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86:吃不了兜着走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他这次回来,和以前走的时候是不一样了,这几年没见,成熟了很多,要不然你以为我会深陷其中吗,要是还是以前那个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性子,我也看不上他,官场上讲的是谋略,而不是一味的好勇斗狠,这和我们的历史文化有关系,官场文化说到底是个谋略文化,他以前的那些做法我特别看不上,从他离开白山时,我就知道,他早晚要出事,果然后来出事了”。林春晓说道。

    罗香月没吱声,继续听着林春晓分析丁长生。

    “虽然我不知道他将来会走到什么位置,但是目前来看,开局不错,这才回来多长时间,就运作到这个位置了,这是个坎,多少人一辈子都倒在这个坎上,所以,现在的丁长生和以前的丁长生不一样了,你看看他是怎么不动声色的将湖州纪委副书记和检察院检察长干掉的,就知道他是不是成熟了,一味的喊打喊杀的人能爬多高的位置?”林春晓继续说道。

    “好吧,他现在在你眼里都是优点,怪不得人家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呢”。罗香月开玩笑道。

    林春晓摇摇头,说道:“也不全是,现在他在湖州基本也是孤立无援,他要想干点事,必须手下有得力的人才行,否则,他就是计划的再好,也都是空中楼阁,没人干活怎么行,所以,你要抓住机会”。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你知道该怎么做?男人要女人忠心,你能表明你忠心吗,他和我说过,唐玲玲和他也是像我和他一样的关系,但是现在唐玲玲替安家做事,安家是谁,一直都在和丁长生对着干,你说,他心里多窝火,所以,他啊,对于女人的凉薄算是看透了,尤其是我们这些在官场打拼的,会不会有奶便是娘,不是每个人都能守住自己底线的”。林春晓说道。

    罗香月听到这里,算是品出什么味来了,看了林春晓一眼,林春晓没吱声,这种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是每个人都有这觉悟,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出来,林春晓做出来了,不见得罗香月能做出来。

    毕竟,罗香月是有家庭的人,身上背负着道德的包袱,所以,林春晓不会说的太直白了,还是那句话,酒喝到嘴里,是什么味,那需要你自己品,我之蜜糖,对你可能就是砒霜。

    “我以为你们掉厕所里了呢,刚刚还想打个电话问问用不用去捞你们”。她们俩进去的时候,丁长生正在泡茶,喝茶。

    “这里环境不错,我带着香月转了转,这也是我刚刚发现的一个地方,现在吃个饭也挺难的”。林春晓说道。

    “不是吃饭难,是吃了饭之后谁付账的问题,拿自己的钱付账,不赊账,不开发票,谁能奈你何,朋友之间聚聚也要纳入到纪律范围之内了?”丁长生问道。

    “你也是干过纪委的,你还不知道吗,还问我们?”罗香月将了丁长生一军。

    “算了,你们俩一伙的,我说不过你们”。丁长生认输了。

    林春晓和罗香月相视一笑,难得有丁长生认怂的时候。

    “对了,说点正事吧,现在湖州新的班子上班,百废待兴,除了那个物流园之外,还有开发区几个半死不活的公司,其他企业少的可怜,走的走,关的关,倒闭的倒闭,所以,我这次来也是想挖几个公司走,你放心,我是说邀请他们去开分公司,不是连根拔走,你看看你那小气的样”。丁长生指着林春晓说道。

    “不是我小气,你这话说的也太那个了吧,当着我这个市长的面就开始挖我的墙根,不行,白山的企业,你一个都别想弄走”。林春晓说道。

    “你看看,你看看……”丁长生指着林春晓,对罗香月说道:“刚刚还说要支持我的工作,现在一到正经问题上就怂了吧,好吧,我的意思是问问人家有没有意愿到湖州去开公司,又不是一下子搬走”。丁长生说道。

    “我说丁市长,这白山刚刚有了点起色,你就不要现在挖了好吧,你再去别的地方想辙吧”。林春晓说道。

    “能去别的地方想辙,我还到你这里来干啥,这么说吧,未来的几年呢,湖州肯定还是依靠房地产,所以,白山有没有比较大型的房地产企业,给我介绍几个,到我们那里搞基建”。丁长生说道。

    “房地产企业?嗯,这个还真有,对了,有个叫万有才的,你知道这个人吗,你如果知道这个人的话,他的企业还可以,规模上还能满足你的要求”。林春晓说道。

    “这人我知道,我还没正式入职的时候,就和这个人打过交道,但是我总共感觉这个人的路子有些野啊,一个村干部起家的对吧?”

    “你管他是什么起家的,只要是能为你所用就行呗”。林春晓说道。

    “但是这个人好像是和成家有些关系,现在一个柯子华在湖州就够我头疼的了,再去个万有才,我不是没想过,我只是担心这俩人现在都和成功有关系,到时候会不会出乱子?”丁长生说道。

    “能出啥乱子,只要是把好质量关,只要是不合格,那就把他们赶出湖州就是了,以你的本事,他们还敢炸刺吗?”林春晓问道。

    丁长生一时间沉默不语,这个时候开始上菜了,直到他们举起第一杯酒,丁长生才说道:“好吧,那我下午见见这个人”。

    “哎,这个人呢,和司嘉仪关系不错,司嘉仪那个高科技公司就有他的股份,是个很有头脑的人,你们既然是认识,没了解吗?”林春晓问道。

    “以前白山的几栋楼是给他盖的,只是感觉这个人很狡猾,不好控制,真要是引资到湖州去,那我就得好好考察一下了,毕竟那几栋楼是我自己的生意,垮了也就垮了,但是引资到湖州去,那可是政府的项目,一点问题都不能有,否则,我吃不了兜着走了”。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