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46:有不少消息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这像是一个游戏,丁长生一直在打,但是力道不大,而梁冰在有意无意的刺激着他继续打,用力的打,所以当他的手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打到她的屁.股上时,梁冰感觉到的不是疼痛,反而是无尽的刺激,这种感觉她从来没有,难道自己喜欢给人打吗?

    此时楼下传来了关车门的声音,丁长生和梁冰都是一愣,他们意识到梁可意来了,于是丁长生松开了她,可是她也拿走了手机。

    梁冰快步走了出去,丁长生倚在沙发上,眯着眼,低着头,仿佛是刚刚睡着了一般。

    梁可意上来之后,丁长生这才抬起头,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她,摇了摇头,说道:“来了”。

    “嗯,困了?要不你再睡会?”

    “不用了,刚刚眯了一会就行了,开了一路的车,累了”。丁长生说道。

    “为什么不让司机开车?”

    “不方便,司机又不是省城的,明天周末,都想休息一下,干吗做那个恶人呢”。丁长生说道。

    梁可意坐在他对面,问道:“梁冰呢,我没看到她?”

    “是吗,我刚刚来的时候在楼下,你没叫她?”丁长生问道。

    此时,梁冰刚刚提着高跟鞋从二楼的洗手间里出来,慢慢下了楼,这才穿上了自己的高跟鞋,搞的和偷.情似的,但是确实是如此,她下了楼,又去了一楼的洗手间,坐在马桶上,心里那个纠结啊,脸上都是兴奋的神色,照着镜子,脸上的潮红还没散去,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她褪下自己的裤袜,然后照着镜子用手机拍下了自己的屁.股,然后看了看手机,丁长生下手还真是够狠的,居然给打红了。

    可是自己居然对这个很敏.感,就在她被打的时候,她的身体像是被撬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里面开始源源不断的流出了很多的水,止都止不住,直到她的小裤裤都被浸透了。

    “找我回来啥事,你爸?”丁长生问道。

    “你没听说吗?他的意思是让你留在湖州,协助一下薛桂昌,做好湖州的经济发展工作”。梁可意说道。

    “常务副市长吗?”丁长生问道。

    “你这不是都知道了嘛,看来你的消息还是挺灵通的”。梁可意说道。

    “还行吧,但是我真的不是那块料,常务副市长,我能干啥,上面还有市长和书记,我说了什么也就是放屁,他们会听我的吗?”丁长生问道。

    “你是谁啊,我相信你能摆平他们,也相信他们都是明白人,你能干好了,那是你的本事,也是他们的政绩,他们要是脑子没坏掉,就应该支持你的工作,算了,我也不和你说那么多了,你自己想想怎么和我父亲说吧,他晚上应该算是正式和你谈话”。梁可意说道。

    “湖州常务副市长一定是个受气干活不讨好的角色,别的不说,何远志是谁的人?”丁长生问道。

    “何远志是仲家的人”。梁可意说道。

    “仲华?”

    “对,他和仲华应该是很熟悉,是仲枫阳提起来的人,也是去年才从别的地市调到了湖州等机会的,现在机会来了,仲枫阳给我父亲打了电话,仲华还去了家里,这些都是外人不知道的,你别乱说”。

    “我和谁乱说去?还有一个安家,常务副市长肯定是干事的,势必会和安家的代理人正面相对,所以,我说这个常务副市长是个受气的角色,干好了是市长和书记领导的好,干得不好,是常务副市长无能,对吧?”丁长生问道。

    “别人担任这个副市长可能是这样的结果,但是我相信你不是,你是那种受气的人吗?铁定不是吧”。梁可意问道。

    丁长生沉默不语,的确是这样,他是不会受任何人的气,大不了就是不干,但这是在以前,可是现在自己是带着目的来的,所以,这段时间,他感觉自己干的实在是有些憋屈。

    “这是一个机会,你耽误了这么几年,林春晓现在都是市长了,你走的时候她可是还没你职位高呢,你想想吧,万一错过了这个机会,你再去哪找这么好的机会?”梁可意问道。

    不得不说,梁可意的话很有道理,说的也对,所以,丁长生还是很想试试的。

    “那我要是调几个人去湖州,没问题吧?”丁长生问道。

    “调人?你想调谁?”梁可意问道。

    “现在调谁我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说”。丁长生说道。

    梁可意点点头,说道:“这话你晚上千万不要和我爸说,到时候你想调谁,我要是能帮你办了,我就帮你办,你就不用找其他人了,我要是帮不了你,我再找人帮你,这可以了吧,总之,你真要是揽下这一摊子,我会帮你到底”。

    这话让丁长生瞬间很感动,于是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问道:“这么帮我,我无以为报,怎么办?要不然以身相许?”

    他这话说完,梁冰居然悄没声的端着咖啡和点心进来了,问道:“你们俩谁许谁啊?”

    “喂,你怎么走路没声啊,偷听别人说话上瘾是吗?”梁可意不满的说道。

    “哪有啊,我的高跟鞋穿的有些磨脚,换了一双平底鞋,好了,是我错了,耽误两位调.情了,请吧,我撤了”。说完,梁冰朝着丁长生眨眨眼,当然了,是背对着梁可意做的这个眼色,不然的话被梁可意看到可不得了。

    梁可意白了她一眼,不吱声了,梁冰识趣的走了出去,此时屋里忽然冷场了,空气仿佛是凝固了一般。

    “嗯,那个……”

    “额,我说……”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相视一笑,尴尬顿时减轻了不少,丁长生说道:“那你先说吧”。

    “嗯,我想问的是,你和周红旗现在是,什么关系?”梁可意问道。

    “自己的事还没搞明白,还操别人的心,你管的可是够宽的”。丁长生说道。

    “不是我管的宽,我这段时间去了一次北京,在圈子里听到了不少关于她的消息,我就是想问问,看看要不要把那些消息告诉你”。梁可意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