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29:我很失望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我又不是市长,我哪有那个本事?”丁长生说道。

    “胡说,你不是市长你是啥,副市长不是市长啊,你别给我玩文字游戏,我告诉你,湖州的经济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倒数第一,你们不嫌难看啊?”梁文祥有些愠怒了。

    丁长生一看这架势,赶紧老实了。

    “梁书记,你别生气,我们这不是一直都在想办法嘛,但是这要钱没钱,要政策没政策的,我们也是难办,薛书记愁的头发都白了”。丁长生说说道。

    “别和我胡扯,他以前也是白的,我问你,这个倒数第一的帽子你们打算戴到什么时候,如果第四季度还是没起色,那么综合全年的,你们不是倒数第一也差不多了”。梁文祥说道。

    “我知道,但是这件事吧,我和薛书记也讨论过,湖州的经济到了这个地步,要是不下猛药是不行了,要是下了猛药,还有活过来的可能,要是不下猛药呢,可能死的更快了”。丁长生说道。

    梁文祥一听来精神了,问道:“你说说,什么猛药?”

    丁长生拿出了手机,说道:“我这里是一张湖州市区的图纸,我一直都存在手机里,没事就拿出来琢磨琢磨,是这样,梁书记你能看的清楚吗?”

    丁长生看着梁文祥一直都在皱眉挤眼睛的,老花镜没带来,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

    “你和我说说吧,没带眼镜来”。梁文祥说道。

    “是这样,梁书记……”于是丁长生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打算都说了一遍,这就是自己做的那个方案的翻版,几乎是一样的,只是简便了很多,把这个方案的好处和存在的问题都说的很明白,最大的问题还是没钱。

    “最大的问题还是钱的问题,对吧?”梁文祥一眼就看到问题的实质。

    “是,但是不是根本,根本是干部的思想,他们不敢干,老想着就这么拖下去,拖到了自己调离或者是升迁,就这么把时间都耗没了,一个个的机会都是这么溜走的,所以,我想,如果还是不下决心的话,湖州的发展就真的是掉到深坑里再也上不来了”。丁长生说道。

    “你的意思呢,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梁文祥问道。

    “有,一个是贷款,一个是到住建部争取低息贷款,也算是一个扶持棚户区改造的一种变相补贴”。丁长生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不赶紧实施呢?”梁文祥问道。

    丁长生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说道:“这里思想不统一,常委会上把这个方案给否了,我也没办法,问题确实是存在,但是干事的人不想干,那怎么办,干部思想惰性很强,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扭转过来的”。

    “无能,薛桂昌怎么搞的,一个常委会都开不好?”梁文祥问道。

    “薛书记也很为难,现在的情况比邸坤成在的时候还复杂,薛书记又是刚刚主政湖州,所以很多事还需要磨合,也希望省委能多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先把湖州内部捋顺了,再谈发展也不迟,否则只能是事倍功半”。丁长生说道。

    梁文祥内心里很不高兴,但是听到丁长生这么说,还是很惊讶的,这小子的见识比薛桂昌还要高一个层次,所以对他的认知又多了几分。

    “我记得你去湖州当副市长之前,我和你谈过,你除了正常的工作之外,还有一项工作,那就是弥合何远志和薛桂昌的关系,让他们把精力都用在工作上,合作才是湖州发展的唯一途径,否则,湖州的发展无从谈起,有的人垒墙,有的人挖墙脚,这能干成事吗?”梁文祥有些激动的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他们现在合作的也还好,没什么问题”。

    “没问题吗?没问题的话,这个方案为什么没通过,如果他们的意见一致,我不信其他人会说什么?”梁文祥说道。

    这个丁长生不知道,不想掺和,所以也不想和梁文祥在这里探讨何远志和薛桂昌到底是什么关系,所以,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但是梁文祥是何等人物,一看丁长生这架势,就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我没想什么呀”。丁长生回答道。

    梁文祥冷笑了一下,说道:“你别和我打马虎眼,我告诉你,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很清楚,你不要听那个老狐狸老丈人的,他那一套你要是学会了,你的仕途也就到头了,太精明不好”。

    “哎呦,梁书记,你想哪去了,我多大的人了,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受人影响的”。丁长生说道。

    “是吗?丁长生,我告诉你,做人,贵在真诚,你现在就做的很好,但是如果做什么事情都讲究权谋之术,你想想你还能干啥?事事都用权术吗?”梁文祥厉声问道。

    丁长生被梁文祥的怒气吓了一大跳,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那点小聪明在这些大人物的眼里,简直就是太小儿科,所以,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话的好,免得招来更大的怒气。

    这个时候梁可意端着一杯茶进来了,看到这情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爸,干啥呢,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生这么大气干啥,值得吗?”梁可意劝慰道。

    梁文祥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先出去,我和他说点事”。

    梁可意一看梁文祥的脸色,没敢再坚持,关门出去了。

    梁文祥看了看丁长生,继续说道:“你这次回来,我很看好你,但是你现在的表现我很失望,畏手畏脚,你怕什么呢,做事这么伸不开手脚,你还回来干啥?”

    丁长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只能是选择不回答,静静的听着他继续训自己,心想,你还能一直训下去,总有累的时候吧?

    “我是很想趁着我在中南省的这几年把你好好培养起来,等到将来,无论你是去哪里,都能独挡一面,但是现在来看,你过多的把心思都放在了权术上,我很失望”。梁文祥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