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15:白萝卜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入夜,从市委食堂里出来,丁长生打车离开的,司机早就被他撵走回家了,都是有家有口的,只要是到了下班时间,丁长生一般私人活动都不会带着司机,一个是不方便,还有就是不想让人陪着加班。

    丁长生下了车,看看周围,进了一个小区,然后躲在一个黑影里站了一会,确定没人跟着自己,这才走进了小区一栋楼的单元里。

    “咦,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这都几点了,吃饭了,哎呦,这满身的酒味”。兰晓珊拿手在自己的鼻子前扇了扇,蹲下替丁长生把鞋脱了。

    “就你自己吗?”丁长生问道。

    “不是我自己还能有谁,你希望有谁啊?”

    “不是,就是问问,看看说话是不是方便”。丁长生说道。

    说完,一边脱了衣服,一边向浴室走去,他这一路上也没想好这事该怎么操作,还得坐在浴缸里再想一下,看看这事到底有没有可以操作的可能性。

    “你怎么了这是,心神不宁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兰晓珊很了解丁长生,一看他这样,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要不然他不会这个德行。

    “嗯,是出事了,杨军剑被省纪委带走了,就在薛桂昌的办公室里被带走的,而杨军剑这个家伙也是个混蛋,居然还想掐死王友良,你说这不是没事找抽吗,我估计现在在去省城的路上不知道被抽了几巴掌了呢”。丁长生说道。

    “杨军剑能出啥事,没听说他有什么问题啊,难道是来这里之前出的问题?”兰晓珊问道。

    “这我不清楚了,不过很快就会有消息的,这事传的最快了,他是死是活我不关心,我关心的只有一点,他回不来了,这话倒是真的,我刚刚在和薛桂昌一起吃饭时,你猜他问我什么吗?”丁长生问道。

    “问你什么了?”兰晓珊坐在浴缸的边沿上,拿起塑料盆子给丁先生一下一下的浇水。

    “他也看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杨军剑的位置谁来坐”。丁长生说道。

    “这也太早了吧,杨军剑还没结论呢”。兰晓珊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肯定是回不来了,你想想,省纪委书记亲自来拿人,要是没有过硬的证据,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万一没这回事,怎么收场?所以,扎实的证据是免不了的,估计杨军剑这回是被吃透了才来找他的”。

    兰晓珊点点头,说道:“嗯,你这么说,倒是有可能,但是这事也轮不到你们操心啊,市纪委书记,这要省里点头的,你以为是一个小科员啊?”

    “我知道,我就是在想,这有没有可以运作的可能性”。

    “什么运作?”兰晓珊看着丁长生,因为此时丁长生一直都在看着她,说道。

    “我想把你运作上去,你觉得行吗?”丁长生问道。

    “我?你说让我去顶那个位置?”兰晓珊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对啊,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吗,你现在是政法委副书记,这转任市纪委书记,有什么不可能的吗?”丁长生问道。

    “差着好几级呢,怎么弄,要是真那么搞,估计这事就该有人不乐意的,一不乐意,那就难办了,所以,我才不想去触那个霉头呢”。兰晓珊说道。

    “嗯,说的也是,不过可以先去市纪委担任个副书记,主持工作的副书记,到时候再说呗,我估计,市纪委这次老实了,我揪出来一个副书记,现在书记也完蛋了,剩下的这些人里,有几个真正清白的,你说这能数的过来吗,真是能数的过来,又有几个能干事的呢?”丁长生自言自语道,又像是在说给兰晓珊听。

    “你真是这么想的?是不是对你有帮助?”兰晓珊问道。

    “不单是对我有帮助,你不是也能升一级嘛,有好事,我当然是想着自己的女人了”。丁长生说道。

    说完,看着兰晓珊,说道:“来,下来陪我洗洗”。

    “别了,我自己刚刚都洗完了,再洗啊?”兰晓珊试探着问道。

    “洗了就不能再洗了,来,陪我洗洗吧,下来,你要是不自己脱,我就把你拽下来了”。说着就要伸手,兰晓珊急忙求饶。

    起身就要去出去脱衣服,但是被丁长生叫住了,问道:“你去哪?”

    “出去换衣服啊”。

    “不,就在这里脱,当着我的面脱,还别说,我们俩好了这么久,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在外面脱呢,今天让我好好看看你是怎么宽衣解带的”。丁长生微笑着说道。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坏呢,我不……”兰晓珊说着就要出去,但是回头看了丁长生一眼,没敢走出去。

    因为此时丁长生就在盯着她看呢,她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怕他生气,女人满足男人最变.态的欲.望,就是对他最好的安慰和褒奖。

    兰晓珊转过身去,开始解开上衣的扣子,但是被丁长生被叫住了,说道:“既然都决定让我大饱眼福了,为什么不彻底一点,转过身来让我看看”。

    “你是不是过分,太过分了,我不干”。兰晓珊说道。

    丁长生忽的一下站了起来,说道:“你不干,我就来帮你”。

    “别别,你坐下,我脱,你这个变.态狂”。兰晓珊娇嗔的骂道,可是此时她看到了站起来的丁长生腿间凸起的那一个东西,让她悄悄乍舌,她没想到此刻的丁长生居然变成了这样。

    丁长生那个的狗东西是任何女人见了都会为之疯狂的东西,更不要说用了一次终生难忘了,所以,当兰晓珊看到丁长生的那个狗东西后,再也顾不上什么羞耻感了,脱衣服的速度都快了很多。

    男人是视觉动物,所以,当一个男人专注于看着一个女人在他的面前缓缓的脱掉一件一件衣服,他视觉上的满足远远甚于他的躯体所能感受到的真切的东西。

    当兰晓珊脱掉睡衣,只剩下了里面穿的内.衣时,看向丁长生,以为脱到这里就可以了,剩下的这些衣服都是留给男人脱的,但是丁长生太懒了,摇摇头,示意她全部脱掉,直到兰晓珊像是一根被捋干净了所有的叶子和胡须的白萝卜一样时,他才满意的点点头。

    说她是白萝卜,是因为她光滑,白皙,还因为她进了浴缸的热水里,就被水烫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