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598:忍着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看都没看她一眼,扬长而去,但是张和尘的尴尬是不知道怎么办,是进去帮着唐玲玲,还是关上门当做不知道这事,就在她尴尬的时候,门外有人来找唐书记汇报工作。

    “那个,陈局长,不好意思,唐书记这就要去开会了,你要不换个时间再来?”张和尘拦住了市局局长陈汉秋。

    “我就是几分钟的事,说完了就走,耽误不了她开会”。陈汉秋说着,就要往里闯,但还是被张和尘伸手拦住了。

    “怎么,你这个秘书还有这职责呢,拦着不让进去”。陈汉秋脸色不虞的问道。

    张和尘双手抱肩,说道:“陈局长,再怎么说我的领导也是市委副书记,也是你的领导,你就算是要进去,也得她同意吧,你这么就闯进去,是不是对领导不尊重,刚刚副市长丁长生来这里见唐书记,唐书记让他等了一个小时,你就不能让我进去通报一声?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吧?”

    陈汉秋没想到之前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秘书,这会倒是给自己上起课来了,而且她刚刚说到了丁长生刚刚来过,自己怎么没遇见他?

    他没遇见丁长生是因为丁长生是走楼梯上楼去开会,他是坐电梯上来找唐玲玲,所以刚刚好错过,否则,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不可能不遇到一起。

    “丁市长来过?什么事?”陈汉秋问道。

    张和尘摇摇头,说道:“这我哪知道,那是领导们之间的事,我就是个秘书,能干啥,要不,您在这里稍微坐一会,我去看看唐书记好了没有,她刚刚说要换件衣服去开会”。

    陈汉秋想要发火,但是这发火的理由却没有,张和尘不卑不吭,说的句句在理,于是点点头,坐在了张和尘房间的沙发上,看了张和尘一眼,极不友善,但是张和尘无所谓,这会她不去唐玲玲的房间也不行了。

    于是她进了半掩着门的唐玲玲的办公室,唐玲玲不见了,她就知道唐玲玲肯定是去了里间,于是回身反锁了门,生怕这个陈局长不守规矩再闯进来了。

    张和尘走近了里间的门,叫了声:“唐书记……”

    “进来吧”。唐玲玲的声音有些颤。

    唐玲玲没有避讳张和尘,她在心里早已把张和尘当做是自己可以信赖的人,所以,当张和尘走进来时,她正站在镜子面前,背对着穿衣镜,扭头看镜子里的她自己的臀.部,有些瘀滞,有些红痕,有些地方已经有些血痕了,可见当时丁长生下手有多狠。

    “陈汉秋来干什么?”唐玲玲问道。

    “他没说,让我挡在外面了,门也反锁了”。张和尘说道。

    “谢谢”。

    “唐姐,要不我带你去医院吧,这要擦点药什么的吧”。张和尘试探着问道。

    唐玲玲摇摇头,说道:“不用,自己会好的,这个混蛋,下手这么狠,我早晚要他好看”。

    张和尘又试探着说了一句很蠢的话,说道:“要不我们报警吧,他怎么能这么打你呢……”

    “报警?好啊,门外就是公安局长,报警很方便”。唐玲玲白了她一眼,这个眼神就是在说她白痴。

    她们俩时间长了,彼此早已知道对方的性格脾气,所以,偶尔开个玩笑什么的,彼此都不在意,女领导也是人,再高的领导,身边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依赖性也是在长期的相处过程中形成的,所以,唐玲玲和张和尘之间的领导与下属之间的关系早已慢慢淡化了。

    “那你待会还去开会吗?”

    “不去怎么行,常委会,我来上班了,不去开会,那些人不知道又要说什么呢,算了,帮我把衣服提起来,慢点就行”。唐玲玲说道。

    于是,张和尘慢慢的,尽量的拉开了内.裤的松紧带,不让布接触到她的皮肤,可是当她松开了松紧带时,内.裤的布料还是紧紧的贴在了皮肤上,疼痛感瞬间传来,刚刚是火.辣辣的感觉,可是没有外面的布料勒紧,她还可以忍受,但是这个时候内.裤的布料太紧了,紧紧贴在了皮肤上,疼痛感翻倍。

    眼见着唐玲玲疼的呲牙裂嘴,而且头上开始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张和尘不忍,又把内.裤的松紧带拉开了,让布料暂时脱离了她的皮肤。

    “嗯,唐姐,要不然把这个脱了吧,别穿了,这个太紧了,这么勒着,你受不了的,待会还怎么开会?”张和尘问道。

    开始时,唐玲玲还不同意,但是后来试了好几次,实在是疼的受不了,到最后干脆脱了秋裤,就穿一件裤子,连内.裤都没穿。

    虽然感觉凉飕飕的,可是没办法,只有这样才能不那么疼了。

    “唐姐,待会我出去一下,去医院买点擦拭的药水之类的吧,这样不行的,万一冻了怎么办,现在天这么冷了”。张和尘说道。

    唐玲玲那个囧啊,本来想说不用的,可是到了最后,还是妥协了,点点头,说道:“谢谢你”。

    张和尘微笑了一下,然后问道:“门外那个,你还见吗?”

    “叫他进来吧”。唐玲玲点点头,说道,他既然来了不见也不好,就是不知道是啥事找自己。

    陈汉秋进来时,唐玲玲正站在办公桌后面整理笔记本之类的东西,一副要出去的样子,一看就是不想给他多少时间在这里瞎叨叨,其实是她现在坐不下,要是坐下了,就可能站不起来了。

    “陈局长,你有什么事,长话短说,我要去开会了,还有十分钟就到时间了”。唐玲玲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问道。

    “也没啥事,市局的工资欠了两个月了,什么时候发?”陈汉秋问道。

    “市局的工资欠了两个月?已经不错了,有的单位三四个月没发了,湖州就是有这传统,欠工资,再说了,这工资的事,你和我说有什么用,我又不管钱,你要么去和市长要,要么是去和财局局长要,我一个副书记管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吗?”唐玲玲不冷不热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