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26:告一段落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这位是丁长生,我之前和你提起过的,王书记”。闫培功先介绍了丁长生,这是他故意的,如果按照官场的规矩来说,应该先向丁长生介绍王友良才对,但闫培功刻意的没有那么做。

    “丁长生,如雷贯耳,我在中北省都知道丁先生,你好”。出人意料的是,王友良居然这么客气的向丁长生先伸出了手。

    丁长生一愣,没想到王友良会这么做,毕竟他现在是省委常委,纪委书记,所以丁长生还是抱着一种谨慎的态度来处理自己和他的关系,虽然他和宇文家有很深的渊源,但是这种所谓的渊源是闫培功说的,自己和闫培功见面的时间并不长,所以还没来得及说这种渊源到底是什么关系。

    而且,所谓的渊源不过是老一辈或者是几十年前的老关系,再或者是历史上存在着一定的利益关系,但是要想利用这种所谓的渊源,那也得看当下双方的地位,可是现在宇文家是分崩离析,一盘散沙,根本聚不起来,怎么和别人谈渊源,宇文家现在是在求人啊。

    “王书记这是在夸我呢吧,老闫”。丁长生紧走一步,伸手和王友良的手握在一起,但是却向闫培功问道,这是一个自我解嘲的方式。

    “哎,长生,我可没夸你,我说的是真的,我是从京城来的,巧合的是,我和李铁刚书记一起吃了一顿晚饭”。王友良看向丁长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

    丁长生恍然点点头,那意思是明白了,不过李铁刚为什么没告诉自己这件事呢,丁长生的脑子稍微一转,就明白了李铁刚为什么没告诉自己了,最可能的原因就是王友良和李铁刚的关系可能就是个工作关系,李铁刚向王友良推荐了丁长生,但是因为关系不深,而且也不知道王友良是哪派哪系的,所以只是点到为止,谈了谈丁长生的情况,却不会要求王友良做什么,王友良做不做,那都是看他自己了。

    “两位领导,咱们坐下边吃边谈吧”。闫培功说道。

    王友良先坐,然后是丁长生和闫培功,今晚这顿饭局,闫培功是伺候饭局的,丁长生和王友良坐的很近,这也是闫培功安排的,不得不说,闫培功这个人很会做事。

    当闫培功倒了三杯红酒,分别给王友良和丁长生端上一杯后,王友良摇摇头说道:“老闫,我已经戒了五年了,烟酒不沾”。

    “哎呦,我可是记得你以前挺能喝的,这么就……”闫培功很吃惊的问道。

    “去年动了一个大手术,肝癌早期,幸亏是查出来了,从那之后,我的饮食规律就发生了变化,做完了手术,烟酒就都戒了,说白了,怕死啊,当你无助的躺在手术台上时,你就会感觉到,你之前认为那些不可能做到的事,你都能做到,所以,无论是烟瘾也好,酒瘾也罢,统统消失了,你看你准备的这一桌子菜,我能吃的也就是那边的蔬菜沙拉了”。王友良说道。

    丁长生闻言,将原本靠近闫培功的蔬菜沙拉给他端了过去。

    “哎呀,王书记,这事你该告诉我的,我怎么也得回来看看你啊……”

    “老闫,你可拉倒吧,你都消失了多少年了,我上哪找你去,再说了,我们这些体制内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小病往大了说,生怕没人来看望,大病往小了说,生怕别人知道了人走茶凉,我就深深的体验了一把,以前生个病感冒之类的,给我送这补品,送那补品的,多的是,这次生病,开始时还有人去看我,到了后来,一个人都没去的,就连单位办公室的人也只是走个形式,一场病看透了人心,你说这人心是厚,还是薄,依我说,人心薄如纸”。王友良说道。

    不过看起来王友良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

    “我这次离开中北省,其实也是不得已,你想想,原来我那些所谓的部下,都以为我要死了,基本都改换了门庭,我就是活过来了,也没人好意思再回来,所以我在中北省和在中南省差不多,都是光杆司令”。王友良说道。

    “哎,人心啊,对了,王书记,你来了中南省绝对不是光杆司令,你看看他,他会帮你”。闫培功指着丁长生,说道。

    “我听李书记说了,你的关系还在纪委吗?”

    “王书记,你不会想把我再调回去吧?我可不回去了”。丁长生说道。

    “我知道你不会回去了,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你放心,你还是继续你目前的工作,我也听说了你在湖州的进展,很好,你继续做你的事就可以了,等到目前的事告一段落再说吧”。王友良说道。

    “谢谢王书记理解,目前湖州的事情很复杂,中南省的情况更复杂,我把湖州的调查情况都交给了李书记,李书记说,那些材料也转到了省纪委,就是不知道省纪委下一步怎么做”。丁长生问道。

    王友良笑笑,说道:“你这是在将省纪委的军啊,我知道你在这件事上很有意见,但是我刚刚也和梁书记交流了,虽然没谈的那么深,但是我看得出来,他是有些自己的想法和顾忌的,至于这个顾忌是什么,我会慢慢和他交流,你也是体制内的人了,应该知道,没有党委的支持,纪委的工作是很难展开的”。

    丁长生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都在等,等着这件事能有个说法,但是到现在也没人给我个说法,我前几天找梁书记请假,想出国几天,但是被他给否决了,我现在湖州干的也是很没劲,一直都是在忍忍忍,也不知道要忍到什么时候”。

    王友良笑笑,说道:“果然,李书记说你是个急性子,还真是,但是你要这么想,你在体制内的地位不同,站的高度就不同,现在我也没看出来梁文祥书记站的高度上在考虑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