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64:心里有点数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各个县市区的信访局长和主管信访的领导倒是都给丁长生面子,都按时到了,也把各县市区的关乎上访户的材料都准备的很齐全,而且都分好了类别。

    丁长生看看下面这几十个人,咳嗽了一声,说道:“现在开会吧,每个县市区都发言,你们发言,我看看你们的材料,不用担心我听不到,开始吧”。

    丁长生说完看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新湖区的领导,然后就低头看材料了。

    发言可谓是千篇一律,把丁长生听的那叫一个烦,都是写好了稿子拿着念的,新湖区的讲完了,下面开始讲的时候,丁长生抬起头来,听他讲了几句就说道:“停,从新湖区开始,重新讲,不要看你写的稿子,脱稿讲,这里说一句,以后凡是我开会,都不许拿着稿子念,你们都是搞信访工作的,说句不好听的话,能力差了绝对不会到信访这个摊子里来,我觉得搞信访的你们,无论是到哪个部门都是顶梁柱,所以,都给我脱稿说,说不好说明你没上心,不要说那些废话,直白了说就行”。

    丁长生这一席话把新湖区的领导说的脸红脖子粗,但是丁长生说了就是要算数的,他不可能和丁长生对着干,于是结结巴巴的说了一下新湖区的情况,其他县市区还没讲话的,赶紧看着自己的稿子组织自己的语言,写提纲,争取待会发言不呲。

    虽然这个会议开的是结结巴巴,很不顺利,但是最后还是开完了,这比之前预定的多了一个半小时。

    丁长生最后做发言,当然了,没人给他写稿子,虽然他的身后就坐着胡明华,胡明华也只是担任会议的记录,体会着丁长生的工作作风,以及丁长生问到的问题,丁长生想到的他要想到,丁长生想不到的他也要想到,要做到身在兵位,胸为帅谋实在是不容易。

    “我刚刚看了你们的材料了,也听了你们的发言,虽然话说的不利索,但是总算是讲清楚了事情,我看了看这些分类的上访案件,全市加起来一共是七百多个老上访户,不算多,但是也不算少,这些老上访户,有多少问题是可以在市里解决的?我计算了一下能占据三分之一,这三分之一的上访户,市里会配合各县市区解决,一劳永逸,解决了问题就不要再上访了,还有那些专门盯两会闹事的,也都统计出来,各县市区落实到乡镇,乡镇落实到村里,不过,我要提醒你们,关于上访的问题,要依靠村委,但是不要相信村委,明白我的意思吗?”丁长生看向这些人,问道。

    “明白,都明白……”

    “明白……”

    “好,至于为什么,你们心里都明白,除了那些告村里领导的,其他那些上访户的矛盾不在村里,所以村里也不愿意管他们,依靠村里,但是不要相信村里,做到这一点就行了,再一个,车站,码头,高铁站,汽运站,都要派人,盯着,不要光盯着家里,人家要是想走,方法多的是,还要协调好交警部门,把一些老上访户家里的车牌号都报给交警大队,让他们在系统里设置警报系统,一旦发现有这种黑名单的车辆去省里或者是其他省,都要立刻汇报,信访协调小组立刻出发带回来”。丁长生说道。

    “再有,这些上访户,分为几个类别,分别派人蹲守,凡是那种逢会必上的上访户,都要派专人蹲守,做到他去哪,你们就派人跟着去哪,另外,每个县市区都要派十个人以上去北京信访中心蹲守,车站也要派人,做到这边拦不住,但是北京那边要堵住,不能让人出站,明白吗,按照危险级别分为一二三等,该采取什么措施,我们接下来再说”。丁长生说道。

    “接下来,你们有什么要说的,继续吧”。丁长生说完,点了一支烟,然后拿起笔准备记录。

    这些人都是老手,所以说起这些事来都是各有各的办法,和各县市区上访户斗智斗勇的经历那叫一个丰富,所以,丁长生算是开了眼界了,开始时他说这些人拿出来到各个部门都是顶梁柱的说法绝对没错,作为上访户也没几个是良善百姓,能和这些人斗智斗勇的人还能差的了,能力肯定是有的。

    “既然大家都知道怎么做,那就拜托大家了,大家都做好手里的事情,最后我再强调一点,那就是要及时汇报你们那里的情况,如果谁管辖的人跑了,你自己不汇报,上级不知道,出了事,不用我说,市委书记薛桂昌同志也会把你一撸到底,这是政治任务,不是闹着玩的,薛书记要去北京开会,到时候湖州的上访户也去了北京,你们想让薛书记和上访户一起回来吗?”丁先生严肃的问道,但是下面却都笑了。

    “丁市长,你放心吧,不会出这种事情的,我们心里都有数”。新湖区的信访局长潘河山说道。

    “老潘,你不要说大话,你们新湖区因为拆迁的问题,有几个极其危险的上访户,逢会必进京,这次和以前可不一样,你小心点,要是出了问题,别说是你们杨书记护不住你,撤职查办都是小事”。丁长生严肃的说道。

    “丁市长,您放心,要是新湖区的上访户进了京,我就地辞职,绝不会给领导添麻烦”。潘河山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各位,看到了吧,新湖区的老潘表态了,你们也不用表态,出了事照着他的态度来就行了,各位要是没有其他要说的,咱们就散会”。

    各人都收拾起自己的小包笔记本离开了,丁长生一直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没动,直到身后的胡明华站起来说道:“丁副市长,咱们走吗?”

    “坐下,说说,开会的时候,我还有什么没说到点?”丁长生看向胡明华,问道。

    “还有?我,我没听出来哪里还没讲到点,要说有吧,倒是有一点,我自己琢磨的,不知道是不是领导要讲的”。胡明华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