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58:老爷子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觉得薛书记能压的住场子吗?”杨程程再次小声问丁长生道。

    丁长生没吱声,只是看了她一眼,表示对她这句话的疑问。

    “你看看何市长,看他的表情”。杨程程继续说道。

    丁长生这才注意到了何远志的脸上的表情,说是有表情,其实也是没有表情,但是杨程程却在他的脸上看出了不屑,丁长生没有任何的表示,更没有在这个时候多嘴,毕竟领导在上面讲话呢,作为坐在前排的市领导,怎么着也得保持个安静,所以无论杨程程说什么,丁长生都是一言不发。

    冗长的会议终于结束了,领导们都从主席台的后台撤离,而下面的干部们则是从会场的四个门鱼贯而出,但是丁长生坐着没动,杨程程也没动,此时他们终于可以说话了。

    “你待会要陪省里的领导吗?”杨程程问道。

    “没通知我,我就不去了,回办公室吃点拉倒了”。丁长生说道。

    “对了,问你个事呗,你的秘书选好了吗?”杨程程问道。

    丁长生一愣,说道:“我不知道,爱谁谁呗,反正都是工作,干嘛这么挑呢?”

    “不是你挑,是我想让你照顾个人,现在在市政府办公室里,我的一个亲戚,他家里也托我好几次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你要是有机会的话,就给人一个机会,上海交大中文系毕业的,笔杆子还可以,在市政府办公室待了俩年多了,水平应该还可以,你考虑下”。杨程程说道。

    “你这是准备在我这里埋炸弹吗?”丁长生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哪知道自己这话一下子把杨程程给得罪了,脸色很不好的看向丁长生,问道:“丁市长,在你的眼里是不是就没好人了,看谁都是坏人是吧,这个人虽然是我亲戚的孩子,但是我和他还真是没什么交集,你爱帮不帮,无所谓,刚刚我说的话我收回”。

    说完,白了丁长生一眼,起身离开了,几分钟后,偌大的会场里就剩下了丁长生一个人,他依旧是坐在前排,看着主席台上摆着的桌子,以及桌子上的铭牌,一个是台上,一个是台下,台上离台下也就是那么几米的距离,高度差也就是几米,但是这却是一个很多人难以跨越的距离,就在杨程程在他耳边唠叨时,丁长生看着台上的省委组织部的领导,以及薛桂昌和何远志,他在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在台上侃侃而谈,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在台下看热闹。

    回到了办公室里,丁长生这间办公室是今天刚刚搬来的,杂乱无章,虽然自己也是个副市长,还是常委,但是这一次换的领导有点多,所以市长和书记那里才是第一位的,丁长生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机给谢赫洋打了个电话,虽然谢赫洋有些事不说,但是丁长生不能不做,不然的话,就会寒了她的心。

    “喂,干嘛呢?看电视呢?”接通了电话,丁长生问道,随即听到了电视的声音,问道。

    “嗯,在酒店里呢,看你们市长和市委书记的讲话,对了,怎么没看见你呢?”谢赫洋问道。

    “台上坐不下了,再说了,我不想太多人知道我,又去招惹是非,主动坐下面了,那个,听杨程程说老爷子来了?”丁长生问道。

    “嗯,在外面客厅呢,怎么,你丁市长有时间接见我们了,你现在不是很忙吗?”谢赫洋问道。

    “再忙也得先忙咱们家里的事啊,这点我还是分的清楚的”。丁长生讨好的说道。

    “你少来,你要是忙的话就去忙,等到你不忙了,再约个时间吃个饭吧”。谢赫洋说道。

    “不忙,哪个酒店,我这就过去,他们都去巴结省委组织部的领导了,估计也是不待见我,到现在也没人找我,我就不去了,省的去了招人烦,我还不如陪你和老爷子吃个饭呢”。丁长生说道。

    “那行吧,我们就在湖州的香江酒店……”谢赫洋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挂了电话,然后将手机关机,自己一个人下了楼,从地下车库里开车,独自走了。

    丁长生刚刚走了不多久,薛桂昌一行人在市委食堂的雅间里坐下了,这个时候薛桂昌才发现丁长生没来,随即问自己的秘书李鹤佳:“丁副市长呢,怎么没到?”

    李鹤佳小声说道:“我这就去找他”。

    但是直到宴席结束,李鹤佳也没回来,当然了,是因为没找到丁长生,丁长生的手机关机,办公室里没人,哪里都找了,凡是知道丁长生的人,他都问过了,但就是没找到人去哪了。

    丁长生到了酒店里后,谢九岭正在外间里喝茶看电视,丁长生进来时还心有忐忑呢,但是谢九岭看到他的时候,还很高兴,不但是站起来和他握手,还拉着他一起到了沙发上坐下。

    “长生啊,我是真没想到,你这在国外商场上转了一圈回来,在仕途上还能这么生猛,看来我是没看错人,洋洋也没看错人,洋洋,长生来了”。谢九岭朝里屋喊道。

    丁长生一愣,他没想到谢九岭非但是没有怪罪他,给他难堪,还这么对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老爷子,洋姐这事,我做的实在是……”丁长生想要道个歉啥的,至少不能这么理所当然吧,但是话没说完,就被谢九岭抬手制止了。

    然后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沉声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件事以后不要说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再说了,她也是成年人,还能不懂这些事吗,所以,这事你们俩都有责任,但是也都没责任,不过我有个要求,你得做到”。

    “嗯,您老说吧,我做到做不到都得努力做到”。丁长生点头说道。

    谢九岭指了指刚刚出来的谢赫洋说道:“我就这么一个闺女,你得保证一辈子对她好,她没别的依靠了,以后就得靠你了,你能做到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