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88:匹夫无罪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知道司南下肯定是有很多事要说,所以就当一个好听众而已,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不说。

    “我在湖州时,薛桂昌和何远志就不和,这是都知道的事情,那时候他们一个常务副市长,一个副市长,按说没多少交集,但是他们俩就是尿不到一个壶里,所以,他们俩的关系不可调和,梁文祥把你放到湖州市担任副市长,我不信他对你没什么要求吗?”司南下问丁长生道。

    丁长生笑笑,依旧是没说话。

    司南下看看丁长生,要说以前丁长生是只小狐狸,自己是老狐狸,那么现在的丁长生起码也算是一直成熟的狐狸了,丁长生的成熟和他的年龄极不相称,没办法,不一样的环境,造就不一样的人,丁长生就是属于那种被环境造就的人才。

    “不过我倒是想告诉你的是,无论梁书记委托你什么事,告诉你怎么做,你都不要听他的,你做你的事,当你的官,把自己的事做好,不失事,这就成了,至于薛桂昌和何远志之间有什么问题,那是他们的问题,与你无关”。司南下说道。

    “嗯,我知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我老丈人也是这么说的”。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嗯,石部长有见地,有他帮你把关,没问题的,而且表面上是薛桂昌和何远志在斗,我说的是现在,以前那可能真的是人性不同,所以导致性格差异很大,你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你,但是现在呢,现在仲华是省委常委,是省城的市委书记,再往上就可能是省委副书记或者是省长,这都是有可能的,梁书记虽然和仲家的关系不错,但那是以前,现在力量此消彼长,梁文祥书记不会没有想法,这也是一定的,你说呢”。司南下说道。

    如果说之前司南下议论何远志和薛桂昌,那么丁长生也只是姑且听听,就当是一乐,但是丁长生听闻司南下说到了仲华和梁文祥的关系,以及他们之间可能发生的结果,丁长生就有些不淡定了。

    这倒不是说丁长生担心仲华和梁文祥斗起来,他们打起来和自己的关系也不大,丁长生不淡定是因为这样的话,司南下说出来是不一样的,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呢?

    司南下没拿自己当外人,这样的话,也只能是关起来门来说给自己的晚辈听,要是石爱国这么说,丁长生不会这么惊讶,可是司南下这么说,司南下对丁长生得是多大的信任?

    所以,当丁长生听到司南下这么说的时候,丁长生就坐直了身体,脸色也凝重起来了,怔怔的看着司南下,聆听他下面会说什么。

    “长生,你如果这次塌下身子来使劲干,努力工作,我觉得你的前途还是很光明的,因为各方面你的关系都不错,也没走错什么道路,所以,只要是少掺和那些屁事,他们都会喜欢你,拉拢你,明白吧,所以,就按照我说的,老老实实干事,老老实实做人”。

    “我知道,司书记,您这话我记在心里,一定是早晚都自省一遍”。丁长生说道。

    “我老了,再有两年就到点了,可能会去个政协之类的养老,我现在担心的是嘉仪,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司南下问道。

    丁先生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司南下看的都笑了。

    “司书记,您说吧,我该怎么做?”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他知道,司南下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绝不会说那种让丁长生离婚娶司嘉仪的话,所以丁长生才敢把这个语言的话语权交出去。

    “我现在别的不担心,她不结婚就不结婚,这都没问题,现在不婚主义者多了,我还是很开明的,与其嫁个渣男,还不如不结婚呢,至少不会受伤害,你说呢?”司南下问道。

    这话问的,丁长生心里话,你问我干吗,好像你说的那个渣男就是我呗,可是我确实是没把你闺女怎么样啊。

    “对对,……”

    “所以,我现在担心的是她那个公司,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个公司现在是一个技术领先的公司,国外都能派人来刺杀她们俩,你想这里面的利润有多少,我现在也不好估算,这要是在国外也就罢了,可是这是在国内,眼红的人多了去了,我现在就担心她们早就被人盯上了,等到肥了一块杀,那可是一大块肥肉啊,国内的情况你比我清楚,要想搞垮一个企业,招数多的是,刑法上至少有五十个罪名等着你呢,我现在担心这个企业会给她招来灾难”。司南下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表示认可司南下的话,没错,现在虽然环境好多了,但是国进民退的现象不是没有,为什么资本家稍微有点钱就张罗着移民,道理不讲也很明确。

    “你的意思是……”

    “我没别的意思,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你要是能帮她就帮她,实在帮不了的话,你无论想什么办法,也要把她们俩给我救出去,我不想我在晚年还给女儿送牢饭”。司南下说道。

    丁长生精神一凛,皱眉问道:“司书记,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还是有什么风声?”

    “前几天,中汽集团和嘉仪她们谈崩了,所以这事现在很麻烦,我在白山约见过许弋剑那个人,国企老总,比我级别高了去了,很不把人放眼里,所以,我现在也很为难,这就是我要说的事情,你就是不来找我,我也会过几天去找你,我知道,这种事,也就只能是找你了,我没别的人可找”。司南下说道。

    “他们想干啥,一个是国企,一个是民企,他就是想吃,也不能吃的太难看了吧?”丁长生问道。

    “无论是吃的好看,还是吃的难看,可那是嘉仪她们辛辛苦苦搞出来的,没拿国家一分钱的科研基金,都是自己贷款,自己借钱搞出来的,现在好了,来摘果子了,你说谁能受得了,而且这个技术很可能会让她们富可敌国”。司南下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