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07:楚鹤轩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不要管是谁说的,我倒是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能降得住你,很好奇啊”。丁长生笑笑,说道。

    “她还是改不了爱嚼舌.头的毛病,还没结呢,正在打算结婚,年纪不小了,现在这个时候嫁出去都属于尾货了,再不嫁出去,就真的剩下了”。胡佳佳说道。

    丁长生笑笑,继续问道:“现在在哪呢?”

    “罗香月没告诉你吗?”胡佳佳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我们那天一起去了一次白山,挖了个投资商过来,她也就是提了那么一嘴,没说很仔细,再说了,你们俩一直不对付,她哪有什么兴趣提你?”

    “你少来,你们俩现在是不是勾搭上了,我告诉你,我早就看出来了,在海阳县时,你就对她有意思……”说到这里,胡佳佳看看周围,忽然很小声的问道:“是不是因为她胸大?”

    说完她自己都呵呵的笑了起来,丁长生没法在这里和她开玩笑,所以就只能是忍着,过了一会,胡佳佳觉得自己笑的也没什么意思,说道:“我呢,现在在省发改委,我姐夫帮我找了找关系,调走的,我今天回来看看他,没办法,我在白山已经没有上升的空间了,去省里至少生活条件好一点,将来孩子的教学环境好一些”。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真是想不到,当年叱咤风云的胡佳佳,现在居然到了这个地步”。

    “什么地步,我仕途上没什么进展了,我不为自己好点吗?”胡佳佳白了他一眼,说道。

    “好吧,我没话说了,那个,你急着回去吗?回省城?”丁长生问道。

    “你想干嘛?”胡佳佳非常警惕的问道。

    “我能干嘛啊,你看看你这样,仿佛我是个流.氓似的?”

    “你不是吗?专门偷心的强盗,比流.氓还可恶”。胡佳佳恨恨的说道。

    “我偷你的心了?我怎么不知道?”丁长生笑笑问道。

    “说吧,什么事?”胡佳佳白了他一眼,没接他的话茬。

    “我是这么想的,你看,我和你,还有罗香月,都是从海阳出来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咱们还在一个锅里抡过勺子,对吧,你今天正好回来,我请你们吃饭吧,也算是老相识聚聚,没什么不好吧?”丁长生问道。

    胡佳佳看着丁长生,半天才说道:“我告诉你,我可是要快结婚了,你不要胡来”。

    丁长生往一旁走了几步,又走回来,指了指她的鼻子,低声说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罗香月还结婚了呢,吃个饭怎么了,你那口子醋意这么大啊,再说了,你们俩都在,我还能把你灌醉了那啥啊?”

    “谁知道你们俩是不是早就勾搭成奸了?”胡佳佳不信的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我要是想,比你年轻漂亮的女孩多的是,那都是哭着喊着要跟我,我是那样的人吗?”

    胡佳佳闻言,一巴掌朝着丁长生打了过来,但是正好被接水回来的楚鹤轩的老婆给看到了,他老婆也很有意思,看到这一幕之后,居然又退了回去。

    丁长生出来之后,薛桂昌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

    “老薛,你是有什么事吧?”薛桂昌说道。

    “是啊,我今天过来,一个是看看老大哥的身体,还有就是有些事想和老大哥说说”。薛桂昌说道。

    “嗯,你看你,还这么客气,打个电话说说不就完了嘛,还跑一趟,我知道,邸坤成跑了之后,市里到现在都不稳定,你忙,这我理解,所以,你没必要这样的”。楚鹤轩很理解的说道。

    薛桂昌摇摇头,摆摆手,说道:“不差这一会,那个方案我让秘书给你送来,你看到了吧?”

    “嗯,我看了,很好的方案,要是真的能实施下去,湖州的经济说不定会有好转,我听来看我的一些老同志说,他们的医保都半年多没报了,这样下去实在是不行啊”。楚鹤轩说道。

    “但是这个方案没通过,大家都在担心钱的问题,尽管丁长生据理力争,但是很明显,大多数人都对这个方案很冷淡,老哥,你是怎么想的?”薛桂昌试探着问道。

    说实话,薛桂昌和楚鹤轩的交情并不是很大,邸坤成还在的时候,薛桂昌就是人大主任,这也很奇怪,因为在中南省只有湖州是市委书记不兼任市人大主任,不知道梁文祥当时是怎么想的,还是早就预料到邸坤成会出事。

    再说了,市人大主任基本也是个边缘性人物,不开人代会,谁能想起来市人大主任在干嘛?

    但是无论怎么说,市人大主任是常委,作为市委书记,薛桂昌对于那个方案能不能通过,心里是有底的,换句话说,那次常委会只是吹个风而已,也是他在探探各位的底,这一点没人知道,就连丁长生都不知道薛桂昌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所以,尽管没通过,薛桂昌并没有气急败坏。

    作为市人大主任,长期住院,很多人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个人了,但是薛桂昌记得,所以,拉着丁长生来见楚鹤轩,虽然不知道丁长生和楚鹤轩有多深的关系,但是楚鹤轩和丁长生是老乡,这个是没错的。

    “钱是个问题,他们担心的也没错,现在我们市有多少债务,你知道吗?”

    薛桂昌摇摇头,说道:“我还没来得及了解,但是现在哪个市不是举债度日,不过,我以为,对于一个地市来说,就算是有债务,只要是经济发展不断线,还钱还是可以做到的”。

    “据我所知,现在我们欠银行的钱,是一年的财政收入,再加上利息,再这么下去,恐怕没有还完的时候了”。楚鹤轩说道。

    “虱子多了不怕咬,美国欠的钱够多了吧,人家也没害怕,过的还是很逍遥的,所以,欠钱不怕,怕的是没有发展经济的斗志了,实话说,我很看好丁长生,这个方案就是他搞出来的,外面之所以没人知道,一个是我怕这个方案不成熟,二来,也怕他被人攻击,我把这事揽过来好一点”。薛桂昌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