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35:谁也不敢说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王友良闻言,和大家一起都看向了丁长生,但是随即就各归各位了,待大家都坐下后,主持会议的薛桂昌才说道:“在开会之前,我先介绍一下省里来的领导,这位是省纪委书记王友良同志”。

    薛桂昌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客气的时候,所以介绍完了王友良之后,大家鼓了鼓掌,一切就都开始进入到会议的议程了。

    “现在,我不说大家也知道王书记来我们湖州是干什么来的了,邸坤成的事情谁还知道多少事,我想大家心里都有数,我在这里说一句话,那即是我们湖州市委市政府,一定要配合省纪委,查清楚这件事的所有细节,我就说这么多,接下来请王书记讲话”。薛桂昌说完,看向了王友良。

    王友良是一个天生的冷脸,要么不笑,要么笑起来比哭还难看,所以,当让他讲话时,和刚刚介绍他的时候是一样的,一点笑摸样都没有。

    “我没别的话可讲,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可能会找各位谈话,希望各位配合,如果谁不配合,那我们就要深入的调查了,所以,邸坤成的事情各位不要不当回事,你们都是邸坤成的同事,我相信你们和他有各种关系,所以,不要存在什么侥幸心理,省委对邸坤成这件事很生气,你们好好想一下自己和邸坤成之间存在了多少关系,有多少可以讲的清楚的,有多少讲不清楚的,希望你们能给我解释,还有,邸坤成跑了,你们要是谁有本事,现在跑还来的及”。王友良脸色冷峻的说道。

    在座的这些市委常委们也都是干部,但是在王友良的眼里,他们这些人说不定和邸坤成有很深的关系,所以说起话来一点都不留情面,在座的这些常委们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当面威胁呢。

    可是,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威胁,这几天湖州出名了,都是关于邸坤成的报道,也难怪,一个市委书记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开完了会,王友良一行人安排在了军区招待所,那里比较安全,外面的宾馆酒店都不如那里守卫严格,这些省纪委的人得罪的人不少,所以,到异地办案,基本都是住在军区招待所,怎么说呢,军队和地方基本都是分立的,所以,地方上的一些事地方军区基本不插手,这也保证了军区的中立,所以,纪委到地方办案,军区招待所最安全。

    “王书记,这里条件有限,您还是对付一下吧”。丁长生陪着薛桂昌送王友良去了招待所。

    “我对住的地方不是很讲究,安全就好”。王友良说道。

    “这里安全没有问题,我和这里的警卫都说好了,会加强戒备的,我想他们还没这么大的胆子”。薛桂昌自信的说道。

    “那好,明天就开始吧,先从你这里开始,你给大家做个表率”。王友良说道。

    “好,明天我一定按时过来”。薛桂昌说道。

    至始至终,丁长生都没说一句话,只是带着耳朵在听这些人说的话。

    在丁长生和薛桂昌离开的时候,王友良深深的看了一眼丁长生,仿佛是有什么话要说,可是当着薛桂昌的面,他没说出来。

    丁长生和薛桂昌一起离开了招待所,不过丁长生到了市政府开车离开后,立刻给王友良打了个电话。

    “喂,王书记,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

    “我刚刚想给你打电话呢,只是不知道你和薛桂昌是不是分开了,你现在在哪,到招待所来一趟吧,我的确是有些事想和你谈谈”。王友良说道。

    “好,等我几分钟,我待会就到”。丁长生说完挂了电话。

    再次进入到王友良的房间后,王友良笑着说道:“长生,你有个好脑筋啊,我只是看了你一眼,你就知道我有事找你”。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有事可以直接和我说,或者是当着薛桂昌的面把我留下来也没事,我再次回来,他们也会知道,这招待所的外面不知道有的多少眼睛在盯着这招待所呢”。丁长生说道。

    王友良点点头,很赞成丁长生这么清醒的头脑,然后指了指椅子,示意丁长生坐下。

    “对于邸坤成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王友良问道。

    “我不觉得邸坤成能自己一个人跑出去,再说了,从省里回来这才几天呢,这么几天的时间能干啥,回来呆了这几天就跑了,这不符合逻辑啊”。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之所以这么说,一个是不想让王友良觉得自己无能,自己身在湖州,居然没有觉察出来邸坤成要跑,可是自己要是说了,不但会把唐玲玲牵扯进来,还会让梁文祥难堪,所以自己预测到邸坤成要跑这件事,自己不能说的太透,但是也不能一点建议没有。

    “那你的意思呢?”王友良问道。

    丁长生想了一下,说道:“王书记,邸坤成的事,关键还是安家的事,现在安家正是好时候,如日中天,我们现在只查邸坤成,不查安家在湖州的产业,那么查了也是白查,没什么意思”。

    这话可谓是一语中的,说的王友良沉默了,丁长生当然知道王友良为什么沉默,像是梁文祥这样的一方大员,也对安家的事睁一眼闭一眼,在丁长生看来,邸坤成这几天短暂的回到湖州,纯粹是梁文祥在纵容,但是这话不能说,谁也不敢说,丁长生也不敢。

    “你说的没错,邸坤成可能所有的问题都和安家纠.缠不清,所以,这也是我考虑的比较多的地方,要么是不办,要么是一击必中,你说呢?”王友良说道。

    “我觉得邸坤成这个案子很可能是和朱佩君那个案子一样,都是无头无尾,这种案子就是这样,问题的关键不是案子本身,而是案子背后的人和事,所以,邸坤成这个案子,我觉得重点还是放在他怎么逃出去的比较好,和朱佩君的案子一起查,暂时先不谈邸坤成在湖州的这些事,这样可以避免很多事”。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