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14:不吱声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一看,再这样下去,非要出事不可,于是慢慢的站了起来。

    此时杨军剑的注意力都在王友良的身上,根本没注意到后面的情况,王友良也是大意了,这种事怎么能让自己离的这么近呢,这是杨军剑没带家伙,要是带了刀子之类的东西呢?

    所以,此时丁长生起身,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照着杨军剑的后脑袋瓜子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这一巴掌的力道可是不轻,杨军剑被拍的直犯迷糊,手里的力道也小了,王友良趁机站了起来,挣脱了杨军剑的手,这个时候其他人才上来把杨军剑给控制住了。

    王友良站起来后,看看丁长生,没吱声,指了指杨军剑,说道:“抬到车上去,带走”。

    此时薛桂昌走过来,紧紧握住王友良的手,左看看,右看看,问道:“王书记,你没事吧?你要是在我这里出了事,我怎么向梁书记交代啊?”

    “没事,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再说了他有这个胆子吗,不过,长生,谢谢你,咱们是一家人,我就不多说了,我先走了,到时候你去省城再联系我吧,那事到时候再说”。王友良摆摆手,跟在他带来的人后面走了出去,丁长生和薛桂昌一直送到了楼下。

    看着三辆车消失在大门口,丁长生看看薛桂昌,说道:“我多亏来的时候吃了点,否则,这一巴掌的力道可能不够”。

    薛桂昌抬手指了指丁长生,没说话,回头进了大楼,丁长生也跟在后面,领导没让你走,你怎么能走了,再说了,今晚发生这么大的事,薛桂昌肯定有话想要对他说,不然的话,那就是丁长生猜错了。

    丁长生跟在薛桂昌的后面进了办公室的门,随手关上了门。

    “薛书记,这个杨军剑是怎么回事?”丁长生问道。

    “王友良没说,只是说有了杨军剑涉嫌贪腐的证据,省里决定让他协助调查,王友良是今天下午才拿到了尚方宝剑,晚上就迫不及待的来了,看来他也是害怕了,省纪委一直都有人在泄密,可是这个人是谁一直没查到,也是奇了怪了吧”。薛桂昌说道。

    “这倒是,这事只有逮住了泄密的得利者,才能找出来是谁,问题是得到消息的都跑了,上哪找去?”丁长生不无讽刺的说道。

    “行了,不说这事了,周二要去见梁书记,我本来就是想去凑个热闹,到时候还可以申请点资金和政策,香水河的事再运作一下,如果是省里肯伸手帮我们,那么我们启动就能轻松一些,可是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你觉得这个杨军剑还能回来吗?”薛桂昌疑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我看悬了,这么带走,还敢攻击省纪委书记,这事小不了,他自己要是没事,能这么激动吗,所以,我觉得他回来的可能性为零了”。

    薛桂昌愣了半天,才说道:“长生,我一直没拿你当外人,我知道你和梁可意的关系不错,我呢,你心里也明白,所以,在这湖州,能找个人说说心里话的机会不多”。

    “谢谢薛书记信任我”。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那这个杨军剑的位置你觉得怎么办?如果梁书记问起来,我们是不是要推人出来,这怎么推?”薛桂昌问道。

    丁长生一愣,这才意识到薛桂昌问自己这话是什么意思了,于是点点头,说道:“这确实是个麻烦事,不过,这事我们说了也不算吧,这不是其他职位,是纪委书记,我们要是能推出人来,上面也不会答应的,这毕竟,纪委书记的职责在那里呢,我们推了人,好家伙,一派和气的,怎么监督?”

    薛桂昌点点头,说道:“话是这么说,但是问题是我不能不准备吧,不然的话,问起来怎么说呢?”

    “也是个事,那就从那些副市长里选?”丁长生问道。

    薛桂昌摇摇头,说道:“我对那些人都不熟悉,怎么选?”

    丁长生很想推荐一个人,但是又怕薛桂昌疑心,况且也不知道他想让谁上,自己操这个心就是没意思了,所以,尽管他心里有人选,但是依然没吱声,等着他的下文。

    “那这事确实是难办”。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我还没告诉你,顶替刘振东的人是谁呢,你知道是谁吗?”薛桂昌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这我哪知道,不是梁书记亲自安排的吗?”

    “没错,这段时间,湖州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了,这些大人物纷纷到湖州来挂职,我就不明白了,这湖州穷的叮当响,来这里干嘛?”薛桂昌摇头苦笑道。

    “地方穷,容易出成绩啊,人家来这里还是有道理的,到时候再说吧,等人到了你就知道了”。薛桂昌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不再说话。

    薛桂昌邀请丁长生去了食堂,本来已经准备好饭菜了,还以为王友良会在这里吃了饭再走,没想到就这么急急火火走了,两人上了四个菜,一人开了一瓶啤酒。

    “长生,刚刚我没和你客套,你要知道,我要是真的提出来我的一个人选,省里估计是不会同意的,所以,你提个人选,我来举荐,到时候上面调查,说不定会同意的,你说呢?”薛桂昌问道。

    丁长生摇头笑道:“薛书记,我是真的没什么人选,刘振东不够格,他不到那个级别,除了他我也没什么人选,我说的是真的”。

    “嗯,也是,你离开湖州时间不短了,在湖州的朋友估计也走的差不多了,这样的好事,不是自己人,怎么可能轮到他们呢?”薛桂昌塞了一块馒头到嘴里,边咀嚼边说道。

    丁长生只顾着吃喝,经过了这么一搞,丁长生还真是饿了,刚刚和胡佳佳她们一起吃的那点饭早就消化没了。

    “嗯,这事再说吧,我考虑一下,来,走一个”。薛桂昌看看低头吃饭的丁长生,举起了杯子,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