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00:对抗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看了一眼薛桂昌,但是薛桂昌却没有看他,这更是让丁长生心存疑虑了,难道刘振东那件事真的出了变数了?

    他不在考虑这件事,专心开会,看看薛桂昌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你们都看了那个方案了,说说吧,到底是怎么想的?”薛桂昌说道。

    “我先说几句吧”。唐玲玲先说话了,这倒是让丁长生感到很是意外。

    薛桂昌点点头,示意唐玲玲可以开始了。

    “说实话,我拿到这个方案时,差点笑出声来,这个方案之宏大,恐怕不是一年两年能建成的,规划的面积这么大,我想问问,钱从哪来,我也分析这个方案的关键点了,就是整治香水河,光是整治香水河这一件事,需要多少钱?”唐玲玲问道。

    丁长生看都没看她,低头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东西,薛桂昌这时才看了丁长生一眼,想着待会点他的名,让他和唐玲玲对垒。

    可是他心里也在担心,因为刘振东的调职问题确实出了麻烦,有人截胡了。

    所以,薛桂昌没法向他交代,但是这个方案是丁长生写的,而自己和何远志在会前沟通时,何远志明确表示反对这个方案,还说,现在市财政已经是揭不开锅了,哪有钱搞这个东西?

    可是薛桂昌认准了丁长生制定这个方案的弦外之音,那就是如果在自己任上搞定了这个方案,的确是可以为自己的继续升迁增加砝码,也能为湖州老百姓留下点什么东西,这比建设几个广场要实际的多。

    最重要的是,可以通过这个基建建设,拉动湖州的经济发展,至于钱从哪里来,湖州市是一级政府,还能找不到钱吗?

    “我也知道香水河现在很臭,是湖州市老百姓心里的痛点,但是怎么办,全市的污水管网没有,都往香水河里排,要治理,就要先建立全市的污水管网,建立污水处理厂,这些都需要钱,问题是现在政府没钱,刚刚市局的陈汉秋找我说,市局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我说你知足吧,市里有的部门都三四个月没发工资了,连公务员的工资都发不了,哪有钱搞这些,我的意思是,先发展一下经济,等到经济上去了,这些再考虑也不迟,这是我的意见,各位参考”。唐玲玲说道。

    唐玲玲反对,丁长生是知道的,也在意料中,不然的话,安家不会放过她,她现在在常委会,不就是一个替安家的利益发声的出声筒嘛,这都没关系,只要是她想改,自己有的是办法,安家也不能阻止丁长生。

    “我也说几句吧,我虽然不管经济,但是唐书记刚刚也说了,市里财政的确是困难,这怎么办,钱从哪来,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纪委书记杨军剑说道。

    “看来反对意见不少啊,就没有赞成的意见吗?”薛桂昌笑笑,问道。

    居然就真的没人出声,薛桂昌这个时候看向了丁长生,丁长生也看向他,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

    丁长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缩回去,更不能因为刘振东的事情闹情绪,这种事时常发生,官场如江湖,强盗多的是,而且都还是明目张胆的抢劫。

    所以,事情一码归一码。

    这个时候要是丁长生再不说话,薛桂昌就真的太难看了,而且要他点名也很难看,不点名主动发言,那是对领导的支持,点名发言,那是对领导的敷衍。这里面的差别大了去了,所以,丁长生会意的点点头,清了一下嗓子,准备发言了。

    “我说几句吧,首先,各位担心的钱的问题不是问题,我查了一下,对于城市改造这一块,我说的是棚户区改造,住建部是有资金支持的,有补贴,好像咱们市还没用到这些,这个我准备去一趟省里和北京,把这块资金申请一下,可以解决一部分缺口,剩下的呢,就是贷款了……”

    “贷款?这些都要贷款,哪辈子还完?”唐玲玲没等丁长生说完,就质问道。

    这让很多人都在想一件事,那就是传说丁长生和唐玲玲的关系很密切,而且还说唐玲玲和丁长生有那种关系,可是这样针尖对麦芒的样子,也不像啊?

    “贷款当然好还了,但是,唐书记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呢?”丁长生反问道。

    唐玲玲摆摆手,示意丁长生继续说。

    “我听了这么多,无非就是钱的问题,我说了,钱的问题好解决,市政建设,我们每年都是有专款的,对吧,事实上呢,这几年的市政建设专款都挪用了,我希望这个专款可以专用,从今年开始,我找投资建设一个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费由政府补贴一部分,市民缴纳一部分,谁排污,谁就得交钱,很简单,你家里用了多少水,这些水不可能都喝了,那就按照这个交污水处理费,这个可以操作吧?”丁长生问道。

    此言一出,常委们议论纷纷,交头接耳,还是唐玲玲看向丁长生,说道:“丁副市长,你知道你这个主意要是被老百姓知道了会怎么骂你吗?”

    “我不在意他们是怎么骂我,但是湖州的经济上去,环境变好,这不该是政府一家的责任,作为造成这些污染的广大市民都该承担责任,等到污水处理厂建好了,香水河改造好了,他们愿意怎么骂就怎么骂,但是我相信,他们还不敢到市政府来指着我的鼻子骂”。丁长生凛然的说道。

    这番话说出来,无人再应声了,丁长生看看在座的这些人,继续说道:“责任总是要有人来承担,薛书记和何市长都干过我这个职位,这个位置不就是承担责任当替罪羊的嘛,所以,如果这个计划出了问题,责任就扣在我头上好了,大不了我还可以出国做个富家翁,所以,各位不用担心,你们只需要支持这个规划就行了”。

    “你说的简单,这是常委会,每个人都是要签字的……”

    “签字也可以写明自己的反对意见,这没问题吧?”丁长生对唐玲玲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