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31:谁合适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嗯,你有这个思想很好,所以,我还是那句话,把心思用在正道上,你的前途不可限量,那些权术的东西,都是你老丈人他们玩的,别跟他学,你学不好”。梁文祥说道。

    丁长生笑笑,没说话,心想,我不跟我老丈人学,就一个瞎实在的心眼,估计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那个女局长的材料,你回头发给秘书一份,我看一下”。梁文祥最后说道。

    “我知道了,回去马上整理出来发过来”。丁长生说道。

    “嗯,也发给王友良书记一份,让他也看看”。梁文祥说道。

    “是,我明白了”。

    梁文祥说到这里,向后一仰,然后闭着眼说道:“你出去吧,我们的谈话谁都不要说,记住了?”

    “嗯,记住了,那梁书记,你歇会吧,我先出去了”。丁长生说道。

    梁文祥只是点点头,没说话。

    丁长生走出去后,看到梁可意站在走廊尽头正在向外看着什么,听到开门的声音,转过身来看到了丁长生出来,于是急忙走了过来。

    丁长生把食指竖在嘴唇上,示意她不要说话,两人下了楼,到了院子里,丁长生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挨训了吧?”梁可意问道。

    “唉,这不是正常嘛,现在湖州的经济倒数第一,薛桂昌是你爸非常看重的人,结果现在搞成了这个样子,你爸脸上无光啊,还不得发火,不过发火没事,就怕他不发火,那我们就都快完蛋了”。丁长生摇摇头,说道。

    “好吧,你想的开就行。我怕你想不开呢,刚刚我爸那脸色是吓人,他现在怎么样?”

    “对了,我看他现在很累,你上去看看他吧,他们呢,都走了吗?”丁长生问道。

    “嗯,薛桂昌和楚鹤轩都走了,他们一起走的,你等我一下,我去看看他,待会你把我捎回去”。梁可意说道。

    “好,我车里等你”。丁长生说道。

    几分钟后,梁可意回来了,上了车,丁长生问道:“你爸没事吧?”

    “没事,挺好的,就是有点累了,秘书在呢”。

    “唉,刚刚把我吓死了,那发起火来,好像我真的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丁长生说道。

    “那你到底干没干?”梁可意问道。

    “你看你,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能干见不得人的事吗?”丁长生笑笑说道。

    “是吗,那为什么不等我和我爸说兰晓珊的事,你就这么急着说了呢,是信不过我吗,还是怎么着,什么理由,编一个,我听听”。梁可意说道。

    “什么,你爸问你了?”丁长生一愣,问道。

    “对啊,我正想说说这事呢,我爸问我,我们组织部对兰晓珊这个人熟悉不熟悉,你还说你没问吗?”梁可意问道。

    “好吧,你爸爸刚刚问我,湖州的纪委书记,我觉的谁担任合适,我一想,这不是我托你的事嘛,所以就随口简单说了一下兰晓珊的情况,其他的真没什么,就是话赶话说到那里了,你想,他这么问我,我要是不说出个一二三四来,我怎么交代,对吧,那不是显得我太无能了吗?”丁长生说道。

    “真的是这样吗?”梁可意问道。

    “真的是这样,你不信,你晚上回去再问问你爸,真的是他这么问的,我才这么说的”。丁长生再次为自己辩白道。

    梁可意的脸色这时才慢慢好了,丁长生松了一口气,心想,这爷俩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都不好对付啊。

    “我告诉你,你别想着骗我,否则的话,有你好看的,前面把我放下吧,你是现在回湖州呢,还是回去看看老婆孩子?”梁可意问道。

    “明天回去,今天不走了”。

    “真的,那好,晚上出来一起吃个饭吧,我叫上梁冰”。梁可意说道。

    “别了吧……”

    “什么别了吧,出不来吗?”梁可意问道。

    “不是,我是说,我请你吃饭,别叫梁冰了吧,咱俩还能说点别的,你叫她,多个人在中间,是吧……”丁长生吞吞吐吐的样子很欠。

    梁可意白了他一眼,没说话,径直下了车。

    丁长生看看她的背影,找了个地方停车,决定去纪委一趟,和王友良见个面。

    “喂,你在哪呢?”丁长生停好了车,在车上给兰晓珊打了个电话。

    “我在办公室呢,丁市长有什么吩咐?”

    “你有现成的简历材料吗,发我一份,我有用”。丁长生说道。

    兰晓珊没问为什么,立刻说道:“我五分钟后发你邮箱里,你在省城吗?”

    “对,我现在在纪委呢,待会见了王友良书记,说说你的情况,我刚刚已经和梁文祥书记说过你的情况了,不知道会不会有戏,反正我们尽力了,有戏没戏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好吧?”

    “我知道,谢谢你,为我的事去舍脸,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兰晓珊说道,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声音有些嘶哑。

    “这有什么,有机会就上,没机会你再想也是白搭,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一旦这事传出去,就很麻烦”。

    “我知道,我的嘴你还不知道吗?”兰晓珊嗔怪道。

    “嗯,你的嘴严不严我不知道,但是很灵活倒是真的,我都很难在你嘴里撑五分钟”。丁长生说道。

    “啊呀,丁长生,你烦不烦啊,我挂了”。

    “好,再见吧,你的嘴的事,回去再好好体会一下”。丁长生笑道,然后挂了电话。

    丁长生和办公室打了招呼之后,直奔王友良的办公室,王友良正在打电话,丁长生进来了,也没避讳他,只是指了指椅子,示意他坐下,指了指话筒,让丁长生等他一下。

    几分钟后,王友良打完了电话,看向丁长生,笑笑,问道:“你来找我有事?”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刚刚从梁文祥书记那里来,被训了一顿,送人过来,就到你这里来看看,这屋子还是那样,对了,江天荷那事怎么办?”

    “她的态度倒是很好,但是这事总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过去吧,其他人会不会有意见?”王友良说道。

    “你是说陈东吗?”丁长生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