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33:一顿臭骂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对于邸坤成的出逃,丁长生一点都不感到惊讶,所以当丁长生从薛桂昌那里知道了邸坤成失踪的消息后,淡淡的说了一句:“看来是有人看到新的纪委书记来了,坐不住了”。

    “你早知道邸坤成会跑啊?”薛桂昌问道。

    “不是早知道,我没有早知道,我只是觉得,邸坤成要么死,要么走,反正不能活着留在大陆,不然的话,湖州的局面就是一个死局,怎么都解不开,但是无论是他走了,还是死了,湖州的局面就可以重新打开了”。丁长生说道。

    薛桂昌叹口气,说道:“原来早已看破局面的人是你”。

    “我可没那本事,我只是觉得,甄绿竹死的时候,我就觉察到这里面肯定是不同寻常,有些人该坐不住了,而且邸坤成知道的太多,要是不把他的事处理好,肯定是没办法做下面的事的”。丁长生说道。

    “好吧,我刚刚接到了电话,省纪委书记王友良要到湖州来,你到我办公室等着吧,我一个小时后回去”。薛桂昌说道。

    “好,没问题,我去等着”。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放下了手机,呆呆的思考了很长时间,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给陈汉秋打了个电话,邸坤成都走了,现在关着秦元飞也没意思了吧,那就给放了吧。

    “你说这事,说晚了”。陈汉秋接到电话后,说道。

    “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

    “刚刚江都市局传来消息,在何照明身上捆着的那些胶带上,发现了一枚残存的手指印,现在这枚手指印和秦元飞的小手指上的手指印对上了,江都市局的人要来湖州提人了”。陈汉秋说道。

    “什么?还有这事,你确定没有搞错?”丁长生一下子站了起来,问道。

    “目前来看是没错,现在技术这么发达了,还能弄错了?”陈汉秋问道。

    “别这么说,要真是秦元飞杀了人,那这事可就真的热闹了,好像这些事也对起来了,不过,邸坤成刚刚出逃,秦元飞的事就有了新的眉目,这是不是太巧了点?”丁长生问道。

    “丁局长,你想说啥我知道,但是我是公安局的,不是其他部门,我只管破案,既然秦元飞有重大嫌疑,那我就不能不管,江都市局来提人,接下来他们怎么做,我也管不着,对了,我还有事,先这样吧”。陈汉秋说道。

    丁长生看看被挂断的电话,仿佛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而此时的陈汉秋一点事也没有,正在和许家铭一起喝茶呢。

    “他现在应该到哪了?”许家铭问道。

    “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他现在应该还在香港,等着去加拿大吧,前面的那些路都铺好了,就等着他下定决心了,既然出去了,再想回头已然是不可能了,所以,他现在走了也好,省的省纪委真的要下手了再走,那就显得仓促了”。陈汉秋说道。

    “嗯,是啊,该下决心时还得下决心啊,对了,那件事我已经挖好坑了,我这几天也没见到安少,想问问他,什么时候开始收网?”许家铭问道。

    “这件事你最好是亲自问他,我也不好插手这件事,还是那句话,我们各人做各人的事,不要相互交叉,免得到时候被人一提一串提起来”。陈汉秋说道。

    “嗯,我明白了,那小.妞还不错,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那天是丁长生亲自送来的,我明白丁长生的意思,那就是在向我示威呢,那意思很简单,让我小心点,顾晓萌那妞不错,不过看起来好像不是处了,不知道是不是被丁长生给开了苞,丁长生这个人,女人还真是不少,而且还都没打起来,这也是个奇迹啊,他更是从来没在女人身上栽跟头,现在小三二.奶早已成了反腐的主力军,但是丁长生那里却没这些事,奇怪吧”。许家铭说道。

    “哦?有哪些,和我说下,我去查查,说不定能查出来什么东西呢”。陈汉秋问道。

    “这事说起来就多了,改天我找人细细的帮你捋一捋再说”。许家铭说道。

    “这就对嘛,丁长生一直都是在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我们进行打压,你看看你们,被人家查的没有还手之力,既然大家都是在规则中活动,我们也要善于利用规则对他进行打压,这还不明白?”陈汉秋说道。

    “我知道,但是这事太难了,而且丁长生很狡猾,也很警惕,我们找了几个人跟着他,都被发现了,很难看,最难看的就是周红旗那次,来了就给我一个耳刮子,日,我那时候真是火大”。许家铭说道。

    “其实你也不用盯着丁长生的其他女人,你就只盯着周红旗就行,现在周红旗和安少也没什么关系了,你们还客气什么呢?”陈汉秋说道。

    虽然陈汉秋极力的想要挑唆,可是许家铭思索再三,还是不敢对周红旗做什么,他嘴上答应着,可是暗地里却不认同陈汉秋的主意,丁长生不是那么好惹的,这一点许家铭再清楚不过了。

    丁长生早十分钟到了市府办等着薛桂昌回来,站在薛桂昌的办公室里向下看,居然看到了薛桂昌的车和唐玲玲的车一前一后先后进了大院里,但是薛桂昌并没有要等着晚到一会的唐玲玲,径直进了大楼,和薛桂昌的风风火火相比,唐玲玲的行动却慢的多了。

    看上去唐玲玲很疲惫,走路也是缓缓的,仿佛是没什么精神似的。

    “来了一会了吧,这些人办事越来越懈怠了,连杯茶都不上,来人”。薛桂昌朝外面喊道。

    “算了吧,我没让他们上茶,哪有时间喝茶,省城汇报的怎么样?”丁长生坐下后,问道。

    “唉,一顿臭骂,不过也好,要是领导不发火才怪呢,那样我心里就更不踏实了”。薛桂昌说道。

    “嗯,领导肯发火,那就没多大事了,再说了,这件事责任不在市里,更不在你,你有什么可担心的,邸坤成走了,位置还空出来了呢,你就等着呗”。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