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67:失控了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很快,这里就乱了,接着,管辖治安的民警跑了过来,将老张和那女孩带到了派出所,而此时,丁长生和潘河山早已跟在后面也到了派出所了。

    老张看到潘河山和丁长生时就什么都明白了,他们这是要以这种方式把自己弄出来,然后再把自己带回去。

    “你们要是有这一半的劲头为老百姓做事,老百姓还会来北京上访吗?”老张怒斥丁长生和潘河山。

    这两人一言不发,丁长生进了派出所所长的办公室,把自己的工作证给他看了看,解释了一下刚刚是怎么回事,这些警察也都了解,他们每年也有任务,只是不说出来而已。

    “感谢理解,那我们把人带走了”。丁长生握住对方的手,说道。

    “没事,都是一家人”。

    “嗯,谢谢了,有时间去湖州玩,这是我的电话,我一定要摆酒道谢”。丁长生说道。

    “好好,一定一定,路上注意安全,别再给跑了,现在是党代会期间,一切都很紧,你们还是尽快离京吧,夜长梦多”。警察说道。

    丁先生点点头,再次致谢,然后这一群人开车带着老张离开了车站。

    “老张,你看你现在也上访不成了,回去呢,我亲自解决你的问题,你那点事放到市里都不叫事,还有一个,和你们一起坐的同一辆车,去哪了,也没在北京下车啊?”丁长生问道。

    “我的问题你们真能解决了?”此时此刻,老张也只能是选择相信这些他眼里的狗官们了,而且他现在很害怕,害怕什么呢,他们现在坐的是小轿车,往哪里开自己都不知道,上次自己来京城上访,结果截访的那几个混蛋开车拉着自己奔内蒙古大草原去了,他们说是带着他游玩,结果,把他扔到草原上不管了,差点喂了狼。

    现在坐的又是小车,所以他现在心里很毛,生怕再把自己找个山沟沟里放下了,不管自己的死活,说实话,要是那样的话,自己死了家里人都不知道,到时候这些人也没什么责任,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他太了解他们了。

    “这是我的手机号,座机号,我叫丁长生,你的事解决不了,你就天天给我打电话,然后去市政府找我,或者是去省里找领导反映,说我说话不算话,狗屁不如,行了吧?”丁长生有些恼火了,刚刚一肚子火没发出来,就是怕这家伙跑了,现在抓到了,可不是要把肚子里的火都发出来。

    “不是,不是,丁市长,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几个意思,我问你,还有一个人呢,上哪去了?”丁长生问道。

    “他,他在天津就下车了,说是北京站肯定有人堵着,从天津坐汽车进京,安全点”。老张说道。

    丁长生一阵恼火,说道:“老张,你的事呢,我肯定回去就帮你解决,但是呢,你是不是也帮我个忙?”

    “什,什么忙?”老张有些紧张的问道。

    “你给那个人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哪了,住在什么地方,你说你也到站了,出了站去找他,说北京站根本没人堵着,好吧?”丁长生问道。

    “这个……”

    “这忙呢,你不帮也可以,在国家信访局那里还有我们的人最后一道把关呢,他也上访不成,你以为我们这么多人都是吃干饭的,所以,你帮不帮,那都在你”。丁长生说道。

    老张犹豫了一下,终于是当着他们的面在车里拨通他们一起来的那个家伙的电话。

    “喂,老蒋啊,你到哪了,我们都到了,还是住在那个小旅馆里,还有一张床,给你留不留?”老张还是个好演员,说起瞎话来一套一套的,还留不留床,这话都能编的出来。

    “还是你们快,给我留下吧,我一会就到了,北极站那边没人堵吗?”老蒋问道。

    “没有,他们哪知道我们在下一站上的车,估计现在还在湖州盯着的吧”。老张很自然的说道。

    两人又聊了一会,然后挂了电话。

    “那个小旅馆在什么位置,叫什么名字?”丁长生问道。

    老张说了之后,丁长生和潘河山下了车,其他人坐这辆车将老张带到高铁站,然后坐车离开,丁长生和潘河山找不到那个漏网的家伙,是不能回去的,万一是那个漏网的家伙真的到了国家信访局,那么他们的任务就将彻底失败了。

    “丁市长,你说刚刚老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是坑我们吧?”潘河山问道。

    “真的假的都要去看看,告诉信访局门口咱们的人,把眼珠子都给我瞪大点,别关键时刻掉链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填了表递进去,那样的话,就算是有人进京上访了,你担得起这个责任还是我担得起这个责任?”丁长生问道。

    潘河山无语的摇摇头,说道:“放心吧,丁市长,我一定会在他递材料之前把他找到,带回去,要不,你先回去吧,市里也是一大摊子事呢”。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都到了这个地方了,回去也不放心,和你一起去吧,不把人带回去我怎么放心走?”

    两人按照老张提供的地址,让在北京这边的人去了那个小旅馆,蹲在那里一天都没见人来,丁长生说道:“看来这个老蒋很狡猾,根本不信任老张,所以,根本没来,肯定是到别的地方住了”。

    就在丁长生想着要不要再和那个老张联系一下,让他问问这个老蒋到底去哪了时,意外接到了薛桂昌的电话。

    “薛书记,有事?”

    “长生,怎么搞的,国家信访局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下午他们接到了一个湖州人递上来的表格,说是姓蒋,怎么搞的,不是让你们看紧点吗?”薛桂昌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薛书记,我就在北京,来了三个人,拦住了两个,这个是在天津下的车,失控了,我们正在找这个人呢”。丁长生说道。

    “你在北京呢,那好,我给你发个地址,你马上到这个地方来,我们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办”。薛桂昌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