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78:传言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我明白,这就要在选择股东时做到可控,否则的话,到时候有可能是为别人做嫁衣了,尤其是像安家这样的人进来,我们能做到可控吗?”丁长生问道。

    “那就不让他进来,怎么了,这是湖州,不是北京,我们还能做不了我们自己的主了?”薛桂昌问道。

    丁长生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只要是薛桂昌这里能咬紧牙关,何远志那里就算是松了口,问题也不大,所以,丁长生此时呛火,就是要薛桂昌表个态。

    “说的也是,但是就怕有些人到时候顶不住安家的攻势,我直接告诉许家铭了,我说成立城投公司这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上面还有书记和市长呢,你猜他说什么,他说可以让安靖来找你们,所以,领导,你要有个思想准备啊”。丁长生笑笑说道。

    “你小子,这是在给我打预防针呢,还是给我设套呢?”薛桂昌笑笑,又扔给丁长生一支烟,丁长生这次点着了,深深的吸了一口,说道:“安家的事,梁书记是什么意思?”

    “梁书记没说,但是好像是挺开心的,所以,以后安家在湖州的事情,我们要多考虑一下领导的意思,安如山虽然没能入常,可是怎么着也会弄个副总理,所以,梁书记也不好多说什么”。薛桂昌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薛书记,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湖州市公安局的局长,你是怎么考虑的?”

    “说到这件事,我就头疼,陈汉秋的事我还真是不好弄,把这个人弄走,阻力肯定是不小,梁书记也不见得能同意”。薛桂昌说道。

    “可是陈汉秋如果继续待在这个位置上,好几个案子就都成了死案了,材料和权力都在他的手里,你说下面办案子的人办不了能怎么办?”丁长生问道。

    “说的是,你有什么想法吗?”薛桂昌问道。

    “薛书记,既然是市局这边一时半会没办法松动,但是有些位置就不能空着,比如说检察院”。丁长生说道。

    “嗯,你有人选吗?”薛桂昌坐直了身体,盯着丁长生,热切的问道。

    “刘振东,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现在在省厅负责邸坤成和朱佩君的追逃案,如果把他按在检察院,这两个案子就能继续了”。丁长生说道。

    开始的时候,薛桂昌没想明白丁长生的意思,还以为丁长生是想安插人手,但是过了一会才想明白,丁长生想在检察院安插人手,这是一定的,但是另外一方面,要是邸坤成的案子继续查下去,那么谁最难受,肯定是安家。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薛桂昌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安如山没有入常,但是安家的势力却没有减少,下一步安家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但是邸坤成的事绝对是安家摆脱不了的一个梦魇,所以,除非是邸坤成死了,否则的话,他们家就永远都得小心邸坤成,那么刘振东一直都在查邸坤成和朱佩君,这不就是一个楔子吗,只要是安家为难我们,或者是在湖州不老实,那我们就可以动一动这条线,这对我们自己也是有好处的”。

    “你说的没错,这是个好主意”。

    “所以,刘振东要到湖州来的事,还希望薛书记能说句话,其他的嘛,我去找梁可意,梁可意要是办不了,再去找梁书记,我们这也是未雨绸缪,不至于到时候被人牵着鼻子走”。丁长生说道。

    “嗯,没问题,这件事我会说话的”。薛桂昌说道。

    丁长生告辞后,薛桂昌拿过来丁长生写的那个材料,仔细的研读起来,没想到,这一读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秘书敲门该下班了,薛桂昌这才揉了揉眼睛,还有一部分没看完,他想看完再走,因为丁长生虽然写的都是一些框架性的东西,可是这却等于是一份未来几年的城市规划。

    薛桂昌看到的是一份城市规划,却没看到丁长生在这里面夹带的私货,这些私货就包括了谢九岭的那块地也在规划中,到时候要么是政府花高价把地买回来,要么就是谢九岭自己开发,这是被人看不透的地方。

    “小李,你把这份材料复印十份,让各个常委办公室或者是秘书来领,拿回去看看,然后下次开会时讨论这件事”。薛桂昌看完了最后一页,叫来了秘书李鹤佳,说道。

    李鹤佳去复印材料了,然后等着薛桂昌下班,在回家的车上,李鹤佳问道:“薛书记,这份报告是丁副市长写的?”

    “对,怎么了,你看没看,写的怎么样,你呢,也复印一份回去看看,但是要注意保密,现在只是个草案,还没形成文件,不能泄露出去,发给各个常委时也叮嘱一句,就是保密的问题”。薛桂昌说道。

    “是,我明白,一定注意保密”。李鹤佳说道。

    过了一会,李鹤佳继续说道:“这位丁副市长还真是个人才,年纪轻轻就是副市长了,听说还有个大公司,还很有钱”。

    薛桂昌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想说什么?”

    “书记,没什么,我能想什么,只是外面有一些传言,是关于丁副市长的”。

    “哦?什么传言?”薛桂昌问道。

    “都说丁副市长早已经是身家巨万了,怎么还会回来当这个副市长呢,收入肯定比他当老板少多了,不知道这人图啥,一个人做某些事,总得图点啥,但是一个不图点啥的人,才是最可怕的,您说呢?”李鹤佳问道。

    薛桂昌看了李鹤佳一眼,这小子跟了自己两年了,从来没有胡说八道过,这一次说的话有些离谱,但是这也提醒了薛桂昌,对啊,丁长生到这里来当这个副市长,到底想要什么呢?

    李鹤佳当然不是说者无心,薛桂昌也不是听者无意,所以,这件事就在薛桂昌的心里种下了草,他也很好奇丁长生回来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丁长生不知道自己这么多的努力,就被一个秘书轻松的给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道,所以,领导身边的人才是最不可忽视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