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06:听说你结婚了?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发改委号称是小国务院,历来发改委都是出领导的地方,所以丁长生没有按照周红旗说的那样,只派车,不去人,而且他还把这事汇报给了薛桂昌,这是不能不汇报的。

    “你先去接待着,看看什么情况,到时候我和他一起吃个饭,毕竟他也不是来正式考察的,所以,没必要太大动静,只要是不失了礼数就行”。薛桂昌说道。

    “那我去车站接人吧,怎么说,咱们市里一个领导也不露面也不好”。丁长生说道。

    “嗯,你去,你是常委,副市长,也可以了,看看是什么来路,到时候再说,对了,周红旗没说是谁来吗?”薛桂昌问道。

    “没说,我也没问”。丁长生说道。

    薛桂昌笑笑,说道:“你怎么不问问呢,我听说你们俩的关系不错,这个都打听不出来吗?”

    丁长生苦笑不已,说道:“这事可能是比较敏.感,所以,我就算是想问,人家也不一定说,强人所难就没意思了,来了不就知道了嘛”。

    “也对,不过这个周红旗确实不一般,当年她老子还在中南省的时候,她就很厉害,现在从商了,依然很有主见,长生,你的朋友,没有吃素的”。

    “我吃素”。丁长生笑笑,说道。

    “你可拉倒吧,你更不是吃素的,好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这段时间比较忙,注意身体,年轻是好事,但是年轻时不注意身体,到了年纪大了就会出问题了,待会我要去看个人,你去不去?”薛桂昌问道。

    “看谁啊?我去合适吗?”丁长生问道。

    “你来了湖州还没见过楚鹤轩吧?”薛桂昌问道。

    “嗯,没见过,听说他病了,一直都住院呢?”丁长生问道。

    “没错,自从去了人大当主任之后,他的病就犯了,基本都是在医院里住着了,但是无论怎么说,他也是人大主任,主任住院,副主任干活,这些副主任吧,也没几个是省油的灯,都想着楚鹤轩要么死,要么退,但是楚鹤轩还真是能活,就这么半死不活的挺着,说他病重吧,他也能上班,但是要是真的上班干活,又没那个精力了,你说咋办?”薛桂昌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得的什么病啊?”丁长生问道。

    “身体上有病是很正常的,年纪大了嘛,但是多半还是心理上的病,好了,不说了,待会我去看看他,你要不然一起去,你们也算是老乡吧?”薛桂昌问道。

    丁长生点点说道:“有点关系”。

    丁长生跟着薛桂昌一起坐车去了医院里,楚鹤轩所住的病房很安静,这一层楼都没有安排其他病人,他们俩进屋时,楚鹤轩正在看当天的报纸,穿着病号服,和真的似的。

    看到丁长生和薛桂昌进来,急忙起身要坐起来下床,但是被眼疾手快的薛桂昌给按住了。

    “楚主任,你不要起来了,咱们都是老同事了,还讲这些虚的干嘛,身体感觉怎么样?”薛桂昌热切的问道。

    “好点了,但是医生还不让出院,说是还要继续观察”。楚鹤轩的老婆在一旁说道。

    “嫂子,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要不然,请个护工吧,嫂子也挺累的,来回跑”。薛桂昌说道。

    他们闲聊着,丁长生把手里的花放到了桌子上,这个时候楚鹤轩注意到了丁长生,他们已经好几年没见过面了。

    薛桂昌顺着楚鹤轩的眼神看过去,拍了一下脑门,说道:“你看我这记性,对了,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是丁长生同志,现在是常务副市长”。

    “长生,我们可是有几年没见面了吧?”楚鹤轩说道,向丁长生伸出了手,丁长生听到介绍自己呢,急忙往前凑了凑,和楚鹤轩紧紧的握在一起。

    “是啊,楚主任,我们是好多年没见了,等你出院了,我们得好好聚聚”。丁长生说道。

    “唉,年轻就是好啊,后生可畏,当年我还在白山的时候,算了,不提了,不提了……”楚鹤轩的眼睛里满是落寞,这一点丁长生是看的出来的。

    楚鹤轩这个人大主任,怕是干不长久了,不知道年后会不会换人,虽然人大主任平时没多少工作量,但是老是待在医院里也不是个事。

    “楚主任,我是想和你说点事……”薛桂昌说道。

    这个时候,楚鹤轩的老婆一听这话,立刻说自己出去打壶热水来,丁长生也跟着出去了,他不知道薛桂昌要和楚鹤轩谈什么,但是他猜谈的事自己应该是可以听的,不然薛桂昌就不带自己来了。

    丁长生在走廊里想要抽支烟,刚刚拿出来,电梯门开了,丁长生一看,以为是医生或者是护士呢,赶紧把烟藏了起来。

    “哎呦,你怎么在这里?”从电梯里出来的居然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一头齐耳短发,作为女人,头发显得短了点,不过显得特精神,一件紫色的羊毛大衣披在身上,里面是黑色的高领毛衣,牛仔裤很瘦,像是贴在身上一样。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了?我来看看楚主任,怎么了?”丁长生笑笑,问道。

    “是吗,那谢谢你了”。胡佳佳走到丁长生的面前,向他伸出了手,丁长生也伸出手,非常正式的握了握手,丁长生笑了,胡佳佳也笑了。

    “早就听说你回来了,但是没敢去找你,怕人家说我趋炎附势,我在想,你会不会先联系我呢?结果没有,等了很久都没有,那个时候我就暗自庆幸,我多亏没去找你,要不然你到时候说不认识我,你说我得多尴尬?”胡佳佳说道。

    “去你的吧,我是那样的人吗?”

    “哎,那可说不准,人是会变的,尤其是像你这样的有钱人,谁知道这几年你会变成什么样子,到底是变得好了呢,还是变得坏了呢?”胡佳佳瞄了他一眼,说道。

    “好坏试试不就知道了,听说你结婚了?”丁长生问道。

    “谁说的?罗香月吧”。胡佳佳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