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16:拱火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一大早,丁长生没有去办公室,却开车去了水天一色度假村,肖寒在那里住着呢,说来也奇怪,肖寒这个人给丁长生的感觉越来越好了。

    不争不抢,不哭不闹,你需要她的时候,她就在那里,你不需要她的时候,她绝不会到你面前来烦你,这样的女人,对于男人来说,绝对是个极品,往往这样的女人,还能更加倍的得到男人的怜惜,比起那些整天缠着男人腻腻歪歪的女人,更能让男人青睐。

    “这么早,我昨晚睡的晚了,到现在都还在梦游呢”。丁长生开了门,走到卧室时,发现肖寒还在睡,只是他开门的声音把她惊醒了。

    “怎么睡这么晚?”

    “和周红旗视频聊天来着”。

    “和她聊天,她今天就来了,你和她聊什么了?”丁长生问道。

    “他们昨天就到省城了,是今天来湖州,和你说好了见面是吧?”肖寒问道。

    “嗯,我也是受市里委托,接待他们,对了,那个发改委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丁长生问道。

    “你说的是韩明山吧,我和你说过他,你没上心吧,这个人也是个务实的人,你想,发改委那种地方,可真的是能锻炼人,也是个长见识的地方,所以,他能去那里锻炼,至少也是那块材料,至于他本人嘛,丧偶,他老婆出车祸死了,前年的事,这两年一直单着,所以,你危险了,你要是再不出手,你的红旗就可能被人拔走了”。肖寒也不避讳丁长生,掀开了被子,全身赤果的想要去洗手间。

    但是刚刚经过丁长生的身边时被他一把拉住了,肖寒看了他一眼,说道:“别闹了,我要去上厕所,憋死了”。

    丁长生没有允许,他依然用力把她抱进了怀里,肖寒是刚刚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而丁长生是从外面进来,衣服上带着一身的寒气,就这样把她抱进了怀里,肖寒的身体贴近他的衣服时,一刹那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浑身有些战栗。

    “没有我的同意,你什么都不能做”。说完,丁长生把她往床上一推。

    她回头看了一眼丁长生,只见丁长生已经开始解腰带了,她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双手扶着床沿,弯腰下去,岔开,做了一个合适的高度,合适的角度,岔开了一个合适的宽度,等待着后面那个合适的东西进来。

    “嗯……”因为他刚刚从外面回来,不但是衣服带着寒气,就连他身体突出来的那一段,也有些凉,虽然此时如铁,可是这段铁到了肖寒的熔炉里时,她还是感觉遇了和以往不一样的感觉,就真的像是一段冰冷的铁棍放到了燃烧的炉子里了。

    炉温够高,才能将其融化,所以,当大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时,肖寒就渐渐温暖了丁长生的躯体和灵魂。

    “你说,他们俩是不是已经那个了……”肖寒被推的一前一后的大幅度摇摆着,还不忘了说话。

    丁长生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没吱声,只是加大了动作的力度,这样就使得肖寒没工夫瞎咧咧了。

    肖寒洗完了澡,穿着睡衣下楼时,丁长生已经做好了早餐。

    “一个副市长,这个点了不去上班,却来这里给一个女人做早饭,这要是被人知道了,肯定说你不务正业”。肖寒坐下后,看着对面早已坐好的丁长生,说道。

    “你以为我给任何人都做饭吗,你知足吧”。丁长生啃了一口面包,说道。

    “我知足啊”。肖寒说着,伸出了芊芊玉腿,隔着餐桌,伸到了丁长生的大.腿上。

    “说点正事,你觉的这个韩明山靠谱吗?”丁长生问道。

    “你是问哪方面,是问他对周红旗的感情呢,还是来考察所谓的项目?”丁长生问道。

    “项目”。丁长生很利索的回答道。

    “你不担心周红旗了?”肖寒还在拱火,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我现在不是以前了,没那么贪心,一切都讲究随缘,是我的,谁也拿不走,不是我的,我不强求,一切都是来去自如,也包括你,哪天你说你厌烦了这种生活了,可以,和我打个招呼就可以去追求你的幸福,我不会拦着你,但是一定要和我说一声”。

    丁长生说到这里,肖寒的脸色都变了,有些愠怒的问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吗?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丁长生笑笑,说道:“不用生气吧,这不是话赶话说到这里了嘛,我只是表明我的态度而已”。

    “好,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提前告诉你的”。肖寒的气还是没消。

    丁长生哄了好一会,直到丁长生答应让她出国去一趟欧洲,她的脸色才阴转晴。

    其实肖寒的心机不是丁长生能理解的,肖寒很明白自己的处境,也知道丁长生背后的那些女人谁在当家,谁在做主。

    自己虽然是在国内他的公司里当个管理人员,但是做不了主,更没有自己的股份和钱,要花钱都是丁长生给她的,一句话,财务不自由。

    丁长生背后的秦墨和自己认识,她虽然和杨凤栖不熟,但是杨凤栖在丁长生金融帝国里所占的分量绝对是一等一的,所以,她一直都想和她们搞好了关系,把自己和丁长生的关系告诉她们,得到她们的认可,否则,一切都是白扯。

    自己年纪不小了,再过几年就是人老色衰,到那时候,丁长生会不会对自己日渐冷淡,没有了激.情,那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这个韩明山家族里,最高职位是什么?”丁长生问道。

    “商务部长也姓韩,明白了吧?”肖寒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看来今天还真是要好好招待这个家伙了,商务部也是一个利害关系的部门,尤其是对丁长生这样有海外资产背景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噢,有点意思,你和我一起去见他们吗?”丁长生问道。

    “你傻啊,有周红旗在那里,我去干嘛,你是做给周红旗看呢,还是做给韩明山看呢?”肖寒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