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25:不够成熟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官场上的人,能混到楚鹤轩这个位置,到了他这个年纪的人,都是七巧玲珑心,再往上,那心眼更是多的你数都数不过来,和筛子似的。

    丁长生有这个感觉时,是因为他们到了梁文祥安排好的地方时,发现自己老丈人,石爱国同志也来了。

    “爸,您也过来了”。

    “嗯,梁书记派人接我来的,啥事啊?哎,老楚,你的身体怎么样,听说你住院了,我还想着啥时候回去看看你呢,这位是薛书记吧……”丁长生站在一旁都不用介绍,因为石爱国对湖州的情况很清楚,所以满面红光的上前和他们寒暄。

    丁长生也看出来了,石爱国的精神非常好,这些天自己很忙,没有关注他的感情生活,但是看这样子,应该是进行的很顺利。

    趁他们寒暄的机会,丁长生溜出了房间,这里是省委的一个招待所,主要是供老同志们休养用的,丁长生还不够老,所以还真是从来不知道在市郊有这么个地方,而且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是景色很好。

    丁长生给石梅贞打了个电话,站在院子里回头看了看屋里,隔着落地玻璃窗看到他们三个相谈甚欢,丁长生就放心了。

    “喂,在家呢,还是在外面呢?”丁长生问道。

    “在家呢,你什么时候回来一趟,你女儿想你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可就去湖州找你了,豆豆,来,你爸爸的电话……”说着,石梅贞把电话给了女儿石豆豆。

    丁长生又废了好一番口舌向小情.人保证,今晚就回去,她这才把电话给了石梅贞。

    “我是陪着薛书记来省里见梁文祥的,我尽量能住一晚,现在市里很忙,对了,我看爸精神不错,是不是和我干妈的事进行的很顺利?”丁长生问道。

    “唉,你忙我知道,但是家里的事你不能不管啊,这件事要赶快处理,否则的话,让人笑话,他们哪是很顺利啊,他们是相当顺利,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他们经常出去开房,还经常去顾晓萌家里住,顾晓萌这段时间在忙公司的事,经常很晚才回去,或者是干脆不回去了,他们俩就方便了,爸时常去杨阿姨家里住,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你要是回来,就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丁长生闻言,真是惊讶的下巴都掉地上了,石爱国居然和杨晓同.居了,而且还出去开房,我的妈呀,这要是让人知道了,这也是一大奇闻。

    “嗯,好,我知道了,你先不要着急,我待会就问他,他现在就和我在一起呢,今天是梁文祥过生日,不知道这梁书记把爸也拽来是什么意思,我等下和爸谈谈”。丁长生说道。

    “那好,再好不过了,我还担心你待会就走了呢,你和他谈谈,问问他是怎么想的”。石梅贞说道。

    丁长生刚刚挂了电话,就看到石爱国出来了,就是直接冲着丁长生过来的,丁长生也急忙迎了上去。

    “爸……”

    “走走”。石爱国指了指院子里的小花园,说道。

    于是两人进了小花园,虽然有些冷,但是两人穿的厚,坐在了一张长椅上。

    “梁文祥这是唱的哪一出,我听说他是过生日,把我叫来是什么意思?”石爱国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从现在来看,来的都是湖州的老同志,看来也是把你当做是湖州的老同志叫来的呗,我倒是觉得有件事很蹊跷,楚鹤轩和梁文祥不熟,以前也不熟,但是他也被叫来了,说不定是薛桂昌觊觎他的人大主任位置,说到底,现在中南省就他一个人不是书记兼主任,这倒不是说人大主任有多大的权力,关键是有些丢人,现在呢,楚鹤轩长期住院看病,这个主任当不当没多大意思,看来是想把他拿下来,梁文祥趁这个机会把他弄来,肯定是要谈谈条件吧”。丁长生说道。

    “嗯,有道理,但是叫我来什么意思,我能干啥?”石爱国继续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然后,丁长生问道:“爸,你和杨晓的事,打算怎么办,我听说你和她已经……”

    丁长生没说出来,也是给石爱国留着面子呢,所以话只说一半,剩下的一半你自己领会。

    石爱国看了看丁长生,说道:“阿贞告诉你的?”

    丁长生点点头,石爱国说道:“我最近在看一个专家讲的养生讲座,我觉得他说的一段话很有意思,很有人生哲理”。

    “讲座,你去买药了?”丁长生一愣,问道。

    石爱国摇摇头,接着说道:“专家说,从医学的角度来看,所谓的幼稚,就是既憋不住尿,又憋不住话;所谓的不够成熟,就是只能憋住尿,却憋不住话;所谓成熟,就是既能憋住尿,又能憋住话;所谓衰老,就是只能能憋住话,却憋不住尿了”。

    说完,石爱国看了丁长生一眼,问道:“你认为你现在是成熟呢,还是不够成熟呢?

    “嗯,我应该是属于不够成熟,能憋住尿,但是憋不住话”。丁长生说道。

    石爱国点点头,说道:“长生,我现在算是活明白了,人生苦短,对我来说,没多少日子了,我现在就是衰老,能憋住话,但是快憋不住尿了,你说这是不是很悲哀,所以,我做了什么事,你们觉得很可笑,对吗,比如和杨晓的关系?”

    “没有,爸,你想多了,我问你这事的意思是,什么时候给你们办了,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不是很好吗,省的我们担心”。丁长生说道。

    “嗯,这事我回去和杨晓商量一下,这事得经过她的同意才行,还别说,我这十几年了,都是自己做主,现在忽然不能做主了,你说这事弄的……”石爱国想要解释什么,但是被丁长生打断了。

    “其实不能做主也是一种幸福,做主的人有时候承受的压力更大,就像是现在的湖州,薛桂昌能做主,但是却瞻前顾后,我看,他这个家也当不好”。丁长生小声说道。

    石爱国瞪了他一眼,说道:“什么话都说,不够成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