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32:到底跑了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虽然是心知肚明,但是有些事还是不说为好,所以,唐玲玲也只是问了问,在食堂的包厢里相对无言。

    “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唐玲玲问道。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等着就行了,唐书记,咱们共事也有几年了,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要强的人,所以,有些话我还是要说一句,免得你到时候吃亏,作为同事,我觉得这些可能对你是有用的”。邸坤成说道。

    唐玲玲点点头,没说话,等着邸坤成接下来的话。

    “你看我现在,家破人亡,甄绿竹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好好的照顾她,但是现在却因为我没了命,我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下的手,但是我都感到很难受,这是说的真心话,我虽然在私生活上有些过了,但是我自认为没有放弃过她,所以她的死,我是有责任的,或许是有些人不想让她活着了,这使我想到了你,做事,一定要留有余地,否则的话,一旦你没用了,他们不会给你留一点情面的”。邸坤成说道。

    邸坤成的这些话像是一桶冰水,从她的头上猛然浇下来,把她浇了一个透心凉,让她不知所措,她原来还想着自己怎么才能避免像邸坤成这样的下场,此时此刻,邸坤成的话把她浇醒了,和安家合作,或者是和安家这样的家族合作,自己能够做主的事微乎其微,虽然自己可能登上高位,可是谁扶你上去的,他们是要收利益的,不会白白的帮助你,这就是现在让唐玲玲猛然间醒悟的事情。

    “那我该怎么做?”唐玲玲欠了欠身体,问道。

    “听话,对要求你做的事,尽量保护好自己,最不济你也要像我这样,将来对他们还有些作用,否则的话,下场是什么,还真是不好说,来,干一杯吧,以后可能喝一顿少一顿了”。邸坤成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和唐玲玲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说道。

    几分钟后,邸坤成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然后说道:“我去接个电话”。

    很正常的表现,拿起手机出去接电话,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半个小时后,唐玲玲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起身出了门,见到了门口的服务员,问道:“邸书记去哪了?”

    “刚刚出去了,说是去办公室打个长途电话,一会就回来”。服务员说道。

    唐玲玲这才放心了,回到了包间里继续等着,但是两个小时了,邸坤成还没回来,唐玲玲这才狐疑起来,起身出了食堂的门,去了自己的办公室,特意去了邸坤成的办公室,问了问办公室的人员,说邸书记和她一起出去后就没再回来。

    唐玲玲的疑心更加的重了,于是拨通了邸坤成的电话。

    “不好意思,唐书记,我忘了和你说了,我现在正在赶往北京的路上,安部长那里有些急事需要找我,不好意思了”。

    “哦,没事,你注意安全”。唐玲玲再次放心了。

    可是邸坤成从此就失去了消息,因为现在湖州的复杂局势,尤其是关系到邸坤成的,任何人都是三缄其口,所以邸坤成出逃了三天之后,消息才报到了梁文祥的桌子上。

    梁文祥把报告当场就撕掉了,怒斥着站在他面前的唐玲玲和市长薛桂昌。

    “你们俩是吃猪食长大的吗,这么大的事,三天了,才来报告,报告个屁啊,你们俩就没发现不对劲吗?”梁文祥怒道。

    “没有,我们一直没发现有什么异常,而且在邸坤成消失的那天晚上,还和唐副书记一起吃了饭,所以……”薛桂昌这个时候当然不会忘了捅唐玲玲一刀子。

    “你说,怎么回事?”梁文祥一听这话,指着唐玲玲问道。

    唐玲玲无奈,只能是把自己那晚和邸坤成一起吃饭的事说了一遍,但是梁文祥听完了,说道:“这件时没那么简单,查,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给邸坤成打了电话,到底是谁协助他出逃的,跑哪去了?去查”。

    面对梁文祥的怒火,薛桂昌倒是无所谓,因为他和丁长生都提醒过他,但是他不当回事,这下好了,在他的纵容下,邸坤成终于是跑了,而不是被纪委抓了,所以,现在来看,最难看的就是梁文祥了。

    纪委书记王友良当然也知道这个消息了,就在薛桂昌和唐玲玲走了之后,王友良进了梁文祥的办公室,王友良看着怒气未消的梁文祥,说道:“梁书记,现在生气没用了,我看还是想想怎么挽回吧,邸坤成是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对一个地方的破坏还是很大的,而且也够丢人的,报纸和网络已经闹翻天了,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事,否则的话,我们没法交代”。

    “我知道,你有什么主意”。梁文祥问道。

    “这件事必须要去湖州查,所以,我待会就去湖州,梁书记,你有什么需要嘱咐的吗?”王友良问道。

    “我没有”。梁文祥摇摇头,说道。

    “那好,我说说我的想法,我想成立一个工作组,专门侦办这个案子,连带着查一查朱佩君的案子,我总感觉,能把这些人这么顺利的办出去,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的,所以,这后面有没有一个集团在操作这些事,这些事丁长生和我说过,我觉得丁长生对这个案子的见解还是比较有深度的”。王友良说道。

    梁文祥点点头,叹口气,说道:“实不相瞒,丁长生提醒过我这件事,我没当回事,现在这件事终于是应验了,丁长生那小子一定很得意,你见了他告诉他,我欠他一顿酒”。

    “咳,这都是小事,他也不会在意的,我也是见过他一面,剩下的都是听别人说他,这次下去,我想和他好好谈谈,要是将来我需要这个人,梁书记不要吝啬就好”。王友良说道。

    “盯着他的可不是你自己”。梁文祥总算是有了笑摸样,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