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18:心里没底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有这回事?”周红旗惊诧的问道。

    她是去过白山爱华高科公司的,但是可惜的是爱华高科的规定非常严格,她都没能进去看看怎么回事,只是在门口停了一下,司嘉仪就让司机开着车把她们带到了市区的酒店,在酒店里和司嘉仪聊了几个小时,感觉司嘉仪是可以合作的对象。

    严格来说,司嘉仪的技术是吸收光能的材料,理论上来说,只要是有光,都能被这种材料吸收转化为电能,而周红旗主要从事的是电池储存技术,所以她们的公司是互补的。

    这也是周红旗觉得和司嘉仪合作是有前途的一个原因,所以,现在听说司嘉仪的公司要迁到湖州来,周红旗当然是很高兴了。

    “那好啊,一起见个面,吃个饭,我们发改委主要是制定计划,促进改革,像是新能源这一块,也是国家的战略工程,现在污染这么严重,如果淘汰了化石能源的汽车,全都是新能源,那我们的天气就会好一点”。韩明山说道。

    “是啊,美国现在一年有三百多天是蓝天白云,可以说只要是不下雨,基本都是蓝天白云,前段时间有个中国的留学生说美国的空气都是甜的,爱国不爱国姑且不论,美国确实是已经把重污染的企业都迁到了全球各地,美国本土重污染企业很少了,我们要走这条路也可以,所以现在国家鼓励企业走出去,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国家现在鼓励新能源上马,各种政策和补贴都不错,所以,韩司长,我们湖州要是能得到这些政策和补贴的话,我们愿意做个试点”。丁长生说道。

    韩明山笑笑,说道:“你说的这个试点,各地方都在抢呢,就看谁的优势大了,而且现在来说国家也在考虑区域性的问题,你们这里要是能拿下这个试点,那么周围的省份肯定就没有了,别的不好说,我来这里考察一下,我回去也会写个报告,你们呢,最好是在北京设个点,专门跑这个事,据我所知,中北省已经在北京活动这事了”。

    “是吗,这事我倒是第一次听说,看来我们的消息还是落后了”。丁长生说道。

    “这个不着急,现在国家也没有正式的文件出台,不过你们要做提前准备了,如果这个项目下来了,对湖州,对中南省都是很大的利好,这是一定的,你们要重视起来”。韩明山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车此时开进了水天一色度假村,丁长生把他们安排到这里,一来韩明山是来玩的,不是来真正考察的,这里可玩的东西也多,二来呢,周红旗和肖寒都住这里,自己活动起来也方便。

    安排好韩明山之后,丁长生告辞出来,让他好好休息,然后周红旗也跟着出来了,和丁长生前后脚离开了这栋别墅。

    “路上还顺利吧?”丁长生问道。

    “嗯,还可以,肖寒是不是来湖州了?”周红旗问道。

    “来了,就住那儿”。丁长生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栋别墅,说道。

    “来找你的?”周红旗问道。

    “找我?找我干啥?我知道她来了,就把她安排到这里了,你不是也在这里住嘛,这里风景好,可玩的项目也多”。丁长生说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能告诉我吗?”周红旗寒着脸问道。

    “什么关系?你这话问的,我和她能有什么关系,你和她是什么关系,我和她现在也是什么关系”。丁长生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和肖寒早就爬到一张床上去了,那样的话,周红旗可能会发飙,也可能不会,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

    “你不要和我玩文字游戏了,我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知道,她现在在你的公司里任职,还在北京帮你做事,你们要是没点什么关系,这可能吗,你的脾气秉性我还不知道,包括她住在秦墨家里,这没错吧,你去北京也是住秦墨家里,是不是?”周红旗边走边问道。

    “没错,是,但是我和她……”丁长生还想再编下去,但是被周红旗制止了。

    “丁长生,我很失望,对你,你明明知道肖寒曾是我的什么人,你还这么干,你觉得有意思吗,你觉得我们周家好欺负是吗?”周红旗问道。

    “哎哎,你这是哪跟哪啊,肖寒已经和你们家没什么关系了,你怎么……”

    丁长生这话刚刚说完,周红旗停下脚步,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说道:“丁长生,我告诉你,肖寒可以和任何人鬼混,但是唯独你不行,你是我在乎的人,你和她鬼混,那你把我当什么了?”

    丁长生无言以对,确实是,自己该怎么解释这事,因为无法解释,所以无解。

    周红旗不再理会丁长生,直接回到了别墅里,丁长生也跟着进去了,但是周红旗不是进来休息的,而是进来收拾东西的,所以,当丁长生听到了楼上叮叮当当的声音时,顿时感到有些不对,急忙上楼,发现周红旗正在把她自己的东西往箱子里塞,动作之快,看样子是要立刻逃离这里的架势。

    丁长生站在门口,看着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怒火冲天的周红旗,说道:“好吧,我承认,是,我和肖寒有关系”。

    “什么关系?”周红旗停下手里的动作,问道。

    “苟且关系,行了吧?”丁长生无奈的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

    “很久了,事后我就把她派到北京去了,也是不想让她在我身边太近了”。

    “什么意思?”周红旗问道。

    “你知道的,她曾经和陈焕强走的很近,而陈焕强这个人我一直都看不准,所以不想让她在身边当雷”。丁长生说道。

    周红旗走到丁长生身边,看着他,说道:“丁长生,你看看你有多无耻,玩弄一个女人,还防着她,肖寒要是知道了,会不会伤心?”

    “我不是防着她,我是觉得陈焕强有可能会利用她,再说了,那么长时间没见了,她到底变成什么样了,我心里没底”。丁长生说道。

    “那现在呢?”周红旗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