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54:敲打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在湖州,仿佛在意丁先生担任常务副市长的人比在意谁是市委书记和市长的人还多。

    丁长生在去水天一色的路上,陆续接到了几个电话,其中一个还是杨程程打来的。

    “杨书记,有什么指示吗?”丁长生戏谑的问道。

    “别扯了,长生,你可真不厚道,这么大的事,瞒的这么好,口风够紧的呀”。杨程程说道。

    丁长生笑道:“我不明白杨书记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着,找我有事啊,我开车呢,现在不是很方便,有事找个时间再说好吧”。

    “你就这么忙啊,不能把车停在路边听我说几句?”杨程程问道。

    “好,说吧,杨书记有什么指示,直说,我这人不善于猜谜语”。丁长生很果断的说道。

    “嗯,那天晚上我不是故意的,是因为谢赫洋刚刚走,我这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我不是要放你鸽子的”。杨程程小声说道。

    “我知道,我也没怪你啊,我那天晚上也不在状态,要是你真的乱来的话,我未必有本事招呼你”。丁长生说道。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不和你说了,坏死了”。杨程程在电话里扭捏道。

    这一声你‘坏死了’让丁长生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杨程程好像是没有觉察似的,继续在电话里和丁长生说着那些腻歪的话,而且是越说越不像话。

    “哎哎,打住好吧,你知道现在的公安局长是谁吧,你也知道他是谁的人吧,在电话里说这些,你不怕出事啊,我还怕呢”。丁长生直接打断了杨程程的话,问道。

    杨程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实在是有些过分了,怎么没注意到这件事,有些事拿不上台面,可是那些拿不上台面的事才会被那些拿不上台面的人用来做文章。

    “嗯,那个,不好意思,我们找个机会见面谈吧”。杨程程说道。

    “好,到时候再说吧,拜拜”。丁长生说完就挂了电话,电话那头的杨程程仿佛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别提多难受了,但这都是自己找的,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丁长生挂了电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再也不想这事了,杨程程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小菜,今晚的大菜是安靖,他不知道安靖找自己是想干什么,是警告自己呢,还是想和自己和好,可是一个老婆被人撬走的人,能有这么大度吗?

    丁长生到了之后,迎接他的是许家铭,许家铭一直都等在外面的停车场里,虽然湖边有些冷,但是等在这里的也只能是他了。

    “丁市长,我可以这么叫吗,嘿嘿”。许家铭是个生意人,自然是个自来熟,所以看到丁长生来了之后,立刻就迎了上来,还叫丁长生丁市长,那种巴结的神色实在是让丁长生有些厌烦,但是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说点事。

    “许总最近工程很多吗?都干的怎么样了?”丁长生问道。

    “咳,还行吧,挺忙的,不过我就是再忙,只要是丁市长一句话,我马上到”。许家铭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停下了脚步,说道:“是吗,那好,我有件事正好和你说呢,既然你这么忙工程上的事也多,那挖坑的事就不要做了,怎么样?”

    “呃,挖坑?丁市长,这话我有些听不明白,什么坑?”许家铭问道。

    丁长生看了他一眼,没吱声,继续往前走。

    “丁市长,你这么说我可害怕了,有什么话还是给我说明白吧,不然我晚上可就睡不着觉了”。许家铭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许总,你做了什么事,挖了什么坑,我都知道,我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觉悟,你要是有这个觉悟呢,咱们还能继续处下去,否则的话,那就没有必要再处下去了”。

    丁长生话说的很明白,许家铭不是不懂,他是想知道丁长生到底知道了什么事,所以想从他这里知道的更多,当然了,如果丁长生说的不是那件事,那么自己还可以继续做下去,到时候给他这个副市长头上再戴上一个紧箍咒,这都是有可能的,可是丁长生太狡猾,居然不说是什么事,这让他很是恼火,可是恼火归恼火,现在连安少都不想多事,自己在这里多事不是找死吗?

    “好吧,丁市长,那我回去继续领悟领悟,等我领悟清楚了,我去向丁市长汇报我的思想动态”。许家铭笑呵呵的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除了挖坑的事你需要深刻的领悟之后,还有件事,我希望你也上点心,那就是别有事没事派人跟着我,我自己的身手还可以,不用你给我配暗地里的保镖,好吧?”

    “这这个,丁市长,我哪敢啊?”许家铭叫屈道。

    “是吗?你不敢吗?”丁长生玩味的笑笑,不再说话了,前面到了包厢,陈汉秋也在门外了。

    “陈局长,来这么早,我以为我够早了,没想到你来的更早,安总呢,来了吗?”丁长生问道。

    “请客的要是不早来,那不是没有诚意嘛,所以,我得早来啊,刚刚看到你的车来了有一会了,和许总谈什么呢,这么投机,谈了这一路了”。陈汉秋问道。

    “没什么,我听说湖州有几块地有意向出让,我在向丁市长打听呢,我这是借着这个机会问问”。许家铭解释道。

    丁长生只是笑笑,伸手和陈汉秋握了握手,一起进了包厢,安靖见他们进了包厢,也站了起来,伸手和丁长生握了握手,不得不说,安靖的手的确实很嫩,像是女人的手,丁长生在想,他和那个安德鲁谁是男的,谁是女的?当然了,这个问题只是在丁长生的内心里稍微想了想,这是问不出口的。

    “长生,坐”。安靖指了指座位,示意丁长生坐下,丁长生也只是点点头,没说话。

    在来的时候,丁长生就打定了主意,采取守势,绝不贸然出击,看看对方是想干什么,然后见招拆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