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32:糊涂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对啊,他和江天荷关系密切,很多事江天荷是知道的,而且还参与了,要是对江天荷没有任何的惩戒,我怕陈东将来会生幺蛾子”。王友良说道。

    “嗯,这倒是个问题,那对江天荷的处理会是什么样的?严重吗?”丁长生问道。

    “双开是少不了的,没办法,这已经是底线了,闹到这个程度,还能在单位上班,我估计她自己也不愿意,这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要不然的话,很可能会更加严重,刑事处罚是跑不了的”。王友良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好吧,这也是我意料中的事情,不可能就这么躲过去,还好吧,嗯,还有件事,就是杨军剑,我知道不该打听这事,但我也是纪委出去的,很好奇,他是哪方面的问题?”

    王友良看了一眼丁长生,也知道丁长生这么问肯定是有他的目的,但是无论是什么目的,自己从李铁刚那里得到的消息是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再说了,中间还有宇文家的关系,自己和丁长生的关系应该是更近一步的,所以也没想瞒他。

    “去年的时候,湖州北山铜矿坍塌,你知道这事吗?”王友良问道。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没听说这事啊”。丁长生说道。

    “你不知道就对了,这个坍塌的铜矿,死了三十五个人,但是湖州市政府一直都瞒报,到现在掀出来这个案子,我估计你们湖州还会有人要倒霉,我正在往下挖这件事,纪律你知道,不要外传,金立军和杨军剑都在这上面陷进去了,他们不但是帮着瞒报,还收了钱,杨军剑收了三百万,金立军更多,四百五十万,瞒报的铜矿不但没事,还给了他们暗股,让他们每年都在这里面拿钱,现在老板闻风而逃了,暂时找不到人,但是他们俩都对这事供认不讳”。王友良说道。

    “还有这种事,我还真是不知道”。丁长生说道。

    “所以,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我现在有件事比较为难,就是薛桂昌,薛桂昌那时候是市长,也知道这事,你说我该怎么向梁书记汇报,虽然从他们的供述来看,薛桂昌没拿钱,但是也没汇报啊,这是什么性质的事情,再说了,薛桂昌是什么人,和梁书记是什么关系,梁书记要是知道了这事,薛桂昌也知道没汇报,会怎么想?”王友良问道。

    丁长生闻言,笑笑。

    “你笑什么?”王友良问道。

    “没什么,我的意思是,你不用汇报了”。丁长生说道。

    “你什么意思,让我把这事就这么压下来?”

    “不是,王书记,我看啊,你这几天是太忙了,忙糊涂了,别的不好说,就说杨军剑这件事吧,你那天去抓杨军剑,梁文祥书记肯定知道吧?”丁长生问道。

    “嗯,那当然了,你想说什么?”

    “那杨军剑现在交代的这些,梁书记知道了吗?”

    “当然了”。

    “杨军剑知道的事,薛桂昌会不知道吗,死了那么多人,这事市里能包住火吗?肯定不能,那么至少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都知道这件事,否则,怎么可能,他们又不是克格勃,瞒不住的,所以,薛桂昌一定知道这件事,薛桂昌知道,没有汇报,梁书记会怎么想?”丁长生问道。

    王友良愣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梁书记现在知道这事了?”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觉得别说你们这些大领导了,就是一般人也都应该能猜到,薛桂昌在市里当的是市长,不是科员,你想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不能只汇报给市委书记邸坤成,市长不知道,怎么可能呢?”

    此时王友良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还在想怎么把薛桂昌的事汇报给梁文祥,要是按照丁长生说的这样,那还用汇报吗?梁文祥肯定早已是心知肚明了,还用的着自己去多那个嘴,倒是自己如果是去汇报了,那梁文祥该怎么处理?这不是给梁文祥出难题吗?

    良久,王友良笑笑,说道:“按说这年纪大了,这方面的事比你们年轻人要想的多才对,但是现在看来,年纪越大,脑子却不好使了,就像是你说的,这事梁书记肯定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薛桂昌汇报没汇报,我们再往深了想,要是薛桂昌没汇报,这事现在梁书记也猜到了,要是汇报了呢?”

    这点倒是丁长生没想到的,是啊,要是当时梁文祥早就知道了,薛桂昌也早就知道了呢,这该怎么说?

    凡事就怕较真,丁长生和王友良在办公室里分析来分析去,越是分析,越是觉得这事怪异的很,怪异的不能再怪异了,这让他们俩到到了最后都不敢再想下去了,这后面还有多少事是他们想不到的,谁知道呢?

    “杨军剑怎么说的?”丁长生问道。

    “这家伙很实在,该说的都说了,但是也很仗义,自己的事一点都没瞒着,但是别人的事一点都没说,这也是我最头疼的,金立军那里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王友良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觉得吧,这湖州,还有东西可挖,只是现在缺少一个可以甘心当锄头的人,要是没有这么一个人,这湖州的事还刨不出来,到时候还是完蛋,这样的人还有多少,没人知道”。

    “所以,我就指望你了,你在湖州,这方面的事你要多留意……”

    丁长生笑笑,摇了摇头,说道:“在其位,谋其政,这才是正理,我不在其位,乱谋其政,那是搅屎棍”。

    “你这话说的,我听着是话里有话啊?”王友良撇了他一眼,问道。

    丁长生看看自己的手机,然后从手机上点来点去,片刻之后,说道:“王书记,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把一个人的资料发你邮箱了,是湖州市政法委副书记兰晓珊的履历,你可以看看,我估计梁书记会找你谈话,我上午见梁书记时,说这位女同志能够胜任湖州市纪委书记的职务,我觉得,她就是你要找的那把锄头”。
小说推荐