是不是愿意的,但是你想想这事是不是很恶心,邸坤成和赵君平有关系,现在陈汉秋也和赵君平有关系,赵君平还可能同时和他们俩同时有关系,这样的话,他们得多想整死我啊”。

    丁长生很惊讶的看着秦元飞,说道:“这事是真的?”

    “我不知道,是赵君平亲自告诉我的,说的时候嚎啕大哭,我猜应该是真的,这几个混蛋,赵君平现在成了他们的公共情.妇了”。秦元飞悲哀的说道。

    “所以,我看到昨天陈汉秋在场,我哪里都没看,我就一直盯着他,要是当时放开我,我能咬死他,就凭着这口气,我算是撑下来了,唉,想想都不相信这是真的”。秦元飞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找赵君平问问这事,如果属实,可能对你的事情有点好处”。

    俩人的声音很小,仅仅是俩个人可以听到,看守所长在监控室里看着这两人窃窃私语,音量已经调到了最大,还是听不清这俩个人在说什么,看守所长那个急啊。

    丁长生又给秦元飞递了一支烟,然后就开始了正常的谈话,毫无疑问,刚刚那几句听不清楚的才是他们谈话的关键。

    丁长生和秦元飞谈了一个多小时,出了审讯室,看守所长迎了上来。

    丁长生看了他一眼,问道:“刚刚在门口的那个副所长去哪了?”

    “这,丁检,您找我就行……”

    “找你就行,真的行吗?你想替他去自首吗?”丁长生问道。

    “自首?什么,什么意思?”所长问道。

    “接到群众举报,他收受犯罪嫌疑人家属的贿赂,还有其他一些违法乱纪行为,明天让他去反贪局说明一下”。丁长生说道。

    “丁检,这,这从哪说起啊,谁举报的呀,哪能有这事?”

    “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是证据说了算,我要是没证据,我会这么说吗?而且我还告诉你,得罪我的人,我会让他记一辈子,谁让我一阵子不高兴,我就让他一辈子都高兴不起来”。丁长生说完,扬长而去。

    看守所长回到了办公室,这个时候监控室里的警察过来汇报,刚刚的监控录像已经复制好了。

    “那个房间的监控摄像头不是坏了吗?什么复制好了?”所长问道。

    手下一愣,随即点头道:“对,坏了,我这就找人去报修”。

    这是他们的暗语,那名管监控的警察回去后,把刚刚丁长生和秦元飞会见的视频录像删了个干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