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68:关系为王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挂了电话,丁长生只想把电话摔了,拦来拦去,还是没拦住,潘河山看着丁长生的脸色,也预感到事情不好,等到丁长生看向他的时候,问道:“丁市长,怎么了?”

    “老潘,你这个位置怕是保不住了,那个老蒋已经在信访总局登记了,你想想,这是啥意思?”丁长生说完没再理他,直接转身向车走去,准备去和薛桂昌见面,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

    “哎哎,丁市长,你去哪?我和你一起去呗,我对北京这地熟”。潘河山说道。

    丁长生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他,问道:“我去见薛书记挨训,你去吗,看看会不会把你就地免职了?你呀,就在这里等着,和老张联系,和老蒋家里人联系,争取找到人,把人带回去,别在北京生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丁长生算是烦死了这些狗屁倒灶的事了,没想到自己上任副市长干的第一件工作就是这档子事,丁长生看过这三个人的材料,除了这个老蒋的事情市里没法解决之外,其他两人都可以在市里消化掉,但是这些人就是不给解决,一直拖到现在,这些王八岛不知道平时都在干什么,丁长生甚至想是不是这些干信访的不愿意汇报解决,没人信访了,信访的这些人干么去?

    但是现在不想这些了,还是想想怎么和薛桂昌交代吧。

    薛桂昌现在是代表团成员,出来是要请假的,而且给的时间也不多,以前这些代表团来北京开会,那就是旅游加会朋友,顺带着还能跑个项目啥的,但是现在不行了,来开会就是开会,开会期间不能长时间请假,开会的会议期间更是不能请假。

    所以,丁长生赶到地方时,薛桂昌的一句话就是:“我请了一个小时的假,现在还有三十五分钟,我就得回去,说说吧,怎么办?”

    “嗯,您不是在信访总局有朋友吗,能不能把那个材料给撤回来?”丁长生也没客气,问道。

    薛桂昌摇摇头,说道:“那是什么朋友啊,只不过是个消息来源而已,每年给人多少钱,有了咱们那里的上访信息,人家给个消息,然后我们去跑关系,把这个材料给撤回来”。

    “那也行啊,既然是有操作的程序,那我们也按照程序来就是了,去年找的谁,今年还找谁不就完了,我知道,就是钱的事嘛,简单”。丁长生说道。

    “要是钱的问题就简单了,现在那个人离职了,放了外省锻炼去了,我们还没来得及和新来的管这件事的人接上头,我本来是想趁着开会的时候,找人拉拉关系,这种人是迟早都用得着,所以,必须提前铺路,但是没想到,我这边还没来得及铺路呢,就出了这事,你说怎么办?”薛桂昌有些急躁的说道。

    “嗯,这事省里还不知道吧?”丁长生问道。

    “现在可能不知道,但是很快就会知道,他们会一级一级的打电话,直到这件事的发源地,所以,就看我们能不能在他们通知之前把这件事摁住了,我猜他们也会给我们留一段时间准备的,所以,你要利用这个时间段,把在北京的关系都用上,否则,难”。薛桂昌说道。

    丁长生笑笑,问道:“您这里真的没有关系了?”

    “我现在想不起来找谁,你先办着,实在不行了,我去找梁书记问问情况,但是免不了要挨骂了”。薛桂昌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那我先试试吧,实在不行了,我会给你发信息的”。

    “好,长生,辛苦了,没办法,我们干的就是这个活,能咋办?”薛桂昌也很无奈的说道。

    薛桂昌给的半个小时很快就到了,他离开后,丁长生坐下,要了一杯咖啡,慢慢的搅动着,然后给肖寒和陈尔旦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到这里来找自己,等到他们到了的时候,丁长生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肖寒先到的,看着疲惫不堪的丁长生,心里有些心疼,脱了自己的羊毛大衣想要给他盖上,咖啡馆里虽然温度还可以,但是睡着了依然是会感冒的。

    “吵醒你了,对不起”。肖寒歉意的说道。

    “没事,来了,坐吧,想喝什么自己点,我醒醒神”。丁长生说完又闭上了眼,五分钟后,这才睁开眼,看了肖寒一眼,发现肖寒比以前有光彩了,眉宇之间也有了淡淡的媚意,他起来去了洗手间,洗了把脸回来。

    “什么事啊,这么着急,还不回家去说,我今天没出去,就在家里呢”。

    “是吗,忘了,我对这里没多少概念,不知道这里离家近,最近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呗,不过,我想你了”。肖寒现在彻底放下了大家闺秀和高冷的姿态,在丁长生的面前简直是低贱的没有原则了,但是她知道,丁长生就是喜欢她这样,所以,只要是在丁长生的面前,她就刻意的放下自己的尊严。

    丁长生看看她,说道:“你在京城里有信访局的关系吗?”

    “信访局?干嘛,你要上访啊?”肖寒笑着问道。

    “什么呀,是湖州的一个上访户到信访总局去了,递了材料,现在想要把这份材料撤回来,能撤回来,这就算是今年湖州市没有到总局信访的,要是撤不回来,那就等着年底清算吧,到时候这件事到此处理的怎么样,会有很多人盯着,所以,现在就是怎么把材料要回来的问题”。丁长生说道。

    “嗯,你让我想想,谁家在信访局那边有人,我还真是要好好想想,我打几个电话问问吧……”说完,肖寒拿出手机,当着丁长生的面挨个电话拨出去了。

    陈尔旦过了一会也来了,见肖寒在打电话,就没说话,和丁长生打了个招呼后,要了杯咖啡和丁长生坐在一起小声交谈起来。

    “是吗,她家有人在那里工作吗?”肖寒欣喜的问道。

    “好像是,你给她打电话问问呗,你们不是熟嘛”。

    “好,谢谢,我这就打电话问问”。肖寒说完,就挂了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