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27:跑动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杨军剑落马确实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现在怎么样了?”丁长生问梁可意道。

    “你问我啊?我是组织部,不是纪委,再说了,你纪委不是有关系吗,打听一下不就完了?”梁可意白了他一眼,说道。

    “我去找人打听这事,别人还不得以为我和杨军剑有什么关系嘛,再说了,我找人去打听,我不得欠人家人情啊,从你这里打听,不用欠人情”。丁长生说道。

    “嘿,你说什么呢,好像和我很熟似的,对了,你就这么真的空手来了,没给我爸带点礼物啥的,其他人他不能收,你的他可以收”。梁可意说道。

    “什么意思,我例外啊,为啥?”

    “为啥,你不明白,他们那些人没钱,都是吃死工资的人……”梁可意还没说完,丁长生正好是喝了口茶,听了这话,一口茶活生生的喷在了地上。

    “哎哎,你笑啥?”梁可意嗔道。

    丁长生摇摇头,伸手扯了一张纸擦擦嘴,说道:“没啥,我只是觉得你说这话很搞笑,他们是吃死工资的人,你自己信吗?”

    “好好,不说这话了,反正你是有钱的,你就是给我爸送再贵的东西,他都知道你不是贪污来的,这就没问题了”。梁可意说道。

    “好吧,我还真带了点东西来,我还在想要不要给他,就怕被骂你知道吧”。丁长生说完,拿起自己的包,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小盒子,递给了梁可意。

    “这是什么东西?”梁可意从小盒子的黄绸子里拿出来一块温润的黄.色的小石头,问道。

    “这是我在去年的时候去了一趟巴林,买的一块小石头,想刻一枚印章的,上次去你家,发现你爸很喜欢藏书,我觉得你可以用这块石头给他刻一个藏书章,来这里赴宴的事说的太仓促了,我也没能找到一个大师为他刻章,再说了,刻什么字,还是他自己做主为好”。丁长生说道。

    “这玩意很贵吧?”梁可意问道。

    “还行,不是多贵,再说了,你刚刚不是都说了嘛,我送的东西,再贵你爸也敢收”。丁长生笑笑,说道。

    “那好吧,你待会给他吧,看看他会不会要,会不会骂你”。梁可意说道。

    “嗯,我还是有些打鼓,要不然你带回去送他?”丁长生问道。

    梁可意摇摇头,说道:“算了吧,我们家除了他自己,谁都不能代替他收别人的东西”。

    “嗯,那好吧,还有件事你帮我分析分析,看看有没有可能性”。丁长生说道。

    梁可意看着丁长生,就知道他这家伙没这么好心,有所付出必然是有所图,所以现在看着丁长生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你看你,你这么看着我,我都不好意思说了”。丁长生说道。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梁可意说道。

    “我刚刚不是问你杨军剑的事嘛,我猜这老小子是回不去了,所以,湖州市纪委书记这个位置,你们部里是怎么想的?”丁长生问道。

    “哦,这件事啊,你别打听了,你们没戏,我们部里的意见是,不在湖州产生,因为我们没时间对剩下的那些副书记做甄别活动,不甄别呢,提上来又是个受贿的家伙怎么办?据我所知,这次杨军剑翻车是因为那个被你掀翻的湖州市纪委副书记金立军举报的,他们之间有关系,所以,要是那些副书记也有关系呢,那不成了纪委拿下一个受贿的,我们又给提上来一个受贿的吗?”梁可意说道。

    “哦,这样啊,不过你放心,我说的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谁啊,让你能亲自担保?”梁可意怀疑的问道。

    “湖州市政法委副书记兰晓珊,原来是市局局长,我知道这个人,很厉害的,而且对付犯罪分子那是毫不手软,对付贪官污吏,那也会很厉害,女人干纪委书记应该是更合适,她们心细”。丁长生说道。

    “女纪委书记,这倒是不多见,不过你说的这个我说了不算,纪委书记,这么大的事,再说了,按照组织流程,她一个政法委副书记不可能一步到位担任纪委书记的,差着级别呢,步子太大了不好”。梁可意说道。

    “这我知道,要不然就先去当副书记,然后再转正就是了”。丁长生说道。

    “那你来当组织部长吧,你说了算吗?”梁可意白了他一眼,说道。

    忽然,梁可意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问道:“这个兰晓珊和你是什么关系?”

    “你看,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啊,好吧,我和这个兰晓珊还真是有些关系,不过要是详细说还真得一会,你有时间听吗?“

    “我有的是时间,你能编出来吗?”梁可意翻了翻白眼,问道。

    “这不是编的,这都是真的……”说完,丁长生把自己和兰晓珊的恩恩怨怨都说了一遍,但是唯独没把自己和兰晓珊上过床的事告诉梁可意,要是连这事都说了,那丁长生的脑子是真的进水了呢。

    “这么说起来,这个兰晓珊还真是一个可怜的人,但是这种事,我说了不算,我可以回去问问我爸,不过湖州市组织部,还有薛桂昌那里你得做工作,否则的话,也不太好看吧?”梁可意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这事我是不能出面做工作的,组织部门,你负责,至于薛桂昌那里,我找人出面和他谈谈,其他的嘛,我都不适合出面说这事,我怕薛桂昌起疑心”。

    “他起什么疑心啊,你和他不对付吗?”梁可意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人家现在是大领导了,这领导吧,只要是大了,就得防着树大招风,就得防着这里那里的明枪暗箭,你说对吧,所以,我也是怕他多想,毕竟,一个地市的纪委书记对市委书记还是很重要的,毕竟纪委是刮骨的刀,哪里有腐败,就得刮哪里,书记要是不掌握这把刀,那不是太危险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