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36:谁杀了她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说的对,还有一个案子,那就是甄绿竹的死亡,到底是什么人杀死了她,她的死和邸坤成有没有关系?”王友良问道。

    “没错,现在市局的局长是陈汉秋,也是个京城来这里镀金的二世祖,所以,破案子方面,和我们本地的警察还是有区别的,手段有,但是能力方面还是欠缺的,要是兰晓珊还在市局的话,这个案子绝对不会到现在都没进展”。丁长生说道。

    “那就从甄绿竹的案子开始吧,我感觉这是个比较好的突破口,无论是谁对甄绿竹下的毒手,这后面必定是牵扯出来一些东西,市局那边我也督促着,看来这湖州我是要多来几趟了”。王友良说道。

    “王书记,湖州的水可不浅啊,而且邸坤成跑了,留下了一个权力的真空,这个真空会由谁来填补,现在还真是不好说,无论谁填补这个权力真空,将来对邸坤成的这个案子侦办可能也是不一样的后果”。丁长生说道。

    “何以见得?”

    “现在的可能是唐玲玲,或者是薛桂昌,再或者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王书记,你认为会是谁?”丁长生问道。

    “这个,还真是不好说,我也不知道到底会是谁,但是很明显,这两人都有可能性”。

    “那就是啊,薛桂昌市长是梁文祥书记一手提起来的,可能性很大,唐玲玲呢,好像和邸坤成的关系匪浅,要不然邸坤成跑的那天晚上他会和唐玲玲喝酒,这更像是唐玲玲在为他饯行,这里面的问题太复杂了,要想一时半会的搞明白,我看可能性不大”。丁长生说道。

    王友良看着丁长生,笑了笑,说道:“你就没想过在这里面分一杯羹吗?”

    “我?没想过,我干什么都不合适,所以,也不想参与到这些破事里面来,再说了,我能干啥,就我现在这样子最尴尬了,年纪不大,要是担任什么重要的位置,肯定是有人做文章,我才不会趟这趟浑水呢”。丁长生说道。

    “可是,我听人说,有人想要出任湖州市的副市长,有这回事吗?”王友良问道。

    “王书记,你这消息还挺敏.感的,是有人这么问过我,但是我拒绝了,我觉得我干不了,尤其是现在湖州这个样子,太乱了,不论是各方面的关系也好,还是现在的政治局势也好,都不利于我,我干么要来这里趟这趟浑水呢,我又不傻”。丁长生说道。

    王友良点点头,在来湖州之前,梁文祥曾经问过王友良,问他说,如果让丁长生到湖州担任个副市长怎么样,梁文祥也觉得现在的湖州官场太闷了,死气沉沉,要是让丁长生到这里来担任个副市长的话,充当的是鲶鱼的作用,要让这些人都活起来,否则的话,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丁长生离开了军区招待所,没去别的地方,而是去了市局,找陈汉秋去了。

    秦元飞的案子丁长生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必须要找陈汉秋,而且他都告诉自己了,秦元飞涉嫌杀害了何照明,自己要是这个时候再去找秦元飞问,那么很可能自己就掉坑里了。

    “丁局长,不陪着省里的调查组,跑我这里来干嘛?”陈汉秋见了丁长生后,扔给他一支烟,问道。

    “秦元飞的事情定了吗?真的是他干的?何照明那个案子?”丁长生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这事已经不归我们管了,江都市局已经把人提走了,至于是不是他,那就看省城市局的勘查结果了,江都市局的能力比我们这里强的多吧,所以,我们最好是扔掉这个包袱,不过让我比较安心的是他在我们手里,否则再去抓他,那就费了劲了”。陈汉秋说道。

    “这么说,就认定他是凶手了?”丁长生问道。

    “这我不知道,现在我们也不需要管这个案子了”。陈汉秋说道。

    “那甄绿竹的案子呢,有什么进展吗?”丁长生问道。

    陈汉秋依然摇头,说道:“目前来看,没什么进展,不过有件事很奇怪,这件事是个机密,我没和任何人说过,包括邸坤成,我觉得这件事和他说了对他不好,所以就没说”。

    丁长生一愣,问道:“什么事?”

    “甄绿竹死了之后,虽然很明显是被勒死的,但是还是按照公安局的规矩进行了尸检,你猜怎么着,他.妈的,甄绿竹居然有了身孕,虽然才一个多月,但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虽然我没问过邸坤成,这里面就有个问题,如果这孩子是邸坤成的,那没问题,但是如果这孩子不是邸坤成的,那么这孩子是谁的?甄绿竹的死和这个孩子有没有关系,会不会是孩子的父亲临时起意杀人呢?”陈汉秋想象着自己给出的答案,觉得合理极了。

    但是这个答案把丁长生震的有些懵了,甄绿竹居然怀孕了,可是据自己所知,甄绿竹和邸坤成早就分床睡了,难道那孩子是自己的?这让丁长生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还不简单,找邸坤成问问不就知道了,或者给孩子和邸坤成做个亲子鉴定,这有什么麻烦的?”

    “可是,邸坤成呢,我一直没想好这事该咋办,所以,这事也就搁下来了,谁知道邸坤成会跑啊,真是气死我了,到现在邸坤成都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陈汉秋说道。

    丁长生看着陈汉秋的脸色和眼神,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出来是在演戏,这使得丁长生不禁怀疑起自己来,到底陈汉秋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难道真的不知道邸坤成到底在哪里吗?

    人性很复杂,尤其是官场里的人,人性更是复杂多变,所以,丁长生感觉到陈汉秋并不是那么好对付,他肯定知道些什么事,但是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丁长生以为,邸坤成的出逃,陈汉秋是不是也是其中的一环,但是无论怎么样,丁长生都会说服王友良重点调查甄绿竹是被谁所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