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20:不真实的感觉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事到如今,丁长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周红旗还能不知道丁长生想干什么,但是她越是激烈的反抗,丁长生就越来劲,他本来不想这么做的,他也曾经设想过和周红旗怎么突破最后这一层窗户纸,可是绝没有今天这个设想。

    “你混蛋,我绝不会饶了你的……啊……”周红旗在不断的叫唤,希望能阻止丁长生。

    但是换来的却不是丁长生的住手,而是把她的裤子都扒了下来,还不是一件一件的扒下来,而是连带着内.裤从上到下一扒到底,就连袜子都没剩下。

    这个时候周红旗感觉到对你再好的男人到了这个时候,和畜生无疑了,所以她开始想要翻滚,想要把自己在军队里学到的那些逃生技巧都用上,可是很遗憾,一件都没成功,因为丁长生也很狡猾,一切的动作都很迅速,在她还没做出正式的反应时,早已把她身上的一切障碍都解除了。

    “丁长生,你现在住手,我可以饶你一条狗命,你要是再继续侮辱我,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这个混蛋……”周红旗在做最后的恫吓时,忽然感觉到自己下面一热,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好像是流出了什么东西。

    她急忙想要忍住,可是根本没有可能,那些东西好像是不听使唤的汩汩留出,而此时更让她感到无语的是,丁长生的手又抚了上来,此时她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流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她清楚的很。

    “丁长生,我对你这么好,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不能给我个机会吗,不能让我自己……”

    可是当她说到这句话时,忽然感觉到一阵疼痛感从下面传来,像是通电一样,直达自己的头皮的每一根神经,她觉察的到,她的身体里进来了一个东西,那个东西就是属于丁长生所有。

    她不是第一次了,她之前有过男朋友,但是那个人被丁长生杀了,后来是安靖,可是安靖从来没有碰过她,所以,她的身体距离上一次被开发,已经是十多年了,这十多年里,再也没有东西进过她的身体里。

    丁长生是这方面的老手,虽然他很想快点结束,因为多一分钟就可能多一份危险,但是这种事急不得,尤其是像周红旗这样和第一次差不多的女人,更要多加怜惜,否则,她会把这样一次经历带到她以后的生活里去,导致她每当再做这样的事的时候会有心理阴影,所以,丁长生尽量想让她知道这种事的温暖和美好,而不是产生抵制情绪。

    “你要放松点,闭上眼,好好享受这个过程,明白吗,别这么紧张……”一边慢慢动作,一边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着。

    周红旗不再吱声,但是丁长生却能听到她牙齿咬的嘎嘎作响,丁长生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手放到她的腋下,慢慢向下,摸到了可以分散她注意力东西,过了一会,周红旗的牙齿终于不再响了,换成了粗重的喘气和低声的申吟,这让丁长生长长出了一口气。

    当这个房间里传出来咿咿呀呀的声音时,丁长生觉得再也不用绑着她了,于是把她的手臂解开,然后把她翻了过来,在她意乱情迷的时刻,重新换了一个经典的传教士姿势继续进行未完的动作。

    十年的时间可以让人忘记很多事情,也包括床第之乐,更不要说当时那个被丁长生干掉的死鬼是不是给过周红旗快乐,这他就更不知道了。

    但是目前从周红旗的表现来看,从她脸上的红霞,身上红色的斑点皮肤,以及她抓住丁长生的手的力道,就能知道她经历着什么,她渴望着什么,她的一举一动都反应了她此时的心境。

    终于,丁长生为天,周红旗为地,天地融合,丁长生交出来了自己最后一粒粮食之后,两人合为一体了。

    丁长生的头趴在她的头旁边,她的脸朝上,他的脸朝下,交项而眠,但是丁长生不敢真的睡着,他要防备着被周红旗突然袭击,毕竟这件事自己干的真是太不地道了,居然硬生生把她强了,这要是她回过神来把自己割了怎么办?

    “你这个混蛋,你这是要我去死啊”。周红旗没有发脾气,淡淡的说道。

    “嗯,你刚刚说了好几次,要死了,要死了……但是你这不是活着的吗,舒服吗?”丁长生流.氓的问道。

    “你混蛋,你把我带到哪里去了,你让我这么丢人,让我……”周红旗说不下去了,因为此时她感觉到自己臀.部下面湿哒哒的,床单被褥都湿了,原因她当然知道,在和丁长生欢好时,她没有忍住,自己居然朝吹了。

    “人生苦短,只要是高兴就好,你刚刚就很高兴,你敢说你不快乐吗?”丁长生问道。

    “混蛋,那是你强迫我的……”

    “是,我强迫你做这件事,但是你快乐也是我强迫你的吗,我觉得那才是你的本性,你没有发现吗,你其实很有这方面潜质的”。丁长生说道。

    “你给我滚……”说着周红旗要推开丁长生起来,但是被丁长生这么压着一点劲都使不上,这也不仅仅是因为丁长生压着她,而是她刚刚消耗了几乎所有的能量,现在还没恢复,怎么可能有力量呢?

    她没有力量,可是丁长生却力道十足,就在她要挣扎时,她感觉到一个东西探头探脑的敲门呢,紧接着,不速之客甚至没有征得主人的许可,就再次破门而入。

    “啊……你,你怎么又……”

    “机会难得,我从这个门里走出去后,不知道哪天就被你拿枪给崩了,所以,我这会要好好的享受一下,否则出门被人崩了,我不是很亏吗?”丁长生胡扯淡道。

    “你这个混蛋……”周红旗咒骂了一句之后,让丁长生没想到的是,她开始变的出动出击,俩个人一上一下的位置也对调了过来。

    看着娇.小玲珑的周红旗在自己身上摇曳,丁长生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